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8

【立場新聞】立場人語:再訪「屠龍小隊」:勇武也到瓶頸了嗎? (1455)


8 月 25 日,一隊示威者先破壞荃灣二陂坊麻雀館,再用鐵枝打碎警車玻璃,插傷警車車長背部,引發警員向天打響反送中運動第一槍實彈,他們後來以「屠龍小隊」之名為人所知。兩個多月過去,「屠龍小隊」仍舊活躍最前線:10 月 2 日聲援中槍中學生集會期間,新界南警察總部被掟汽油彈;10 月 13 日凌晨,旺角警署被掟火雨 — 數十枝汽油彈持續擲向警署大門;10 月 20 日,示威者登上尖沙咀警署外的樓梯,將汽油彈掟入閘內。

這些,全部都是「屠龍小隊」的行動。「火係一個好好嘅象徵,升級嘅象徵。」兩個多月首次向外界揭露身份的屠龍小隊領軍人物 George(化名),再次現身,但有別於此前對抗爭前景滿抱樂觀,今天的他展現的,更多是困惑,「主流示威者同風向係失去焦點,行動無咗焦點同意義。」

指「裝修」美心作用不大 不參與「私了」

George 認為,近月不少前線的行動,開始變得「漫無目的」,例如設置路障之後,又開路讓車輛通行,「我尊重佢哋嘅行動,但我覺得意義真係不大。」近日全港各處上演的「裝修」,屠龍小隊一開始都有參與,例如在中資銀行倒汽油放火,但 George 認為近日的「裝修」,更多已經變成情緒宣洩,「中資銀行、福建幫 360(優品 360)呢啲,我覺得 OK,但後期美心、Starbucks,我唔係話反對,但我覺得個作用不大。」

作用,George 一直反覆強調這兩個字,就是行動要有成效,能針對警方、或增加政府管治成本,所以難以置信又合乎情理地,一直在前線和警方肉搏的「屠龍小隊」,至今都沒有參與過任何「私了」,「我希望手足,可以將情緒發洩係政權、警隊,而唔係所謂藍絲、廢老。」是否因為「私了」會被割蓆失分?「唔係,我個目標一定要政權回應訴求,任何行動去令政權管治成本增加。」George 一頓後續道,「而打藍絲,應該唔會。」

抗爭的精力,轉移了去設路障、裝修、私了,都不是最令 George 無奈之處,最令他失望的,是發現前線愈來愈多,在他眼中只是「半桶水」的勇武抗爭者,「我哋會形容呢班人,叫偽勇武或者童子軍。」

「童子軍」動輒「雞飛狗走」

George 形容,這類「勇武」經常在進與退間拉鋸猶疑,即使「Full Gear」上前線,只要一知道有警車,或警方發催淚彈,就會「雞飛狗走」,「我地前線勇武唔係出嚟練跑,真係要做野」。

他表示自己曾多次親身經歷,在前線呼籲人向前,「唔應該防守,而係主動衝擊」,但和應者寥寥,多次因為「進」還是「退」,和其他前線爭坳甚至肢體衝突,「好似無咗六、七月嗰份凝聚力。」

連在抗爭現場愈發常見的「火魔法」,在 George 眼中都有很多「半桶水」的情況,「個個都係用嚟裝修同燒死物」;曾多次向警署、警車掉汽油彈的 George 指,警方的截查和拘捕愈發嚴謹,要成功製作和將「火魔法」運送到現場,成本愈來愈高,所以他無法理解,為何會有人用「火魔法」來燒路障雜物,甚至無故掟向地面,浪費「難能可貴」的珍貴資源,「唔應該用嚟燒死物,或者掉落地。」

不滿浪費汽油彈

George 邊搖頭邊說,如他們般「敢玩」火魔法:將汽油彈直接掟向警署、警車,只是極少數,事實上,在抗爭前線,大部份汽油彈結果都落在路障、雜物、或柏油路上,「你一做就做到底,一係就唔好做,半桶水反而令人覺得,唔知你做緊咩。」

「唔知你做緊咩」,或許頗能代表,部份參與者對近日抗爭狀況的觀感,特別自 8 月底起,港鐵開始在遊行示威前,局部停止服務,而後續針對港鐵的破壞,更令港鐵服務動輒就停止,至今仍每日提早收車,不曾全面回復服務;而警方就一而再禁止遊行以至集會,甚至腰斬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政府則在 10 月 4 日訂立禁蒙面法,為警方執法帶來更多便利,上述種種手段,令運動之初的百萬人集會遊行,幾近絕跡。

「好多和理非嘅人,唔出嚟,或者好少出嚟,我覺得現階段已經無可能組織到好大型嘅遊行。」

「唯有武力再升級」

大型和理非集會消失,取而代之是更多野貓式的零散的衝突,代價是每個周末數十以至數百人被捕,而這些行動對政府帶來的衝擊和困擾,亦逐漸消減,「邊際回報」愈來愈低,「唯一出路,一係真罷工,一係真暴動,但兩者而家香港都做唔到。」

「所以唯有升級,武力再升級。」

George 拒絕透露,他口中的「再升級」意指甚麼,但他認為升級,已經別無選擇,「否則會好似雨傘咁,慢慢消退消亡,愈來愈無人,走嘅走,拉嘅拉。」

再升級,似乎既是策略,亦有必須做點甚麼的無奈在其中。作為屠龍小隊的領頭人,George 和其他勇武小隊私下有保持聯絡,以 George 所知,隨著抗爭人數下滑,愈來愈多警方眼中的「核心暴徒」被捕,不少小隊因而解散。而「屠龍小隊」即使憑「快閃」特質,至今沒有人被捕,但小隊人數亦由開初的 20 多人,減少到現時的 10 多人,除了出現「逃兵」,亦有人因違反紀律而除名,「例如遲到,你搞革命點可以遲到」。

眾籌 攬炒

被捕的人愈來愈多,抗爭的成效下降,運動無疑走到樽頸,而留下來的,亦有煩惱,就是資源短缺。George 早已辭去工作,過去 5 個月靠數萬積蓄過活和「買文具」,禁蒙面法生效後幾乎每次行動後都要「棄裝」再添置,本來的「老本」已見底,屠龍小隊近日甚至要公開眾籌 — 一個極少出現在前線抗爭者間的行為,目的只為繼續抗爭甚至再升級,「如果政府依然唔回應訴求,終極目標係攬炒。」

算得上勇武派中最勇武的一群,George 亦直接承認,示威者一直在打一場贏不了的仗,「一開始已經知輸梗,邊有可能打得贏共產黨。」自言是在「搞革命」的 George 亦很清楚,在震天價響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下,社會主流其實並沒有「搞革命」的心理準備,真的要「革命」— 推翻政權,無論在心之心態上、配備上,在香港都近乎癡人說夢。

「唔好話推翻政權,淨係推翻警隊已經無可能,其實我地呢班人,唔使話共產黨,喺警隊眼中,都係小朋友玩泥沙。」

退縮不是選項、戰勝又不可能,邏緝的結論,可能只有一個,「最理想,同最唔理想嘅局面,就係攬炒,係我哋唯一可以做到嘅嘢。」至少在結論上,屠龍小隊和不少勇武以至和理非,其實並無太大差異。

(本報道相關採訪紀錄在文章刊出後全部銷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