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5

【蘋果日報】畢明:厲害了,中國Robert Parker (545)


不知交上了什麼厲害的運,連傳說中沒有的強國最厲害酒評人,都給我在波爾多碰上了。

故且、粗粗地,委屈一下稱他為「中國Robert Parker」(下稱CRP)。粗粗地,因為這名號相信不足以反映他的偉大、權威及光芒,失敬了。

十月中,特地到波爾多,一訪知名度較低的酒區:Côtes de Bordeaux。這個明明在右岸St. Emilion附近,離多爾多涅河和加隆河不遠(Dordogne & Garonne rivers)的大酒區,對於飲家總是陌生。可能因為它的歷史很新,2009年才正式成立,但當中的酒莊,很多都有數百至千年的深度,釀酒文化深厚,風土條件優秀,又不乏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古蹟,絕對充滿hidden gems。正因為對它認識不多,虛心一去,見識補白。

詎料遇到高人。有些人,就是先聲奪人,CRP正是那種。像《國產零零漆》的周星馳,佢「憂鬱嘅眼神,唏噓嘅鬚根,神乎其技嘅刀法,同埋嗰杯Dry Martini」,一定會出賣佢,就算是豬肉佬,他亦定必是個風度翩翩的豬肉佬。何況現在說的是葡萄酒,不是雞尾酒?

CRP說話威震耳膜,震懾全場,人未到,聲先到。要知道,莊園之內,很多時是很靜的,在酒窖,則回音很強,「這樣出色的男人,無論在什麽地方,都會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衆」。他,讓我鮮明地想起柏楊,說中國人最明顯的特徵,是髒、亂、吵。

是的,在酒莊的指定拜訪時間,除了我還有另外兩位分別來自北京和上海的訪客,一男、一女,二人是相識的。操濃厚北京腔,高談闊論,聲如洪鐘的男士,就是CRP,高個子,最多三十歲吧。見到三個東方面孔,莊主問清楚,你們之中那位是從香港來,那兩位是來自中國的?

Côtes de Bordeaux的酒莊不像波爾多區那麼高度商業化,好些百年酒莊不隨便接待來賓,酒莊很多時也是莊主的家,便更要預約拜訪,他們提早已知道訪者的背景了。此行發現,其他酒莊、酒莊的其他相關人士,都必先問清楚訪者來歷,是來自香港或是中國,他們很清楚有不同、而且刻意要知道似的。這是以前到波爾多從沒有遇過的事。(被以為是日本人倒不少,得到很多konnichiwa;事實上這些法國人也常到亞洲中港日地區做生意。)

探訪酒莊,指定動作是看葡萄田,看釀造過程、看酒窖等,有時還會與你坐上吉普車,驅車上斜斜的山坡看葡萄藤。去慣探訪酒莊,基本都不會穿全套西裝皮鞋高跟鞋,我輕裝一道優閒look,兩位普通話人士卻身光頸靚去飲一樣。想起一位前輩說,國內「連托杉的都穿西裝,很斯文的」,是國情。走在葡萄田,朝露未乾,泥濘潮濕,皮鞋西褲高跟鞋髒了,他們大大聲表示倒楣,即場放負。雖然法國人聽不懂,但我聽在耳裏還是有點尷尬。

他明明是專家模樣,到處大聲發表意見的,介紹自己時,說是中國一個用戶以億計的葡萄酒網站負責人什麼的,會這樣失策?原來他是第一次到法國,第一次到波爾多。我沿路和莊主以英語交流交談,他們很少以重口音破碎英語參與。不過,到一起試酒環節,CRP便失禁地大顯身手了。射燈瞄準他,咪高峰不必,大聲、高分貝、京片子橫飛,評酒之餘他試酒的豪邁才叫人敬服。啊這個好喝,便一飲、再飲,兼自斟,滿滿一杯的,又乾,厲害了。結果人家禁不住說,試喝的整瓶都給你帶走好了。CRP大喜,收下。

