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中國傳統的泯滅 (548)


幾天前在這裏講到「在齊太史簡」的故事,春秋時代史官,為了記載真相,可以一個接一個去赴死。現代人當然極難找到這種人。大概人類物質文明的進步,也誘發了人類更多的邪惡狡獪。所以西方人重視傳統的繼承。美國的保守主義大師Russell Kirk說:保守主義者覺得現代人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矮子,之所以看得更遠只因為有這些偉大的前輩。

儘管春秋時代的道德觀念現已少見,但像今日中國那樣整個國家充滿欺騙和作假的景況,恐怕也是人類的奇觀了吧。企業弄虛作假,學者指鹿為馬,裁判大吹黑哨,官員貪贓枉法,警察刑訊逼供,法院草菅人命。中國人的道德是怎麼從「在齊太史簡」走到現在這種狀況的?

徐復觀教授說,中國有一個世界第一,就是專制時間之長和規模之大是任何民族比不上的。這種專制傳統,使中國人永遠處於「想做奴隸而不得」和「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現在也仍然如此。奴隸的特點就是只能講奴隸主喜歡聽的話,而不能說真話;奴隸主也只能說欺騙奴隸的話而不能說真話。這種長時期的專政傳統,成為深植中國人血液中不易移除的因子。

但中國古時的專制,在君權之上還有一個「天」,皇帝稱為天子,皇帝下旨是「奉天承運」,遇災是「天譴」,皇帝要下「罪己詔」。中國專制政權上有「天命」的觀念,在無神論主導的共產黨的統治下,強調「人定勝天」,天命就不存在了。

在專制帝王時代,除了體現皇權的「政統」之外,還有讀書人的「道統」。「政統」講權力、權勢,「道統」就是講是非、講道理,「道統」在讀書人心目中,高於皇權,是自己與專制權力抗衡的思想源泉。

中國舊時代是由血緣關係構成的宗法社會,宗法社會重家庭教養,即宗法教育,它不僅在知識人身上體現出一個人的行為、舉止、談吐、魅力,甚至相貌,而且宗法教養也滲透到中國農村,所謂「禮失而求諸野」,在中國舊農村仍然保留着古遠的道德文明。

中國作家陳丹青曾經寫過一篇文章,講中國人的人文素質之低落,他引述海外漢學者曾將中國文化分成四種傳統:(一)由清代上溯周秦的中國古典文化大統;(二)五四新文化傳統;(三)延安傳統;(四)文化大革命傳統。「一項傳統吃掉另一項傳統:文革傳統極端擴大了延安傳統;延安傳統扭曲變形了五四傳統;五四傳統則深刻顛覆了整個古典傳統。換句話說,我們的集體記憶與集體遺傳,全都是文革傳統,連延安傳統也找不回來了。」

清末民初中國出了許多著名作家和文史大師,新文化運動儘管批判了舊思想文化,傳入了西方文明的啟蒙,但那時的批判者本身也受過中國古典文化薰陶。下一代即他們的學生,也受新舊文化的浸淫。我少年時接受過民國教育,對那時老師的民主自由思想和抗議精神,仍然有印象。我的親屬朋友中也有延安時期的中國老革命,他們的思想或有局限,但人品和素質也有令人尊敬之處。

所有優良傳統,都被文化大革命吃掉了。文革鬥父母鬥老師鬥夫妻鬥恩人,把整代中國人鬥爭成「唯權是尚」、弄虛作假、作惡沒有底線的人類。今天中國的整個領導層,就是文革時代的青少年。

中國舊文化的典籍會留存,但傳統人文素質就泯滅了。

香港市民中儘管許多都是中國移民,但整個社會一直是中國宗法社會和西方文明的結合。因此,除了少數拜倒在權力下的奴才之外,香港人是中國以外的另一類品種。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