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9

【蘋果日報】馮睎乾: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 (1634)


從事檢控多年的律師D,前天怒氣沖沖來電,連珠炮發罵警察:「示威者犯法係要拉,但警察犯法更加要拉!如果有人話支持警察,唔該問吓佢:普通人受賄同廉署受賄,邊個罪行嚴重啲?邊個對法治破壞大啲?個個淨係識鬧黑警,點解唔直接告佢呢?」

問D怎樣告,他說:「民事起訴,告personal injury!」一談到民事索償,他立即喋喋不休:「七警暗角打曾健超,朱經緯用警棍打鄭仲恆,罪名成立。我完全唔明白,點解曾健超、鄭仲恆唔循民事向警方索償?佢哋基本上贏硬。今年畀警察濫打嘅人多到數唔清,點解又無人用personal injury去告警方,向佢哋索償呢?」

我指出,受害者應該是擔心暴露身分,會被警方反過來誣告。D說:「係,你唔可以控制警察做乜,但佢落charge都要講證據。最明顯係831太子站,一定有好多無辜市民畀警察襲擊,而警察係無可能因為你搭地鐵就告你非法集會,呢啲遇襲市民應該向警察索償。你咁做,唔單止係為自己討公道,仲係盡公民責任,以法治警。

「當然,受害人要告警察同政府,自己都要有根有據,所以佢應該盡快去公立醫院驗傷,證明傷勢同警暴有關。呢類案十居其九會同受害人庭外和解,如果冇和解,差佬個辯護理由一定係當時執行職務,只係使用合理武力。呢個時候,法庭就可以傳召港鐵交出太子站CCTV,831有咩冤情,隨時會畀人踢爆,警察罪行就無所遁形。

「民事起訴警方,重點唔係索償,而係佢本身嘅象徵意義。記住,民事訴訟唔同刑事,唔需要prove beyond reasonable doubt,即係控方唔需要證明被告毫無合理疑點,相對刑事嚟講,民事舉證要求比較低。只要有足夠多嘅市民起訴警察,咁就變相成立咗一個『民間獨立調查委員會』,公信力可能比政府搞嘅仲要大。如果市民怕無錢搞訴訟,咪聯絡612人道支援基金囉。」

我聽了律師D的建議,深表同意,學劉華話齋,這件事「值得做,應捉緊機會馬上做」。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