試酒時還提到,莊園的歷史之中,也有把酒放進如Qvevri的陶瓷器皿釀酒,有些味道會帶點氧化感,我說那頗像orange wine、自然酒啊,CRP便力拔山兮叫出來(用英文):橙酒是笑話,自然酒是垃圾!再用普通話說:「我喝過很多橙酒和自然酒了,很多!都難喝!」我輕輕不敢苟同,他便更大聲反對,我只笑笑用英語說,「不要緊,世界是很大的」。法國人笑了。我心想連Jancis Robinson都謙卑地說,或許她喝的橙酒不夠多,未敢對這類酒妄下定論,你喝得會比她多?我問「你喝過斯洛文尼亞的橙酒沒有?」沒有。

他明明是專家嘛,西裝領上還別着金色葡萄襟章,莊主帶點驚訝的看着襟章,向他投以詢問的眼神,他還笑笑口點頭。我心想,他有侍酒師專業資格?那位女的用普通話、半帶崇拜的問他,原來你是侍酒師?他略為不好意思的答:是裝飾,帶來玩玩。玩?他不知會令人誤會,還是刻意令人誤會,則無從稽考了。

想起李純恩大哥那篇〈請你不要來〉:「以為有錢就可以沒有禮貌的人,……比如覺得自己比其他人都重要的人,比如自我感覺特別良好覺得自己好巴閉的人,比如以為一定要自己吃(喝)得慣才算美食(酒)的人」。井底的青蛙很慘,井底很闊的青蛙更慘,記得中國Robert Parker說自己有「一億用戶」時,很自豪的。

畢明
電郵 :
budming@yahoo.com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蔡詠梅:王怡牧師:一個勇敢無畏的人 (546)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聚會情況。秋雨聖約教會Facebook照片

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和他的妻子蔣蓉因為主持家庭教會12月19日被當局抓捕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條因言入罪的罪名中共判刑很重,劉曉波當年判刑11年,而且未能活著走出監獄。令人很為王怡夫婦擔心,但從王怡被捕前的聲明來看,他顯然有心理準備,是甘心背負十字架,為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而接受牢獄之災。

在我見過的人當中王怡大概是最勇敢無畏的人。

記得有年他經過香港,來《開放》雜誌和我們見面後,拉著行李要過海關到深圳,上火車時他手拿一本開放雜誌。我特別叮囑他過海關時把雜誌要收起來,記得他回答我的大意是,這是一本雜誌,又不是什麼非法的東西。就這樣,他真的手持一本被中共當局認為的反動雜誌泰然自若地走過羅湖橋。

極權專制統治人民一個最重要的手段就是製造恐懼,抵抗強權就是要克服我們內心的恐懼。而王怡就是一個克服了恐懼的人。如他在被捕之前所寫的信仰抗命聲明:他對一切社會政治的權勢,不存畏懼之心。

王怡成為牧師之前,在成都大學教書,無論是對校方還是他的學生,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理念。他在課堂上大講自由主義,從不諱言自己反對專制主義的立場。他任教的班上有共產黨員學生,這些學生有可能向校方告密他,他也從不收斂詞色,據說有黨員學生家長到學校投訴,說他歧視共產黨員學生。甚至在每年呈交給成都大學校方的年終教師自我評中他也坦蕩地寫道「本人反對專制主義,是持溫和的自由主義立場的知識分子。」(大意如此,具體措詞可能有出入)這在中國大陸恐怕沒有第二個大學教師曾如他這樣坦蕩無懼。

王怡2009年11月在香港的《勞改制度下的中國》討論會上發言。照片由筆者提供

王怡主持秋雨教會之後,因為堅持家庭教會的原則,不與當局合作,被當局刑事拘押成為家常便飯,僅2009年下半年就被刑拘了4次。2010年聖誕平安夜被刑拘後,與一個小偷和妓女關在一起。我看過一個視頻,某次警察又上門來,王怡從容應對,不卑不亢。

王怡如此的擇善固執無所畏懼,但他對同學、朋友、教友卻以脾氣好著稱,他又長一張令人不設防的娃娃臉,性格可用溫潤如玉來形容。2006年他來香港,臨上飛機前,我們抓住他在《開放》雜誌做訪問,雖然擔心誤機,但他仍然很耐心地回答問題,一點沒有厭煩和焦躁的神色。

