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1

【立場新聞】張崑陽:再多給你一個 7.21 上街的理由:被捕中四學生遭警察恐嚇、刁難經過 (3804)


【文:張崑陽】

再多給你一個明天(7月21日)上街的理由。

數天前,一位未成年的中四學生在沙田衝突中被扣押了超過了四十小時才獲准保釋。途中,未成年的他受到警方諸般的恐嚇。

他被控襲警。被捕當刻隨即被鎖上手銬,然後他跟拘捕他的警員說:「我要打電話。」 警員竟然回答:「梗係唔得啦!我要玩鳩你!」

然後去到警署,他被連群警察恐嚇「你死撚硬!今次一定打死你!」固然警察在警署內的態度早已是街知巷聞,但對於一位未成年的中學生使用這般言語恐嚇早已背棄了一個人該有的良知,也不是執法者該有的操守。

另外,他在排隊作檢查的時候,只是因為不小心弄丟了他身上印有名字的貼紙,然後被一位警員拍打他的後腦並喝斥「撚樣,你咩名啊!」

當中最荒謬的是,當這位學生不斷要求打電話給律師和家人的時候,警方竟然聲稱他要跟負責押解他的警察說。然而,押解他的警察並不隸屬於他所在的警署和分區,在把他送到警署後亦已離開,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聯繫到那位警員。明顯地,這只是警員為了阻撓學生行使他的權利而所作的籍口。幸好,警署內有其他義士在臨時監倉內留意到他並詢問了他的名字,之後要求自己的律師也幫助這位中學生,才不至於他無了期的與親人失聯。

對着一位未成年的中學生作出以上種種,已經反映了現時的警察只是一群失控的權力者。可怕的是,他們能夠同時擁有國家力量的支持和實際的武力行使權,把香港人又拉又鎖。這樣危害香港人,難道他們不是真正的暴徒嗎?

自六月以來,整場運動早已超越了本來的反送中,香港人要追求的是全面聲討警政體糸和靠制度暴力去維持的政權,透過持之以恆的流水式抗爭增加政權管治成本。五大訴求從未達成,黑警血債尚未償還。我們尚未還公道被政權和黑警逼害的人,我們又怎能輕言放棄?

明天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