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1

【立場新聞】區家麟:黑哨時刻,留心傳媒現形 (1031)


遊行人數 13 萬,當你無到;遊行人數 103 萬又如何?「效果只會令中央政府更警惕,更不會退讓。」這是疑似中央政府肚裏條蟲的劉兆佳說的

視民意如垃圾,這就是極權的氣焰。

當一個專制政府能夠翻雲覆雨,操控傳媒的話,玩弄人民的手段更加多樣化。

103 萬遊行過後,朋友傳來訊息,謂廣州人看到的 TVB 新聞,遊行的浩瀚畫面完全屏蔽了,剩下的,就只有遊行過後警民衝突的畫面,一般廣州人剩下的印象就是亂亂亂。一百萬人的訴求聽不到看不到,衝突的場面卻就更容易入腦;十小時的平和理性刻意遺忘,三百人的衝撞就成為唯一的真實。一見衝突打鬥,他們執到寶,重覆播完又播、官方譴責一個接一個。現實的事不被訴說,它們就從沒發生過。

這就是送中的中,一個公檢法系統黨天下,消滅敢言律師,傳媒監督趨近零,真理部橫行的國度。

香港又如何?

遊行途中,我在軒尼詩道某茶餐廳吃了一個冰火菠蘿油,見到全港食肆例牌開著的 TVB 新聞台,坐了十多分鐘,除了一個見到白衣人潮的記者直播,一路所見,就是警方呼籲,警察訪問;屏幕旁的兩支即時新聞的「籤」,又是警方乜乜乜,批評有人在銅鑼灣插隊,示威者「佔據」了東行行車線等等;警方享有充分話語權,我以為在看《警訊》。

只看了一會,不能作準。朋友遊行完回到家,開電視看 TVB,紛紛嘖嘖稱奇,仿若活在平衡時空。當時遊行剛完,立法會煲底的衝突未開始,但 103 萬人遊行情況,放得很後,頭二三四五六條,大部分是講對峙、講衝突、講遊行時「佔據」了行車線,繼續講警方呼籲;一個不留神,觀眾大概會以為整個遊行亂得一團糟。當然,要解釋一定可以有解釋,新發展放前面嘛!

要證實傳媒有「結構性」的偏頗,要花很大心力。這一次,我沒有研究,亦沒有空研究,因為幾年前有關雨傘運動傳媒報道的研究,我自問已花了太多時間。

由於仲有好多篇文要寫,我把《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一書中,當中有關傳媒如何在報道社會運動時扮中立的招數,略為整理一下,謹抄錄部分如下,這些事例及背後之現象,部分發生於某個別傳媒但不限於個別傳媒,部分事例發生於雨傘運動亦不限於雨傘運動:

第一招:唯權是尚

「唯權是尚」,指官員屢獲例外處理,篇幅特多、訪問特長、不問緣由給予直播出街,部分新聞傳媒假設了他們地位重要,當警方高層、特區政府高層一出現,不需嚴守平衡報道,官員言談被理所當然地置於超然地位。他們一段話,可以比 103 萬人遊行的報道更長更完整。

第二招:官話必真(official-fact-as-fact)

部分傳媒對權威有一個前設:他們不會講大話。所謂「官話必真」,視官方訊息為事實,官員與保皇黨之作為與言論,又是理所當然的不加質疑。有時,由於傳媒運作時間緊逼,或記者幼嫩不懂質疑或無時間構思問題,無論新聞從業員是真心信服或因為各種運作規律限制而不加思考,客觀效果會令報道內容陷入官方設定的議題與框架。

第三招:聚焦衝突

你只要看看黨媒、看看內地媒體如何鋪陳大遊行,就知道他們愛死了衝突、暴力、混亂。混亂與越軌行為,一向是新聞傳媒追逐的元素,畢竟「罕有」、「異常」、「衝突」乃公認的新聞價值,用畫面說故事的電視新聞,更是主菜。雨傘運動期間多宗事例可見,縱使同樣是武力場面,卻有雙重標準。

例如有示威者傷害警察,有些媒體慢動作重播給大家好好欣賞,一些警察惡形惡相使用武力的鏡頭,例如推撞無反抗能力的示威者等,在剪輯過程中會被刪短。示威者佔路,這些傳媒多刻劃其暴力、內訌、混亂的一面;平和、理想化、批評政府的那些,理所當然遭剔除。雨傘運動時,佔領者就此被塑造成麻煩製造者,其行為被「置於前台」(foregrounded),成為亂局與滋擾之源;政府或警方的責任隱沒,或被塑造成解決問題的動力,忽略了導致衝突激化之大背景。

有時,描繪示威者不可信的手法非常有技巧。例如 2014 年 10 月 22 日,TVB 六點半新聞頭條報道當時矚目的政府與學聯對話,導言說:「政府與學聯完成第一次對話,但佔領人士仍未撤離,在旺角彌敦道與金鐘夏愨道等幹道,仍然被佔據」。微細的字眼如「但」及「仍然」,前設了學生於對話後應撤離佔領區。事實上,學生從無承諾對話後會撒離,政府於對話中亦無提出任何具實質意義的解決方案。

第四招:強力平衡

一些媒體,愛強調自己「百分百中立」,例如 2014 年雨傘運動中的 TVB 新聞報道七警打人事件,逼不得已真的播了出街不能收回的話,就用避免偏頗為名,刪去旁白,亦不作畫面處理,最好大家看不清楚;這種「強力平衡」到一個地步,連畫面可見的影像亦因為「主觀」、「偏頗」等理由輕輕帶過,不作描述,正是擅用專業守則的「光環」,把自我審查提升到一個超然境界。(詳細分析見舊文:七警罪成時:給 TVB 的情書

好些媒體主事人,非常識做,明白大部分香港人都有政治潔癖,很多平民百姓怕亂的心理;他們最緊張的,是下屬有否好好捕捉混亂鏡頭,衝擊好、擲鐵馬好、警察血流披面更好。大量元素可供轉移視線,大功告成。

極少部分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我認為做法並不明智,傳媒當然應該報道,但比例如何?有無分析?誰有機會說話?年輕示威者的聲音能否有機會讓他們表達?當中材料的選取,篇幅的多寡,正正能窺探部分傳媒之「假平衡、偽中立」。我以為,傳媒有立場不可避免,但最好不要假惺惺暗渡陳倉。

很多人喜歡說,香港很自由啊,傳媒講乜都得啊,你只要看看近日的親建制傳媒,你應該見得到,這點自由,已經被侵蝕入骨,平日風花雪月,好似講乜都得,一到關鍵時刻,陰招再現。當黑手已經控制了賽例、買起球員又買起了球證,黑哨毋須時時吹;為了掩飾身分,無關痛癢時球證會扮公正,培養自己的公信力。

一場賽事,吹黑哨只需幾秒,現在,就是黑哨時刻。

各位觀眾,請小心睇路。

 

相關文章:
七警罪成時:給TVB的情書
審查新境界:中國對世界的偉大貢獻

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