王怡當時在中國是才華橫溢,名滿天下的青年憲政主義學者。讀他的文章,沒有人不佩服。據說中國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李慎之讀了他的文章後非常欣賞,立即要朋友介紹認識王怡。王怡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05年他參加在斯洛文尼亞舉行的國際筆會年會所作的大會發言〈我們不是作家是人質〉,《開放》雜誌老總金鐘讀後,不停讚歎是「大手筆之作」,然後在雜誌上全文刊載。聽說王怡皈依基督教後,我們很想知道這位才華驕人的青年學者為何會有這樣的選擇。

2013年獨立中文筆會在城市大學舉行頒獎禮,恰好他在香港參加教會活動,因此也參加了我們的討論會。見到他,我半開玩笑地說,他信基督教後,基督教多了有力的聲音,但有關中國憲政方面的討論少了一枝健筆,我們不信教的人非常懷念過去的王怡。對我這番略顯冒犯的話,他聽了也只是溫和地笑一笑。

2013年,王怡在城市大學獨立中文筆會頒獎禮發言。照片由筆者提供

因此王怡的無所畏懼,不是要逞什麼匹夫之勇,或表現什麼英雄主義。而是源於他內心精神的強大,是他對極權專制主義的極度鄙視和他對自由主義精神原則絕不打折扣的堅持。因此他的教會無論受到多大的高壓,他個人面臨什麼樣的牢獄之災,他都拒絕與強權妥協,要堅持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為此他願意承受任何代價。

王怡曾草擬了一份文件,表明家庭教會面對中共迫害要堅持的14條原則:

1,不停止教會的公共聚會;
2,警方不以正當程式非法執法不予配合;
3,不接受不服從當局對教會及其聚會的取締查封解散等決定;
4,不在官方送達的任何迫害教會的文件上或審訊記錄上簽字;
5,被拘押時零口供;
6,拘押中要求閱讀聖經;
7,不認罪、不悔改,不尋求、不同意免於起訴、緩刑、監外執行、假釋、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任何建立在有罪認定基礎上的被釋放的方式;
8,不服從思想改造;
9,不繳納罰款或罰金;
10,不接受剝奪政治權利的附加刑;
11,堅持傳福音;
12,不接受官方指派的律師;
13,不上電視,不與官媒接觸;
14,要求公開審理。

我想,王怡現已陷入中共黑獄,這就是王怡現在中共獄中的立場。他在這份文件中還說,「一旦我被刑事拘留,要麼直至判我坐牢並執行完畢,要麼將我無罪釋放,絕不為第三種中間狀況留有妥協和交易的地步,除非警方以殘酷的刑訊摧毀我的健康和心志。」

以上片段摘自成都秋雨聖約教會2018年10月28日的王怡牧師證道:《你們要被聖靈充滿》。

王怡被捕48小時後教會公佈了王怡這份信仰抗命聲明。他在聲明中說:

無論這個政權對我加以怎樣的罪名,潑以怎樣的髒水,只要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寫作、言論和傳教行為,那不過都是魔鬼的謊言和試探。我將一概予以否認,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認罪。
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從死裡復活,這些世上卻無人能做到。

讀到這些擲地作金石聲的文字,眼前浮現起王怡那溫和大男孩的形象,再想到他正開始面臨的無盡苦難漫漫長夜,以及劉曉波悲壯的結局,忍不住流下淚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全文轉載:鍾耀華佔中案審結後發言全文:不信經歷過自由的我們,會甘心做籠中鳥 (1033)


編按:「佔中九子」被控公眾妨擾一案,控辯雙方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完成結案陳詞,案件押後至 2019 年 4 月 9 日裁決。

九名被告在審訊後見傳媒,以下為前學聯常務秘書鍾耀華的發言全文。

鍾耀華畢業於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曾任中大學生會會長,為傘運時有份與政府對話談判的五名學聯代表之一。近年他和拍檔葉泳琳在元朗開設書店「生活書社」。

