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8

【立場新聞】鄭美姿:我唔明,個心好痛 (984)


今日在門常開碰上起碼六、七百個「愛國者」,手上拿著國旗和區旗,衫上別上旅行社樣式的襟章,現場有幾個警員,「愛國者」不斷向他們揮手叫:「加油!」、「支持你!」,處身這個環境我出現了生理反應,胸口異常翳悶,好想吐。

因為正協助一個法國電視台採訪,他們想訪問這些「愛國者」,我收起了從容,走上前採訪,第一句就問:「你哋邊到黎?係咪香港人?」一班婦女用鄉音濃重得幾乎聽唔明的廣東話說:「你想講乜?我係香港人!我有香港身份證,你係咪要睇?」我再問:「那你要學好廣東話。」她說:「我來了廿幾年,為何要學廣東話。」我再追問:「你哋遊行有冇收錢?」

她於一秒間發瘋,扯大嗓門,用令人耳聾的分貝大喊:「你痴 X 線,你痴線㗎,痴線㗎,我愛國愛港呀!你想話我唔係香港人,做新聞呀?記者陷害人呀!」旁邊好多人醒目立刻按著她,跟她說:「記者就係要影呢啲,唔好比佢哋影!」可見他們都不斷進化。

法國記者一臉不解,我向他解釋,我和那女人之間毫無意義的談話內容,想不到他說:「為何你不看她身份證?我倒想看呀!」

訪問過三位說話模式和內容皆如倒模的愛國者後,我的胸口持續翳悶。我竟然跟這些同志同為香港人,情何以堪。

夜晚我找了幾個衝衝子讓法國記者做訪問,他們認識的圈子中,已有多人被捕,一隊員向我們展示她整條手臂和小腿,皆遭警棍打得瘀腫,不堪入目。一個十幾歲男生說,他已寫好遺書,給父母的、給女朋友的、給朋友的。我唔明,我真係唔明,點解你們要為香港如此卑劣的政府而犧牲?

我問他們之後有何打算,他們沒有回答,我問:「你哋可否不流血、不被捕?」他們說:「我們好被動的⋯⋯每次都係速龍上黎打,我地就被打,同埋走。」

夜晚回家路上,我的心好痛,我諗起下午門常開的那班人肉機器,難道我們的下一代就是為這班人肉爭取民主和自由?為著那班不會講廣東話的人肉而遭講廣東話的速龍毒打?呢個係咩世界?我唔明,覺得個心好痛。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