2019-06-30

【獨立媒體】施建章:比沙士更悲傷的時刻 (471)

內容:

天災再可怕,也比不上人禍的可怕。生命結束一刻,總會為人們帶來哀傷,最刺痛的莫過於提早結束生命。今天,教大的學生選擇離開我們,短短寫在場上的紅字,是她在世的最後印記。以身殉國,實在太沉重。

2003年,沙士奪去了300條人命,其中6位醫護人員堅持救死扶傷的使命,為港捐軀。16年後的今天,21歲的教大女生成為今次反送中運動第二位青年。建華之亂,香港人等了7年才上街,因為民憤經過長時間的累積。這次反送中運動,若不是一批青年以死相搏,為我們爭取僅餘的自由,今天香港已變天。他們面對極權的無畏無懼,對公義的渴求以及普世價值的堅持,令中年及老年一輩自愧不如。香港這個扭曲公義價值的社會、畸怪的教育以及嚴重的制度暴力,仍然能培養出一班這樣優秀的年輕人,往後的日子,他們還要面對暴動罪的控告,以及白色恐怖的威嚇,這樣嚴重的人禍,比沙士時刻更悲痛。

青年工作者的最後反思

還記得90年代修讀大學時,已故的青年工作泰斗鄭之灝教授留下了一段說話,對同學很有啟發:「大家畢業後,記得忘記所有理論,用心接觸青少年。理論是不能啟導青少年,身教才是最重要。社會工作是生活態度,不是生活工具。」這段時間,曾經與一些現時仍然是從事青年工作的朋友談起近來的社會狀況,他們都只是說,我們搵食,改變唔到機構。哪麼,大家的社工專業守則,最重要的一條——尋求社會公義是否忘記了?

面對西藏化的香港,選擇沉默與綏靖,是對極權的助攻。青年自殺問題之嚴重,早在邵家臻入獄前已熱烈討論。很可悲,自一筆過撥款推行以來,關於社會政策的範疇,青年工作者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社會工作最重要的倡導(Advocacy)工作,只有倡導政策改變,才能解決問題。可是現時大部份的青年工作機構,都只是以所謂專業輔導技巧包裝,將青年問題個人化,讓青年問題,成為問題青年,根本解決不了實質問題。7月1日上街,是必然的事,但然後呢?

各位青年工作者,這數年來這麼多年輕人提早結束生命,6月16日出現200萬+1,今日再有青年撒手人睘,大家可否拿出一點道德勇氣,至少來一次全行大罷工,向政府說不。不要再說罷工影響服務的廢話,世間無任何東西比人命更可貴與更重要!自6月9日以來,一班青年人在街上為我們付出了這麼多,我們不能再拿年青人的青春賭明天。大家是時候接力,讓年青人休息,向不義政府說不。我們上一代才是銘頑不靈的港孩,這代香港兒女,不是港孩,值得我們更好對待!

P.S.青年自殺是刻不容緩的青年問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