我想其實真正的審訊並不是在法庭內,真正審訊其實是在歷史的長河中,是在大家每一位的日常生活和生命的實踐中。你試想像一下,法庭說了這麼多天,什麼公民抗命、馬丁路德金如何如何、不同的案例,這些能否捕捉我們當天參與雨傘運動時的心情?大家回想一下,926、927 的時候,大家怎樣和警察對峙,怎樣抵禦警察的襲擊?大家記不記得,928 的時候,衝到金鐘時,你那份緊張、對香港的關心、害怕和朋友失聯的狀況?在法庭中,能否捕捉到這些?捕不捕捉到你的流血、汗水和眼淚?捕不捕捉到,在這麼長的運動中,大家如何互相砥礪,互相支持?旁邊的營(如何)成為了你的朋友,他們的故事,你的故事?你怎樣在每天日常生活中花時間走到運動的現場?怎樣冒著生活的壓力,都覺得要繼續參與運動?

我想很多這些片段,你的無奈、你的失望、你的堅持,其實是不能被法庭捕捉到的。法庭不是一個 … 如果我們要講真相,這些就是真相。法庭捕捉不到這些真相的。

因此我覺得,無論結果如何,判多少也好,怎樣審訊也好,它都不能夠審訊我們。真正能夠審訊這場運動、審訊我們的,是我們自己每一個人。

在你日常生活的實踐中,如果你堅持,記得那種感覺,繼續在日常生活中做你能力範圍內做到的事,你就是判了這場運動無罪。你在做的事,就是你對於香港、對於這場運動的一個肯定。

我覺得,人們經常說這是「九子案」、「九子案」,這是很奇怪的。我當然不是說我們沒有參與這場運動,但是你想像一下,一個運動之所以能夠產生,或者當你去成就一件事時,其實不會是幾個好像很出名的人去做(就成事了),其實沒有很多不同人的參與,包括在鏡頭前面聽著這段說話的你們,那件事是不會成的。

因此,這不是「九子案」,這是一個雨傘運動的案件,也是我們一生人的一個課題,是在望著這鏡頭的大家的一件案件。我覺得無論是否被告也好,無論有否來到這現場也好,其實只要大家繼續在自己的崗位努力的話,我們就是一起在路上走著。

最近香港,這幾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大家可能會覺得,會說「香港很沒希望、很差」,我不會否認香港現在真的有很多問題,但這並不是「香港的問題」,這是我們自己在我們生命中的一個課題。

我始終不相信,經歷過自由的我們,在我們心底最幽微的地方,是會甘心做一隻籠中鳥。我真的不相信。

因此,你說現在是社運低潮、反抗無用,諸如此類 … 不知道呢,我覺得其實很多人正在做事情,只不過不是每次做事都像(現在一樣)九個人站在鏡頭面前說話。因為,我們真的要做的事,不是一個話語,真正的運動不是一場話語的爭奪,不是一場話語比賽,而其實是我們的實踐,實踐才是運動,而實踐往往未必能夠被話語捕捉得到。

因此,我相信,我也看到,其實,我知道在鏡頭前聽著的各位,始終不會甘心做一隻籠中鳥。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全文轉載:王怡牧師的聲明:信仰上的抗命 (1152)


編按:曾多次被官方打壓的四川成都市地下教會「秋雨聖約教會」,近日被警方大規模抓捕。教會創辦人王怡被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妻子蔣蓉亦因同一罪名而被拘留,教會牧師助理及傳道人李英強因「尋釁滋事罪」被拘押,另外據報長老覃德富、執事葛迎峰也被捕及拘禁,令至今被拘留的教會領導達 5 人。

