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0

【蘋果日報】馮睎乾:你想啱,定想贏? (525)


吳靄儀翻譯艾格思教授的《本是同根生 哲學的啟蒙課》在六月初版,瞬間售罄,現已印第二版。昨天(十月十九日)吳靄儀在見山書店做了一個小小的座談會,談新書,也談香港,書店老闆Sharon邀我擔任主持,卻之不恭。為了商量座談會的話題,前兩天在吳靄儀的辦公室談了一小時,有幾點值得一記。

我們談到運動持續四個月,不少抗爭者累了,即使抗爭手段越趨激烈,也好像到了瓶頸位,有點進退維谷。於是我問吳靄儀:「《本是同根生》的導讀,題目是〈對香港傘後前途的啟示〉, 第一章題為〈理性是什麼〉, 這本書對今天抗爭者有啟示嗎?理性在這場運動中又有什麼角色?」

Margaret答道:「科學之所以進步,不是因為科學家從來沒犯錯,而是科學可被證明是錯的,當你知道出錯了,大家願意努力修正,那就會有進步。我覺得抗爭者最叻的,其實是自我修正能力。記得在運動初期,當他們發現自己犯了錯,會自動自覺道歉,實在是很可愛的年輕人。理性就是透過自由、公開的辯論,大家商討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從而制定策略,慢慢完善自己,那就能繼續前進。」

我問她,怎樣看「無大台」現象?Margaret說:「很多人抗拒『大台』這概念,我認為是因為害怕, 害怕自己無力控制,害怕被支配或利用,這是弱者的思維。你有自信,就不用怕大台,因為你知道自己不會被人控制。大台的形式,不一定要像往日那樣,比如說,十幾人或幾十人一個小組,大家透過理性討論,尋求共識,制定策略,這已經是一個大台了。」我說,如果這樣定義,現在不是沒有大台,而是有很多大台,只要有心,每個人都是大台。

我問,覺得五大訴求這目標可行嗎?Margaret答得斬釘截鐵:「當然可行!為什麼不可行?現在只是政府不作為,他們要回應訴求,絕對可行。」我問和理非該如何再向政府施壓,同場一位友人有點激動地說:「我哋係咪仲可以有一百萬人大遊行呢?」Margaret微笑說:「你問的是rhetorical question,你心中已覺得不可以了。不要問『係咪可以』,試着問『點樣可以再有一百萬人大遊行』吧!」

成敗的分水嶺,大概就在一念之差:失敗的人問「可不可以」,成功的人則問「怎樣可以」。

我問:「關於雙普選那訴求,梁文道兩星期前在專欄寫過,港人這樣抗爭,北京更不可能讓步,你怎樣看?」Margaret答道:「咁樣講係一定唔會錯㗎喎,你說會失敗,那就肯定失敗。我打官司,經常跟client說:『你究竟想啱,定想贏?你想覺得自己好啱,可以咁講,但如果你想贏,唔該你照我指示。』很多人也懂得說『北京不會讓步』,萬一運動失敗,有些人就會說:『一早批死你唔得㗎喇,我n年前咪講咗囉!』佢哋係要啱,唔係要贏。雙普選可慢慢商討,叫政府回應訴求,也不是預期今天回應,明日就雙普選。政府至少可提出時間表,讓市民看到你有誠意解決問題,這難道不可行嗎?」

離開Margaret的辦公室後,那句「你想啱,定想贏」一直縈繞心頭。難道要贏就不用啱?吳靄儀當然不是這意思。所謂「要啱」,不等於你想正確,只表示你想顯得正確,以正確為第一目標,這是執着自我多於追求成功的思維。「想贏」,不是說可靠不正確的手段達到目標,相反,你必須放下我執,時刻修正,不介意認錯,這樣才能找到贏的方法。

林鄭月娥一直想啱,終於一敗塗地。警察也是想啱唔想贏:7·21不見人,明顯包庇罪犯,張建宗願代為道歉,卻被警方低層代言人打臉;平時亂打濫捕,開真槍射學生,也理直氣壯,死不認錯。結果,市民對警隊信心盡失,視之為恐怖犯罪集團,最近「香港警察」更被港、台網民封為「最可恥最丟臉」的職業,難道這就是警察追求的目標?

但願抗爭者、警察和政府都有足夠智慧明白,並時刻緊記:勝利,並非站在永遠正確的一方,而是站在懂得改過的一方。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