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5

【立場新聞】陳劍青:清拆囍帖街、佔領運動… 香港人見識過林鄭的「暫緩」慣技 (2729)


2007 年,清拆灣仔囍帖街 15 人街頭行動被捕,引起社會反響,政府及後宣佈暫緩工程,派林鄭落場與居民商討,隔了一會,推土機就繼續如常開工,最後變了今日不輪不類的囍匯。

2014 年林鄭被派出處理佔領運動與學生對話,及後透過中間人提出有第二輪會面。但然後再沒然後,擴日持久待民意消耗,就直接走數清場終結。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林鄭是心明此道之人。公眾往往認為暫緩執行是釋出善意,其實對於一個執行政治任務的妹仔,今次再被派出處理政治炸彈,她很清楚所有的暫緩,都是為了打散群眾訴求無誤。

如果多年來香港人見識過這個慣犯的慣技,每次都繼續盲目相信,那麼輸掉香港的理由就是你自己,與人無尤了。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鍾耀恆:【公開呼籲】警方欲告暴動罪 肺癌父尋中槍一刻影片證清白 (5816)


【文:鍾耀恆】

患有肺癌三期的中槍大叔「老吳」,在6.12被警察用橡膠子彈射中後被捕,目前警方以非法集會罪控告他,但警方正申請搜查令搜屋,欲搜集更多證據改控暴動罪。

我認識大叔的女兒,她現正公開呼籲尋找爸爸中槍一刻的影片,以證明警察濫用暴力。

根據她轉述爸爸的話,當時他只是用粗口罵警察,手上並無武器,又不是在衝擊防線,警察根本在沒有受任何生命威脅的情況下開槍。

目前大叔家人已找到人證,證明他中槍一刻的過程沒有使用暴力,但律師認為如有影片證供更為穩妥,現呼籲當日有拍攝影片的現場人士,如 6.12 下午 5 時 30 分,在添美道附近有拍攝到大叔中槍一刻,請聯絡 Francis 6159 6856。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獨立媒體】朝雲:警察總部食堂經理因 612 辭職 為求立即離開,賠一個月人工抵銷一個月通知 (3215)

內容:
自由標籤:

警察總部食堂經理因 612 辭職

為求立即離開,賠一個月人工抵銷一個月通知

食堂經理:我接受唔到做幫兇

* * *

38 歲的 Ricky,原先經營生意,乃後從事物業管理,三年前加入飲食業。2018 年經引介到警察總部主理 canteen。在 612 出動的警察伙食,部分正由該食堂負責。

「我真係接受唔到自己再服務佢地。」

Ricky 在 611 通宵工作準備飲食,並騰出地方供警察休息。612 早上放工回家,便在新聞見到警察放催淚彈、揮棍開槍。

「好似我提供飲食喂飽佢地,等佢地有力出去打人。我接受唔到自己嘅工作。」

「大部分警察畀我嘅印象都係普通人,平時都算有禮貌。」但每當談到政見,分歧就會顯現。Ricky 在食堂耳濡目染,皆是對政府的支持。「我只係一個普通香港人 - 香港人有種特質,叫善忘,過得耐就會漫漫丟淡。」

但去到 612,Ricky 不再覺得工作和立場可以區分,「我有一種幫兇嘅感覺,好似係佢地一份子,我唔想再為佢地效力。」終於毅然請辭,辭呈上書離職原因:I refuse to serve evils。

613 早上,他將辭呈放在上司檯面,一位同事出於義氣追隨。「上司同老闆都打電話嚟問我咩事,叫我考慮清楚。佢地好想勸我返,因為我走左 canteen 真係會有啲麻煩。我老實同佢地講,佢地都明嘅。」

一般離職須預先一個月通知,為了即時生效,Ricky 賠償一個月人工達兩萬多元,不用再回去,「我唔想再對住佢地。」

「我由細喺香港大,而家嘅警察變哂質。」他解釋親戚中有長輩是警察,行將退休,對警察在 612 所為大感不滿,批評開槍違反守則。長輩並說從前警察敢違抗上司不合法的命令,「而家嗰啲。。。就算有唔同諗法,點會夠膽講呢。」

警察總部只有兩間食堂,兩名經理。Ricky 明白訪問出街,很多人都知道是誰。他並非毫不遲疑:「其實我都唔知自己點解會咁。我有兩個女,有屋企人要照顧,但我同老婆講接受唔到,唔可以繼續落去,佢明白我體諒我。」