下文為王怡牧師被捕前的聲明,闡述他抗命的原因。初稿於 2018 年 9 月 21 日寫成,10 月 4 日修訂,再在被捕 48 小時之後由教會發佈。

根據聖經的教導和福音的使命,我尊重上帝在中國設立的掌權者。因為廢王、立王,都在於上帝。為此,我順服上帝對中國歷史和制度的安排。

作為基督教會的一位牧師,我從聖經出發,對社會、政治、法律諸領域,何為公義的秩序和良善的治理,皆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同時,我對中共政權迫害教會、剝奪人類的信仰和良心自由的罪惡,充滿厭惡和痛恨。但是,一切社會和政治制度的改變,都不是我蒙召的使命,也不是福音被賜給上帝百姓的目的。

因為,一切現實的醜陋、政治的不義和法律的專斷,都顯明了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才是每個中國人所必須的、唯一的拯救。也顯明了真正的盼望和完美的人類社會,並不存在於地上的任何制度和文化的改變中,而單單在於人的罪惡如何被基督白白赦免,得着永生的盼望。

作為一位牧師,我對福音的篤信和對眾人的教導,及對一切罪惡的責備,都出於基督在福音裡的命令,出於那位榮耀君王的無法測度的愛。每個人的生命都如此短暫,而上帝如此迫切地命令教會,去帶領和呼召任何願意悔改的人向他悔改。基督如此迫切的、樂意赦免一切從罪惡中回轉的人。這是教會在中國的一切工作的目的,就是向世界見證基督,向中國見證天國,向屬地的短暫生活見證屬天的永恆生活。這也是我本人所蒙的牧職呼召。

為此,我接受和尊重中共政權是上帝所允許的暫時的統治者,如同主的僕人約翰.加爾文所說,邪惡的統治者是上帝對邪惡的人民的懲罰,目的是催逼上帝的百姓向他悔改。為此,我樂意在身體上服從他們的執法行為,如同服從主的管教和訓練。

我同時相信,中共政權對教會的逼迫是極其邪惡的犯罪行為。作為基督教會的牧師,我必須對這樣的罪惡發出嚴厲和公開的責備。我所蒙的呼召,也要求我以一種非暴力的形式,在和平和忍耐中,去違背那些違背了聖經和上帝的一切人間法律。我的救主基督也要求我,喜樂地承受違背惡法的一切代價。

但這這並不意味着,我個人和教會的抗命行為,是任何一種意義上的維權行為或公民不服從的政治行動。因為我完全無意於去改變中國的任何制度和法律。作為牧師,我唯一關心的,乃是信仰上的抗命,所帶來的對罪惡人性的震動,和對基督十字架的見證。

作為一位牧師,我的抗命行為是福音使命的一部份。基督的大使命要求我們對世界的大抗命。抗命的目的不是改變這個世界,而是見證另一個世界。

因為教會的使命,僅僅是成為教會,而不成為任何世俗體制的一部份。從消極的角度說,教會必須將自己從世界分別出來,避免讓自己被這個世界體制化。從積極的角度說,教會的一切行動,都是努力向這個世界,證明另一個世界的真實存在。聖經教導我們,在關乎福音和人類良心的事務上,只能順從神,不能順從人。因此,信仰上的抗命和肉體上的忍耐,都是我們見證另一個世界和另一位君王的方式。

這是為什麼,我對改變中國的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並不感興趣,甚至對中共政權迫害教會的政策何時會改變也不感興趣。無論我活在現在或將來的任何政權之下,只要世俗政府繼續迫害教會,戕害唯獨屬於上帝的人類良心,我就將繼續信仰上的抗命。因為上帝賦予我的全部使命,只藉着我的一切行動,好叫更多的中國人明白,人類和社會的盼望,僅僅在於基督的救贖,在於上帝超自然的恩典掌權。

如果上帝決定藉着中共政權對教會的迫害,來幫助更多的中國人對前途絕望,帶領他們經歷信仰的幻滅與荒漠,從而認識耶穌,並不斷熬煉和建造他自己的教會。我十分樂意順服上帝的安排,因為他的安排總是慈愛而美善的。

正因為我的一切言行,並不尋求和期待社會和政治層面的任何改變;我對一切社會政治的權勢,也不再存畏懼之心。因為聖經教導說,上帝設立政府的權柄,是叫作惡的人懼怕,不是叫行善的人懼怕。信耶穌的人,並沒有作惡,也就不應懼怕黑暗的權勢。盡管我是常常軟弱的,但我篤信這是福音的應許,是我殫精竭慮,要在中國社會傳揚的好消息。

