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5

【立場新聞】書生百用:香港最大的疫情就是人禍,而且已達病入膏肓 (3662)


2019 年 10 月 4 日政府繞過香港唯一立法機關立法會,透過《緊急法》強制訂立《禁蒙面法》。政府受到社會強烈批評下,仍然堅稱《禁蒙面法》具有合理辯解條款和考慮到社會公共安全狀況,屬符合法律上「相稱性原則」,並無違憲。

同日,書生寫了兩篇文章,從法理學角度指出《緊急法》和《禁蒙面法》既不符合法治原則,也不符合相稱性,必定違憲。

同年 11 月 18 日,法院果然裁決《禁蒙面法》違憲。政府卻不服上訴。同年 12 月 8 日,第一宗疑似武漢肺災病例出現,中國單位開始查證病患屬何種肺炎。

2020 年 1 月 7 日,專家檢測出病毒為新型冠狀病毒。2020 年 1 日 9 日,律政司繼續就《禁蒙面法》無效提出上訴,於高等法院審理。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回應武漢肺炎的情況時,指市民若擔心健康而戴一般外科醫療口罩,屬《禁蒙面法》的合理辯解條款,不被視為犯法。

那請問我們的律政司和資深大律師,過去三個多月來,戴上一般外科醫療口罩的市民被警察截查、強制除下口罩、甚至受到警方「恐嚇」和檢控,又該作何種理解呢?請問律政司如何得知當時的市民不是以健康為由而戴口罩?

****

書生去年批評《禁蒙面法》時,已特別指出合理辯護條款之中的「先前存在的健康理由」並不符合法治的基本要求,因為它缺乏明確性,無法知道其判準在哪裡。譬如一個人辯稱當日身體不適(例如鼻敏感)需要戴口罩,以防傳染他人,法庭基於什麼準則判斷?若有人稱自己身體向來虛弱,怕出席人多場合容易受傳染,又是否屬「先前存在的健康理由」?

而很明顯地,過去三個多月以來,警方和保安局長皆不認同「防範被傳染」屬合理辯護條款範圍,甚至有市民出示醫生證明,還被警察質疑是否虛假文件,偽報病患。今日面對疫情,為何就可以雙重標準,話變就變,允許「防範被傳染」為「先前存在的健康理由」了?

這種明顯缺乏一致性和明確性的垃圾惡法,完全違犯法治精神,究竟律政司還有何顏面堅持為其上訴?直至今日香港面對嚴峻疫情,律政司及政府仍然堅持上訴,阻嚇香港人戴口罩防疫,為了面子,草菅香港人的健康性命,究竟這個政府還有什麼正當性管治?

****

病毒疫症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從來都是人禍。

1 月 22 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被問到高鐵乘客為何仍不需要填寫健康申報表,他回答:因為這樣做會令乘客人流更多,「空氣唔清新,感染機會更大」。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亦在見記者會時,不斷咳嗽,卻拒帶口罩,遭醫學界批評。

夜晚,香港發現兩宗確認個案。

1 月 23 日,張建宗宣佈翌日起乘坐高鐵至西九站的旅客須填表申報。請問張建宗,當初反對高鐵乘客的理由為何現在又不成立?不是說填表反增傳染機會嗎?現在又沒有這個傳播問題了?

同日,陳肇始臉容輕鬆帶笑,稱昨天咳嗽,已自行探熱沒發燒,並無健康問題,無須帶口罩。衞生署署長陳漢儀續稱,「除非有病徵,一般來說在普通社交場合是不需要戴口罩。」

三位高官負責衛生管理,處理疫情,卻全無防疫意識,靠這種人來防範疫症,你覺得香港人的性命會安全嗎?

****

香港人面對奪命的疫情,還要受到《禁蒙面法》的陰霾所威脅,還要被這個專制又無能的政府統治。香港人,真的活得好苦。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