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0

【立場新聞】李達寧:【6.10 抗爭觀察】警察手法今時不同往日 (987)


有人怪有某啲示威者太衝動,但我就覺得,差佬其實一早預備咗要做嘢,令人擔心嘅係,手法同五年前佔領好唔同。

我剛剛都係現場。當立法會外示威區有衝突時,我都覺得唔係好對路,衝擊者好似冇乜目標咁,只係不斷拆鐵馬。然後我唔係好理解乜事就出返去中信個邊,諗住和平留守。我當時好天真咁以為,就好似五年前佔領咁,有人打到喊,係嗰邊嘅事,我喺另一邊就可以照坐。

過左 5 分鐘左右,就見到有一批戴頭盔,持長警棍的警察走向示威區。然後就聽到人群叫聲,同有幾百人由示威區湧出添美道中信大廈迴旋處。嗰批人再一直向灣仔方向走,走的時候大叫「走呀!快啲走呀!」喺中信外的人聞聲都走咗八成,然後我又繼續覺得,都未打到唔使走咁快啦。

再過兩分鐘,就見到廿個左右的速龍,全身黑色 gear,戴更長警棍,喺我對面馬路非常凶狠地向前衝,將僅餘喺立法會外的示威者驅趕。不斷揮動警棍,不斷大聲叫人走。嗰刻我身邊已剩得三兩個人,但既然廿個速龍喺我面前衝過都冇望我,咁我又覺得,冇理由冇人趕就自己走啦。

點知呢個想法維持唔到 10 秒,就又突然有廿個速龍向我走來,又不斷揮棍不斷驅趕。咁今次我就知要走啦。由中信門口向演藝方向走。佢哋仲喺後面不斷追。咁我同個 friend 就走到下個街口,見冇人追上來,就停咗幾分鐘,開始同啲一齊走的人講,嘩,點同啲速龍鬥呀。話口未完,啲速龍就追上來,用警棍敲欄杆,大聲趕我哋。終於我哋走到演藝門口先停,嗰時已剩低十幾個人。

速龍趕人的行為、瞬間升級的武力。根本冇理你係坐喺度 hea 定真係衝擊緊。佢哋根本就係要清哂整個政總外的地區,將人群完全驅散。如果用佔領當年比,佢哋當年只會處理局部的衝突。立法會門口有事,清到你唔攪門口就算。而家係有人衝立法會,就成個金鐘同你清哂佢,而且用行動話你知佢哋係絕不猶豫,出來就係要打你。

有人話出過旗警告。我喺中信門口想 hea 嗰時,係半支旗都冇見過,亦無任何廣播,只係見到速龍突然衝出來,不斷趕人。五年前 926,示威者喺政總門口組人鍊,係可以擋得到差佬的。因為當年藍帽子都只係會用手推你,而唔係想打你。但到今次,速龍隊係一來就警棍。由後來新聞片所見,防暴警亦係用大盾推進。一般示威者根本無從對抗,只能逃走。

今時唔同往日。用今日的邏輯,你喺龍和道只要有少少衝突,佢就可以派速龍隊出警棍係咁掃你所有金鐘的佔領者。面對呢個新形勢,鐵馬根本毫無作用。就地取材的所謂武器,亦冇可能抵擋防暴的盾牌陣。之後再有衝擊,真係要諗下點抵抗,先唔會變成落荒而逃。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