我明白,這恰恰也是中共政權對一個不再懼怕它的教會充滿了懼怕的原因。

如果我被關押或長或短的時間,能夠幫助掌權者減少他們對我的信仰和我的救主的懼怕,我十分樂意以這種方式來幫助他們。但我知道,唯有當我對一—切迫害教會的罪惡說不、並以和平的方式抗命時,我才能真正幫助掌權者和執法者的靈魂。我渴望上帝使用我,以失去人身自由的方式,來告訴那些讓我失去人身自由的人,有一種比他們的權柄更高的權柄存在,也有一種無法被他們關押的自由,充滿了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教會。

無論這個政權對我加以怎樣的罪名,潑以怎樣的臟水,只要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寫作、言論和傳教行為,那不過都是魔鬼的謊言和試探。我將一概予以否認,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認罪。

並且我必須指出,對主的教會和一切相信耶穌基督的中國人的迫害,才是中國社會最邪惡、最可怕的罪惡。這不但是對基督徒的犯罪,也是對一切非基督徒的犯罪。因為政府粗暴而殘酷地威脅他們、阻攔他們來到耶穌面前,世上沒有比這更罪大惡極的事了。

如果有一天,這個政權被上帝親自顛覆了。不會有其他原因,必然出於上帝對這一切罪惡的公義的刑罰和報復。因為在地上,從來只有千年的教會,沒有千年的政權。只有永遠的信仰,沒有永遠的權勢。

關押我的人,終將被天使關押。審問我的人,終將被基督審問。想到這一點,主使我對那些企圖和正在關押我的人,不能不充滿同情和悲傷。求主使用我,賜我忍耐和智慧,好將福音帶給他們。

使我妻離子散,使我身敗名裂,使我家破人亡,這些掌權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棄信仰,使我改變生命,使我從死裡復活,這些世上卻無人能做到。

既然如此,尊敬的官長們,停止作惡吧,這並不是為我的益處,而是為你們和你們子孫的益處。我苦苦地勸你們住手,因為你們何必為我這樣一個卑微的罪人,而情願付上永遠沉淪地獄的代價呢?

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他為罪人而死,為我們而復活。昨日、今日,直到永遠,他都是我的君王和整個世界的主。我是他的僕人,為此被羈押。我將溫柔地去反抗一切反抗上帝的人,我將喜樂地不服從任何不服從上帝的法律。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8-12-14

【立場新聞】徐少驊:梁振英、周浩鼎,歷史將判你們有罪! (997)


梁振英甩身,周浩鼎甩身,「證據確鑿」這四個字必須重新定義。香港還有法治嗎?This case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都唔入?!真替曾蔭權和許仕仁不值!這個時候負責「天下為公」的林卓廷、尹兆堅卻遭政府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檢控,時間真的配合得十分巧妙。政治訊息明顯:別要再纏下去!

689 甩身,也可以正式宣布各種公職人員的利益申報制度可以摺埋。

曾蔭權為什麼要申報呢?!他為什麼要因「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成入冊?!梁振英的情況跟曾蔭權有什麼差別?!若這個case上到法庭,我相信法官可以告訴我們。不過,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不給這個機會。

梁振英有罪吧?周浩鼎有罪嗎?政府不告,但在大部分香港人的心中,答案是肯定的。歷史亦將判你們有罪!

什麼叫「百年基業,毁於一旦」,香港是一個最貼切的案例!