「送中一定要停,係犧牲香港前途換取自己目的。」

* * *

612 當日,警察用榴彈槍平射催淚彈,愈射愈密,民眾一度須爬上天橋逃生。圖片背景即警察總部。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852郵報】852郵報:關於反修例運動的幾點觀察 (590)


一。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 訪問,關於逃犯條例修訂一事,他說了非常重要的一句話:「中央政府從未指示香港修例,這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當被問到是否建議放棄修例時,他又非常巧妙地說:「為甚麼要要求香港政府放棄…」這是間接表達了支持修例,中央是樂見其成的。

他的說法證實了筆者在五月撰寫的文章《王志民披甲上陣了,香港人怎麼辦?》中所指出的看法:「修例事件與中美貿易無關,也不是中共中央的命令,最高級別的政治局常委,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只是表達了支持…」我認為,現在由劉曉明大使向外國傳媒正式點出真相,是為了把修例事件局限在地方政府範圍內,切割運動向外交層面發展。

二。 所謂「香港政府自己發起」一說,我認為指的並非林鄭月娥政府而是地方政府,也就是指由王志民的「香港工委」躲在中聯辦內幕後發起。這一點上,因地下關係,劉大使當然不會,也不應點出。現在應該明白,反修例運動面對的是具有共產黨性格的「香港工委」,它的特點是:

1 一定要贏,不容易妥協,強硬到底。
2 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3 視生命如糞土
4 趕着在7 月1 日向黨獻功。

香港「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從他們的表現手法和策略可以感受到這種共產黨特質。他們漠視超過一百萬的意民,濫用警權,施放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暴力鎮壓己達臨界點。6 月12 日的開槍,距離開槍殺人只有一步之遙。這是一場直接面對中共地下黨的抗爭,是持久的,艱苦的,需要犠牲的運動。

三。筆者認為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就算給她一個豹子膽,林鄭絕對沒有膽量,沒有能力單憑她自己的來發起這場修例程序。王志民召集親共派人士到中聯辦聽訓一事便露出了馬腳,證明他才是修訂事件的始作俑者。林鄭甘心情願做王志民的馬前卒,擔起這件修例工作,民主派要求她下台是上上的策略。她其實己把自己完完全全地賣給共產黨,上了賊船,正開着賊船橫衝直撞,終將把自己撞死。

四。由於這是一場直面陰險,奸狡的地下黨的運動,我們更要講求策略,進退有序,避免無謂的犠牲。更要防止地下黨滲透民主派隊伍,騎劫運動主導權,以及陷害運動的領袖。香港人是可愛的,可敬的。他們勇敢的,不屈的精神令我萬分感動。我相信,只要港人繼續團結一致,發揮公民社會的力量,共產黨無論如何強大奸險,終會為人民所擊敗。

願上帝施恩的手帶領香港市民取得最後的勝利!
2019年6 月14 日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袁陳錦美:我今早在中資銀行取消戶口 (1781)


今早在中資銀行取消戶口,我要現金。

遇見另一位不相識操上海話的婆婆,也正在與櫃枱職員要求取消戶口,全數取出。職員力勸我們,但我們都堅決不移。

銀行要求收我手續費,是總數的5%,我不同意給銀行5%手續費。職員說這是大額取款的手續費,我回應職員說我现在不是大額提款,而是取消戶口,請銀行把我的資金全數現金交回給我。

銀行職員再要求我自費買本票取回儲蓄。我又再回應,銀行沒有說明取消戶口時要有手續費,或要我自費買本票。我要回我的現金,銀行怎樣給我現金,應由銀行負責。我帶來了購物袋。

銀行職員最後提出扣我50元買本票,送我一張50元超市券。我考慮了一會,最終同意了這個方式。

在等候的時候,一共有六位婆婆來做同樣的事。

完成手續時,職員以微小的聲音對我說,非常明白你們的做法,並且同意幾位婆婆剛才的傾談內容。希望日後在其他路上再相遇。她非常親切有禮貌地與我道別。

轉到HSBC,職員告訴我,離岸戶口只在中環總行辦理,電話預約,完成時間約兩三星期。職員續說,最近很多人開離岸户口,所需時間較長。

HSBC內都坐滿了老年人,大家等待把港元換上美金。

#大家用行動制衡極權政府
#有壓力的抗爭才有成效
#不要浪費學生的犯險和犧牲

(題為編輯後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Terence Yun:唔好以為建制變風向 (1873)

