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9

【立場新聞】轉載文章:言語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及眼科視光師聯署聲明:強烈讉責警方 17-18/11 期間的暴力鎮壓 (5806)



我等為一群專職醫護人員(包括言語治療師、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及眼科視光師)。我們強烈譴責香港警察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至十八日期間在香港理工大學及附近一帶使用過量武力,甚至拘捕多位在場急救人員,阻礙救援,嚴重違反人道精神。再加上警方與學生對峙期間多次言語上侮辱學生,有失專業和克制,理應受社會強烈讉責。對於理工大學的校長及一眾教職員未能為學生提供最適切的協助,我等深表遺憾。

 十一月十七日晚上,警方展開大包圍行動,封鎖理工大學所有出入口,並肆意向校內人士施放催淚氣體及使用致命武器,如發射橡膠子彈和混入不知名化學物質的高壓水炮,造成校內、外多人即時嚴重受傷。例如有報社記者被水炮車發出的水柱擊中,導致後腦骨折和腦部出血、腰部嚴重受傷,當場休克。此外,亦有校內學生被子彈擊中眼部,有可能造成永久失明,甚至死亡。

 警方於紅磡首次使用「長距離揚聲裝置」(音波炮)。由於音波炮可產生高達 150 分貝的音量,若不當使用可能對聽覺造成損害,甚至永久性失聰。曾有香港城市大學學生記者稱音波炮令現場人士感到不適。關注組促請警方公開使用音波炮的安全指引,以釋公眾疑慮。

 除此之外,警方所使用的催淚氣體亦為人體帶來的長遠傷害。已有證據顯示警方使用之催淚彈經高溫燃燒後,會釋出一級致癌物二噁英,對人體的皮膚、肌肉、生育系統、荷爾蒙及氣管造成不可逆轉的長期損害。蘋果記者亦指出警察曾於極接近伊利沙伯醫院正門對出大斜路發射催淚氣體。此舉對院內人士的安全及長期健康帶來嚴重危害。

 警方不合理地使用過度武力,完全妄顧在校人士及公眾人士的性命安危,做法令人髮指。

 於十七日晚上,香港教區夏志誠輔理主教、牧師 William PB Devlin 及議員曾訪理工大學附近數個警方駐守點,希望與警方指揮官交涉,尋求和平解決方法。惟警方拒絕及要求他們離開。警方不但拒絕交涉,更有警員警告他們「立法會議員參與暴動,破壞香港離晒譜真係。」我等認為警方此舉完全沒有和平解決事件的打算,更遑論讓理工大學內所有人員和平及安全地離開。

我等特別關注警方多番言而無信、出爾反爾的行為。警方曾指示校內人士前往理工大學某出口離開,旋即於該處施放催淚彈,令校內人士再度受困,隨後更發動大量拘捕行動。警方於官方媒體發放不實消息誤導公眾,假稱沒有攻入理工大學,惟多個傳媒均拍攝到警方進入理工大學範圍。我等認為警員身為市民公僕,發表講話應以誠信服眾,與市民建立良好溝通關係,方能控制大局。奈何警方多番以謊言誤導學生及示威的市民,顯示警員無意真誠與市民溝通,失信於民,破壞溝通關係,導致民怨一發不可收拾,示威與衝突的局面只會不斷惡性循環。

曾有警員揚言「要去 Poly 劏曱甴,我要六四事件重演」,此舉有證警方並非想「驅散」。反之,警員以攻擊校內人士為目標,妄顧人命。此言實屬仇恨言論,散播恐怖訊息,在社會運動上火上加油。亦有警務人員公然說出「理大以物理治療聞名,相信能為傷殘同學找到物理治療師」,此番言論顯出該警員以「執行職務」為藉口,以揶揄學生為樂趣,令人毛骨悚然。我等認為,上述言行不但反映出一眾警務人員不能自制,更顯出警員對市民懷有極大敵意,與警方多月來聲稱的「嚴正執法、維持秩序」自相矛盾。

警方失信於民、濫用暴力、胡亂執法等,皆為示威行動不斷升級的原因。而雙方行動不斷升級是果,政府的決策是因。特首林鄭月娥女士有絕對權力及責任採取即時行動遏止暴力,卻一而再、再而三默許警方使用不必要武力對待市民,漠視大眾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若希望示威者停止衝擊,必須一視同仁,不能只單向怪罪示威者,更應向執法者問責,承認警方失信於民之問題。社會各階層需共同聯想對策,各自出力制止,方能控制當今局面。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良言抗暴(言語治療師關注組)

反抗有理 PhysioResist(物理治療師關注組)

職療同行 Occufocus(職業治療師關注組)

視光視政 Optomove(眼科視光師關注組)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