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6

【蘋果日報】鍾劍華:楊潤雄憑甚麼做教育局長?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551)


楊潤雄做了兩年多教育局長,但似乎從沒有講過一句被教育界視為內行人的話。由推動普通話取代廣東話作為教學語言,到近期意圖打壓教育界,製造白色恐怖,都清楚說明這人只是政權打手。這樣的人可以做局長本來就已是反面教材了!

過去幾個月的抗爭,是非曲直是如此清楚。事實上,不少家長及教師都十分擔心孩子不懂保護自己。但無論如何勸喻,總不能要求大家違背良知,把錯的事情說成對。

當抗爭運動引起國際關注,難道可以當事件完全沒有發生?今天中小學的課程,部份學科都有環節鼓勵同學認識社會,難道在處理社會爭議課題上,或因與政權立場不一致,就只能如楊潤雄所言佯作不知情?再者,如果學生看穿了老師迴避敏感問題、或只甘心作權勢的傳聲筒,也只會被學生看不起!楊局長可能不介意被教育界鄙視,但教育工作者絕大部份都秉持風骨。這點楊局長學不來!

作為家長,最擔心就是自己的孩子被人教壞,更擔心孩子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沒有幾多個家長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洗腦,也沒有人會樂意孩子成為政權的奴隸。沒有辦法判斷這是不是楊局長把子女送往國際學校及海外升學的原因,但人同此心,楊局長肯定也不想自己的細路俾人教壞。相信楊局長也心知肚明,如果講到教壞細路,有排都未輪到香港的教師。

特區政府左支右絀,是非不分,而且雙重標準。勞福局長就叫積極參與支援及調解的社工,在下班後就不要再做社工,言下之意是下班之後就不再擁有專業身份。但教育局長近期就不斷利用那些投訴教師的事件,用上的又是另一種標準。據教協說,所有投訴都不涉及教師在課堂上的言行。但教師在私人的社交平台上講了一兩句較為激憤的話,便會被教育局視為違反專業操守。如果在社交平台講一句「黑警死全家」便會成為被教育局追殺的理由,警察叫示威者做曱甴、或摟人隻揪,楊局長有沒有試過一次說警察不專業?如果真的有「黑警」,作為教師難道就不能批評?難道應該恭賀他們步步高陞?政府滿口謊言才是教壞細路更何況下班之後在私人社交平台講的話,教育局憑甚麼干預教師的私人生活!如果用這樣的標準,楊局長與他的愛人私底下講的俏皮話,會不會也偶有猥褻成份?這又是否違反了教育工作者的專業操守?這樣的雙重標準及荒謬,正好說明這個政府只是在找代罪羔羊,意圖把教育工作者變成政府的傳聲筒。是不是除了政權的標準外,便不能發出與權勢不同的聲音?這樣根本不是教育,只是宣傳,只是洗腦!楊局長似乎還是會千方百計防止自己的孩子被洗腦的,但他倒不介意其他人的孩子被洗腦。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不會容許教育成為一個把學童洗腦的機制的!作為特區政府一員,不及早撥亂反正,還要捩橫折曲,這才是教壞細路。作為局長的楊潤雄有沒有反省一下?

官員的言行、特首的嘴臉,全都是反面教材,如果教師當作完全沒有發生過,迴避與同學討論,或者如楊局長曾經建議過的說「不知道」,這才是違背了教師解惑授業的天職!楊局長可能自己不會介意,但沒有幾多個教育工作者是願意自甘墮落至此的!

今天做高官的,都秉承了某位前高官的精神,不把良心帶上班。做局長墮落到要把自己的腦袋讓路給屁股,這已經是人格的淪落。這位局長更妄圖以自己的屁股指揮全局,要透過製造白色恐怖來迫令全港的教育工作者都把這個人的屁股當做腦袋!但有多少個以教育為職志的人,會心甘情願做當權者的喉舌?奉勸楊潤雄不要再以己度人!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