今日建制派比較特別,多名建制派話政府應該修改條例,甚至有議員說撤回之類。今天突然說這句,真係相當有可疑,這些懷疑並不是陰謀,而是過去咁多年建制的套路一直無變。

一、政府提出政策,有人反對,有人支持
二、建制起初說如有市民反對,建制一定跟市民意願
三、政府正式開波,建制收order,正式說支持政府
四、市民給壓力,建制說停一停(時間好少)
五、政府正式要求,建制全部歸隊
六、市民再嘈,甚至開始有較大型抗議行動,輿論開始有聲音
七、建制紛紛閉口,然後說或者有人改變主意
八、政府少修少補(其實無用的修補,解決不到核心問題)
九、市民以為有議員會肯反對,準備跳開心舞
十、建制正式支持,但會有少部份說投棄權票以保票源,但從票數仍可通過
十一、最後條例正式通過
十二、市民後悔然後又鬧建制賣港人利益

以上是無限輪迴

由國教、佔中到今天,這些套路,建制都是一直利用這種方法去消耗人民的意志力。始終人民是需要搵食,不能夠長期同你磨爛蓆,當年七十九日雨革,可謂百年難得一見,連國際社會都可以是少有。看看星期三就知,過一晚,大家都要散,這並不是義士問題,而是天時地利不容許僥幸有多次佔領行動。因為對手的裝備之強,難以招架。

所以這幾天立會說停大會,多個建制組織不吹雞出來,又不出發佈會,這並不是輸了還是什麼沒有錢之類,甚至話準備跪低,而是他們不想他們的行徑迫出市民的討厭之心。因為建制自己也心知行為不該,還走出來說「一百萬人簽名」嗎? 不要以為建制真的是這麼蠢。建制和非建制在智力上,其實差不多,分別只是大家的價值觀及取態。

現在建制是想出一個冷靜期,使對手疏於防範,大家以為有人放棄修例,那麼大家個心放下,這樣就會少人上街,616就不會再出多一百萬人上街的俱規模政治壓力。過了星期日,人少上街,政府便可以有理據說市民明白政府心意。建制派又可以走出來說政府管治有效之類,正式歸隊,到了星期四就二三讀通過。到時民陣再次吹雞也難,因為Weekdays已經蝕左章而且大家要上班,便難以造成群眾壓力予政府,到時即使有示威人士再衝擊,再包立法會,都是毫無作用。

因此這兩天任何建制派所說的溫和話、放風說撤例之類,都不能說準,甚至是不可以相信,除非林鄭真真正正走出來說「撤回」,那你才可以放心回家看流行經典五十年,否則請你請準帶多點水,做好準備。

這次不是講玩笑,你的身家性命財產,就在616。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6-14

【立場新聞】一群匿名的九十後:一封來自九十後的匿名信:為什麼我們不惜一切走上街頭 (1966)


【文:一群匿名的九十後】

我相信於這一刻,許多九十後以至零零後都面臨心理崩潰的狀態。因為我們又一次成為了備受社會各方責備的一群「暴徒」。

我明白社會各界對逃犯條例甚至昨天的集會有著不同的看法,但我懇請社會各界停止對年輕人的責備,並稱呼我們為「暴徒」。這個稱呼對於我們的傷害難以想像,特別是由香港行政長官的口中說出。若果你真的認為你是我們香港年輕人的母親,懇請你三思這稱呼。因為我相信於這世界上,無論其兒女有多反叛或任性,並沒有一個母親會以如此狠毒的言語來形容其兒女。

其實我們走出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不單止要背負著家庭的壓力,還要面對著前途盡毀的風險,甚至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指責。但是我們仍然要那麼愚蠢地走上街頭,承受著一切的風險和壓力,向政府作出我們的訴求,只因我們愛香港,只因我們在乎。

我們年紀尚輕,或許與香港共同經歷的並沒有上一代那麼豐富。我們的這份愛並不建立於香港為我們帶來的財富或地位,而是建立於身邊的人和事。我們與社會的聯繫建基於一段段的關係和當中的感情。當我們發現香港人的聲音甚至生命不被尊重時,我們感到恐懼,同時亦感到我們心目中的香港正一步步地被改變。我們懷念暢所欲言的自由風氣,我們珍惜屬於香港的獨有文化,我們仍奢望擁有一個尊重香港人聲音的政府。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惜一切,都要走上街頭,捍衛屬於我們的家。

政府連日來的態度、言語、咀臉,都令我們厭惡。「沒有半點心虛」這一切只令我們不寒而慄。

其實,上一代的批評與指罵只會把我們帶來傷害甚至推向絕望,令到我們許多年青人感到非常無力和孤獨,所以我再次懇請社會各界停止對我們的指責。就算你們多不同意我們的作為,亦懇請你們不要作質疑熱愛香港的心。二十來歲的我們,真的承受不起這個社會對我們的離棄。

六月十三日早晨,香港人如常上班上學,一切彷彿回復平靜。這就是一天的抗爭所換來的嗎?

