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6

【立場新聞】顏純鈎:跟年輕人走吧,他們身上才有未來! (648)


最近幾天,最多人談論的,就是唐英年夫婦的侄女(有作外娚女,應該是侄女)郭佳怡拍片朗誦的一首詩(她的語言充滿詩意)。她讉責暴警,哀悼犧牲的勇武者,批判商家向金錢屈膝,又讚賞美國朝野對香港的支持。她勇敢地喊出自己的心聲:「我是郭佳怡,我在這裡,中國你來吧,我不怕死!」她又說:「每個人都是我!」這種發自內心的控訴和表達,句句聽來都令人動容。

她的姑丈是唐英年,唐英年即刻劃清界線,說她表達的是自己的意見。真是奇怪,這還用說嗎?她每句話都是自我表達,她有哪一句話說她代表了唐英年?

她說父親在中央電視台為她的「錯誤」鞠躬道歉。她已是成年人,一人做事一人當,有什麼必要父親要替她道歉?她父親要替她道歉之前,有沒有取得她的同意?

中國人永遠當孩子是自己的私有物產,他們的言論行動都要取得自己的同意,否則年輕人就是愚蠢﹑衝動﹑忤逆,中國人從來不認為孩子長大了就是獨立的個體,此所以很多年輕人因政見與父母不同而被趕出家門。但,歷史早就證明,誰背逆了年輕人的意志,誰就會被歷史淘汰,因為,年輕人身上,正顯示著歷史前進的方向,未來是屬於他們的,不是屬於他們父母的。

為人在世,憑什麼判斷是非善惡?除了法律之外(請記得法律有兩面性,有民主的法律,也獨裁的法律),就是良知。良知從何而來,從父母的教養﹑社會的影響﹑價值觀的沉澱而來。年輕人涉世未深,他們內在的良知,是未受污染前的良知,是最本真的﹑純粹的﹑堅執的良知。相反的,成年人被生活驅使,入世較深,他們的良知很容易受利益考量﹑社會關係﹑固化的意識形態污染腐蝕,因此成年人內在的良知,是殘缺的﹑中庸的﹑遊移的良知。成年人慣於用自己那一套僵化的教條,去要求年輕人服從,要求年輕人放棄他們的本真純粹和堅執,來遷就一個被統治者馴服的﹑沒有未來的社會。

一個社會被老年人操控,注定是沒有活力的,必然走向死亡;一個社會只有跟著年輕人走,追隨他們的理想,瓦解舊的體系,創建新的生活,這個社會才有前景。

為什麼唐英年要劃清界線?為什麼郭小姐的父親要代她鞠躬道歉?他們都有利益在身。郭父在大陸有生意,唐英年正望著特首寶座流口水,一想到郭小姐的發言可能影響賺錢,影響宦途,兩個人都慌了,趕緊補鑊。

但比起他們的後輩,兩個老男人的嘴臉多麼傖俗可笑,令人鄙視!蒼天在上,他們敢痛陳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嗎?他們敢挺身而出,不為私利﹑追求公義嗎?他們敢自問,他們教孩子的那一套人生大道理,在他們內心還剩下多少嗎?

這半年來,兩個老男人和香港人一樣,都目睹黑警如何蹂躪香港年輕人,都知道中共獨裁的黑手變本加厲入侵我們原有的生活方式,都明白香港人不抗爭將失去自己的活命根基,但他們都被利益驅使,甘於奴顏卑膝。他們正在賤賣自己孩子們的未來,可惜他們已經不懂得自省。

並非所有的老年人都阻住地球轉,像李柱銘﹑陳方安生﹑林行止﹑李怡﹑駱應淦,甚至李嘉誠,甚至「守護孩子」那位老伯伯等等,他們有的數十年為民主奔走,有的多年筆耕主持正義。李嘉誠說:「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那是愛護年輕人的肺腑之言。他們之所以抱定個人宗旨持之以恒,都是基於道德正義感,基於個人的生命智慧。

郭佳怡們並沒有因為父輩們的軟弱和自私,而放棄自己的理想。他們不怕犧牲性命,不惜放棄個人利益,他們追求的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公平正義的社會。沒有那個整體香港人共同擁有的光明未來,個人即使有榮華富貴,又有什麼值得驕傲和慶祝?香港沉淪了,人人都成了奴隸,奴隸們靠跳舞跑馬是爭不到生命尊嚴的。

不只是郭佳怡一人,全香港有多少年輕的孩子們,為理想而不惜與父母割蓆?他們不怕,因為真理在他們一邊。創建一個光明的未來,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他們割捨父母,在創痛輾轉﹑徬徨無依之際,瞻望自己的未來。

跟郭佳怡們走,我們是向未來走,跟郭父唐英年走,我們是向末日走。這都是簡單的常識,可惜香港有太多為人父母者,已經不懂得這個道理。

這半年來,我們看過那麼多年輕的充滿朝氣的臉孔,每個人都純真堅執懷抱理想,我們跟著他們的理想走,不論自己看不看得到未來,我們的選擇都是正確的。說到底,我們真心期待的,也就是給自己的孩子們留下一個光明的未來。

順便說一句,唐英年是否做到特首,取決於中共對港政策的軟化。中共「有排」不會軟化,唐英年也「有排」得不到特首寶座。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