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3

【立場新聞】蔡芷筠:真正破壞一切的暴徒 (6539)


坦白講,如果沒有學生死都要上街頭,我也不會想跑到街上,並遇上這一場衝突。逃犯條約我在意,但作為一個中產,那種程度是我願意去遊行,卻不是再多一日身水身汗的在意。看著林鄭月娥這樣子對待年青人,還好意思說母親論(同警察的慈母論真係一家親),我覺得心寒。一個城市的品格,取決於他如何看待年青人,因為未來的日子,完全屬於他們。

我在所謂的「暴動」中漫遊,一開始由大會堂向金鐘方向進入,我看到年輕人很努力地分發物資。有人甚至做垃圾分類,用大聲公呼籲大家還是要有公德心,「要做一個負責任的香港人」。我看到有人把地下的磚掘起,但卻呼籲不能用來做武器,只是堆砌起來化作城牆保護群眾。

走到迴旋處,我感動到氣氛緊張,所有人都是站立,但拍著手叫:「撤回! 撤回!」。我穿過這人群之中,當然感覺到氣氛緊張,但卻很有秩序。沒多久好像在正門爆發衝突,我站在高處看,發現這幾萬人竟然化成一個整體做著同一件事。好像玩「估領袖」,有人說要雨傘,就幾萬人同一個動作把訊息傳遞;有人說要索帶,又幾萬人同一個動作代表索帶。一起上前一起退後,明明香港人很自私,有些時候卻能幾萬人行同一步。林鄭說這是有組織,對,這的確很有組織,但幾萬人到底平日可以怎樣訓練起來?

那是一種很愛很愛香港的默契。

然後我上天橋,準備去金鐘方向離開,就開始嗅到催淚氣體,眼睛很痛,但自覺還可以。這時候有女子給我一個日本製的口罩,我心想這真係太精緻了吧!混亂中,大家是排隊落天橋的!在這種高度人群密集的狀態,警察竟然放催淚彈,這是可以做成人群的恐慌和嚴重意外,但香港人啊!你們這時候竟然排隊!!!!!

我走回地面,沒有立即離開,因為想跟這群人在一起。有人因催淚彈而哮喘發作,大家在傳送哮喘藥,我想遞出我有的一枝時,就已經有別的一枝傳出。大家繼續傳送物資,也有傳送傷者。後來我走到太古廣場前,再有更多的催淚彈傳過來,我醒起我也有哮喘,於是我走到上紅棉道的高處,望著這些人群,不知是否催淚煙的關係,我就哭了起來。我只想到一句:

這個政府不配這些香港人。不配!

一百萬人如此有秩序上街要求撤回方案,你不聽,非要迫所有人進入這死局不可。如果要怪這些年輕香港人是被煽動、怪這些年輕人衝動,那為什麼不怪決定堅持一意孤行、決定開槍的那一個,即是林鄭月娥,真正破壞一切的暴徒。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