我不求什麼,只希望廣大市民若果於今天於街道上碰見任何身心疲累的年輕人,希望你們能跟他們說一聲加油。就算你多不同意年青人的行為,至少讓他們感受到這個家的溫暖。這聲「加油」對我們來說,真的意義非凡。

至少,你還在乎。
加油,共勉之。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香港人前所未見的勇氣 (2368)


許多人都說,現在香港的青少年人生不逢時,他們沒有像上一代或更上一代人那樣生活在香港的美好文明歲月,他們面臨經濟困厄、社會沉淪,但他們卻比上一代人對香港社會更有承擔,表現出香港人前所未見的勇氣。

法國作家卡繆在1957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時說:「或許每個世代內心懷抱着改造世界的理想,我的世代知道是無法做到的,而這世代的任務或許更大,就是要阻止這個世界的崩解。」

為阻止崩解所需要的勇氣、承受的犧牲有多麼大,對抗的魔怪多麼恐怖,正從現在香港年輕人身上體現出來。而他們所做的也無法不令我這老一輩人感動落淚。

盧偉聰稱示威的年輕人是暴徒,林鄭說是暴動,但這次泛民主派沒有人出來割席,沒有譴責年輕人「暴力」,社會更多人指摘警方過度使用暴力。

繼續有年輕人貫徹不合作運動,在港鐵沿線故意阻礙關車門,製造延誤。被耽擱的市民受訪時,鮮有地沒有對年輕人的行為指摘或抱怨,反而有人說理解他們用各種辦法阻止送中。

回想過去歷次運動,都有受影響的市民抱怨阻塞交通、影響生計。近幾年每次遊行都有「愛」字堆在路邊唱對台。而6.9遊行卻見不到。

這是因為,送中條例真是到了香港人的生死關頭。退一步即無死所,退一步香港即與中國任何城市無別,甚至更不如,因為中國各城市中仍有願意向中央爭取一些地方權益的幹部。

香港特首則絕對不會。試問林鄭無論在政務司或特首任內,有向北京說過半句「不」嗎?送中條例通過後的所謂特首把關,形同虛設。北京說要香港引渡甚麼人,特首絕不會說不。

林鄭接受電視訪問被問到「賣港」時,她擠出眼淚,說自己「對於呢個地方的愛,令我作出不少個人犧牲」。又搬出她老公對「賣港」的詮釋是:「你做行政長官之後,就真係賣咗個身畀香港。」

對於撤回修例,就說自己是兩個仔的媽媽,不能縱容兒子的任性行為。

有資深傳媒工作者說,林鄭在公眾、傳媒面前扮慈母,已經是第三次了。每次都說自己多委屈,工作忙碌,老公說她儍,她犧牲有多大。

根據我幾十年的人生觀察,越喜歡在公眾和傳媒前晒恩愛的夫妻,其實婚姻關係多不穩固。如果真是恩愛,自己知道就夠,不需特別示人。同樣,愛扮慈母的人,正正絕非善類,因其不善且惡,才需要以母親這個給人溫柔慈愛、惹人好感的形象以示人。

任首相長達11年的英國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在任時從沒有公開談到自己的丈夫和一對兒女;擔任總理長達14年的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從來沒有同媒體講過她老公和兩個兒子。因為既擔任公職,應該讓社會就自己的公務作評價。個人生活只是在聖誕、新年這些日子擺出來與公眾同樂,而不是要用來為自己塗脂抹粉、騙取公眾同情的。若連兒子、老公都要利用來為她的權力服務,那就連為人妻母都不配了。

拜神拜佛你不要再為香港「犧牲」啦,趕快回家去相夫教子吧。香港人已經受夠你這個「慈母」啦。

鱷魚淚通常被用來形容假慈悲。但其實它連假慈悲都不是,它只是在進食時,眼中自然流出的生理分泌物。在兇暴對待市民的善良兒女的同時,一面飽嘗個人的權力私慾,一面流出分泌物,正是賣港殘暴者的鱷魚化身。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