英國人建立的廉政公署和法治精神,讓香港市民安居樂業、積極向上。

在中共的經營之下土崩瓦解,今天你問香港人還相信法治嗎?你會得到一隻中指作為答覆。

當然,這樣的社會是不可能和諧的,政府不可能有管治威信,市民處於冷漠、悲觀的情緒,對所有的社會制度抱疑。

這樣的社會是躁動不安的,人與人之間亦會隨之失去信任。

我曾經深愛並引以為傲的香港,確實,已經不再存在!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芳心薈:《拾芳》:在垃圾堆中尋找梅姐及香港 (1605)


這些,都是真人真事。

話說2013年,梅艷芳的遺物被拍賣,至於她家中不值錢的東西,則被丟掉。梅迷看著不忍,便冒著危險,不怕骯髒,從垃圾車把這些物品拯救出來。他們最初本來只是想保留偶像遺物,但萬萬料不到,卻在裡面發現大量粉絲送給她的禮物。原來,梅迷送給梅姐的禮物,小至一個音樂盒,便宜至一個相架,甚至只是一封信一張卡,她都保存多年——就算她成名之後多次搬家,都沒有丟棄。

震驚及感動之餘,這些梅迷發現部分禮物上有送出的粉絲名字,他們左思右想,終於決定嘗試把這些禮物送到物主手上。他們在粉絲之間四處打聽,竟也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部分物主,千辛萬苦把禮物送到他們手中。

收到禮物的梅迷,有的難以置信,有的目瞪口呆,有的痛哭失聲,每個人都問一個同問題:「這些微不足道的小禮物,身為天王巨星的梅艷芳為何竟一直保存著?」《拾芳》這部紀念梅姐去世十五周年的新片,就以這些真人真事為素材,訴說了粉絲與偶像之間幾個感人的故事。這些禮物,背後都是一段段珍貴的回憶;那些回憶不只屬於梅姐及梅迷,也屬於香港一個流行文化鼎盛的黃金時代。

而除了粉絲之外,電影的另一條主線亦是真實事件改編。2003年沙士襲港,當時身為香港演藝人協會會長的梅姐發起「茁壯行動」,並舉辦「1:99音樂會」,號召全港歌星參與籌款,最後籌得二千多萬港元,幫助有親友死於沙士的不幸家庭。當她為籌款的事奔波勞碌,其實她已身患頑疾,體虛力弱,並因為哥哥張國榮的去世而傷心欲絕。

這二千多萬善款自2003年起運作五年多,幫助無數痛失至親的兒童及年輕人,讓他們得以繼續學業。當時跟梅姐合力推動「茁壯行動」的劉天蘭曾撰文道出,當年有受惠人特地去到梅姐的喪禮向她鞠躬致意。其中一個不幸在沙士疫情中失去父親的年輕人,本來頓失經濟支柱,但因為「茁壯行動」的援助,他可以出國修讀音樂,後來學成歸來香港完成他的音樂夢。這年輕人稱梅姐是他的「長腿叔叔」,《拾芳》也訴說了這個故事。

梅艷芳被香港人懷念,不只因為她是影后歌后,是天王巨星,還有一點也許比演藝成就更重要的,是她重情重義,熱心慈善,對公義執著。「不用記著我這個人,記著我做過的事便行。」梅姐去世前這樣說。她之所以配得起「香港的女兒」這稱號,是她真的愛這個城市,為這個城市著緊,她身上有著一種香港精神。而除了在台前一呼百應為香港出力,她私下疼愛歌迷,珍惜他們送給她的那怕是最不值錢的東西。許志安曾經這樣形容她:「梅姐愛歌迷是真的愛得瘋狂。」

因此,《拾芳》這部電影沒有著墨於大家都熟悉的梅艷芳輝煌歲月,電影更在乎的是那些小節:她不忘識於微時的朋友,她為一個死去的梅迷念經,她珍藏著梅迷的小禮物,她在香港最低沉的時候,為香港人打氣,做實事幫香港人。今天,香港人還有這種精神嗎?《拾芳》的全名是「芳華絕代,朝花夕拾」,讓我們在撿拾細碎的往事之際,更認識這位「香港的女兒」,更認識這個城市的美好。

*《拾芳》紀念梅艷芳逝世15周年,由胡杏兒、林德信及郭羨妮主演,將於明年1月3日上映,並於本月15、16、18及20日上映優先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陳聰:梁美芬稱律政司外聘法律意見是不負責任 歎為觀止! (731)


UGL - 梁振英

廉政公署就梁振英UGL案終於有結論,認為沒有足夠證據提出檢控。
對事不對人,既然廉署完成調查,我們應該對廉署有信心,不過,我們要提出的問題是,律政司的法律意見,是否沒有商榷之處?坊間的質疑,是否合理?
 
根據律政司的新聞稿,稱「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與UGL簽訂協議並接受UGL的款項以『不作競爭、不作挖角』。」坊間提出質疑,「戴德梁」並不是一個人,只是一間公司,究竟,所謂「戴德梁行知悉」,是哪一個負責人知悉?又或是否董事局知悉?律政司並沒有交代。
 
律政司又指,「梁振英與UGL就有關UGL收購戴德梁行的談判亦符合戴德梁行的利益」。廉署前總調查主任查錫我提出疑問,當時有另一間中國公司提出更高收購價收購戴德梁行,「收少咗,係咪對戴德梁行有損害」?究竟,律政司基於甚麼理據達致「符合利益」的結論?
 
至於沒有向有關當局申報利益的指控,律政司認為,「由於梁振英沒有利益衝突,因此沒有法律規定需要申報他在成為行政長官之前,與UGL所簽訂協議而會獲得款項的金額。」不過,在梁振英任內,UGL有競投港府工程項目,算不算構成潛在利益衝突?
 
律政司的聲明內,曾有多次出現「現有證據顯示」、「所有證據顯示」,以及「由於證據未能確立… …」,然而,「證據」是甚麼?律政司並沒有交代。
 
當然,涉及商業機構和個人私隱,律政司是否適宜詳細公開細節?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資料照片

張達明在《晴朗》如是說:

03年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中,當時調查完同樣作出結論為不檢控,但當時律政司出聲明長達17頁紙,清楚交代廉署何時完成報告交給律政司,然後律政司聘請一名獨立本地資深大律師,研究後覺得沒有足夠理據檢控。及後,刑事檢控專員仍然決定再請海外資深大律師尋求意見,如樣結論為沒有足夠理據檢控。不過,今次聲明只得結論,只有理由。
似乎,一國兩制已走樣,律政司現時處理事件方法完全不符合基本法治要求。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資料照片

不過,法律意見可以有很多不同著眼點。
梁美芬在《晴朗》如是說:

好老實講,我多次在立法會提過好多次,我不同意律政司經常要外聘,你自己做到決定,自己揹飛,不要外聘,經常外聘是不負責任!

根據律政司的說法,是否把案件外判其中一個最相關的理由為: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原來,盡量避免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是「不負責任」?

回歸21年,香港已經開始出現這種「新思維」,這是你熟悉的香港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黎則奮:香港真的已經玩完 (2135)


廉署就梁振英 UGL 事件涉嫌觸犯防賄條例,以及梁振英被指與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涉嫌干預立法會調查 UGL 事件,經已完成調查,在徵詢律政司意見後,決定終止調查,而廉署將調查結果呈交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審議,獲委員會同意毋須作進一步調查。

這個明顯是政治決定,中共決定「放生」689,證實廉署已經淪為政治工具的廢物,只會「依法」對付社會反對力量和異見者,對公然違法的權貴卻無能為力,名副其實選擇性調查和檢控。香港的法治和核心價值進一步被摧毀,所餘無幾,真的已經玩完,不應再存任何希望。我們已經無能為力,應該丟掉幻想,天助自助之人,只能自我救贖,各施各法,自求多福。

律政司其身不正,不敢公開面對公眾解釋,發表的聲明,砌詞造說,完全違反常識,根本沒有清楚解釋戴德梁行董事局是否批准梁振英收取 UGL 款項、為何 UGL 直接付款給梁振英而非經戴德梁行支付給他、為什麼 UGL 全不避嫌有一半款項在梁振英出任特首後支付,而梁振英又不申報,明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後者不予檢控又全無交代……?凡此種種,只能證明特區政府官員厚顏無恥,徹底墮落,香港目下漆黑一片,光明和希望都不再在這裡,也許還有重見光明的一天,但恐怕我們都不會看到。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