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0

【關鍵評論】黑波克:被網購打趴的日本小賣業,因Amazon充斥「某國劣質貨」獲得喘息空間 (114)

日本網購太陽眼鏡,真的要看清楚「製造國」

2020年9月,我跑步用的太陽眼鏡的鼻托部分壞了。因為已經壞到無法修理,所以只能報廢。這是我第一次用網購買的眼鏡。查閱以前的購物記錄,購買時間是2011年9月。而且報廢日的翌日正好是購買9週年,算是意外的巧合。一副太陽眼鏡幾乎用了9年,也算是夠本了。

之後,我在日本的阿馬松(Amazon)買了一副價格不貴、設計似乎不錯、而且有附交換用鏡片及精美收藏盒的太陽眼鏡。兩天後收到貨。但是開箱看到實物後,我非常失望。

一打開眼鏡盒,裡面的商品標籤印的是某強國的文字。鏡架成型粗糙,像是劣質的幼兒塑膠玩具。眼鏡本體的黑鏡片雖然可以擋紫外線,但是我測試了其他附屬的鏡片後,發現其他鏡片幾乎擋不了紫外線,完全是標示不實的劣質商品。

自己不注意,買錯了東西,也只能認命。為求不浪費,我還是會用這副太陽眼鏡。只是會設定使用次數,當平均使用成本降到了我不會心痛的程度,我就會把它報廢。

經歷了這次教訓,我在阿馬松物色下一副太陽眼鏡時,就有特別留意製造國。最後我找到了台灣製的太陽眼鏡。價格便宜,但是品質相當好。其實我以前在日本的運動用品店看到的價廉物美的太陽眼鏡幾乎都是台灣製造的。

被阿馬松打趴的日本小賣業,意外獲得喘息機會

幾年前,日本的小賣業界幾乎被阿馬松打到無法招架。當時的我甚至擔心常去的家電量販店和運動用品店,會被網購的時代洪流擊垮。不過最近三、四年,阿馬松因為出現了大量劣質商品而走下坡,讓日本的小賣業得到喘息的機會。

現在在日本的阿馬松上找運動用品、家電、服飾、生活雜貨等商品時,搜尋結果會出現很多劣質商品,而且多到讓人以為阿馬松是專賣劣質商品的平台。

而且日本的阿馬松的搜尋系統有嚴重的缺陷,如果用知名品牌的名稱當搜尋關鍵詞,系統還是會列出大量和搜尋關鍵詞完全無關的劣質商品,而且無法用排除語法過濾。這個問題的原因不明。有可能是惡質賣家把知名品牌名稱加入商品參數中來攪亂搜尋,也有可能是阿馬松把廣告商品偷偷安插在搜尋結果中。

以前這些劣質商品還可以用價格來過濾,不過最的近惡質賣家會把同一商品設成好幾種價格,讓買家不能用價格來過濾商品。妙的是,這些妨礙搜尋的商品全部都是來自某強國。

這些來自某國的劣質商品的共通特色是評價留言數異常多。少輒超過50個,多輒破千。而且評分非常高。然後賣家多半不敢明示商品的製造地和服務聯絡地址。

本來,阿馬松的普通的商品評價留言大多不會超過10個。長期暢銷商品的評價留言是有可能破50甚至破百,但是從整個市場來看,那種暢銷商品是極端少數。一般人買生活雜貨時,大多是能用即可,用舊了、用壞了就丟了。就算用得滿意,也不會特別花時間去寫評論。因為不過就只是小小的生活雜貨而已。反而是用得不滿意時,才有可能會特地去留負評,防止下一個受害者。

我自己大多是網購衣服和鞋子時才會特別留言評價。我的留言目的不是為了推銷,而是讓之後的買家在選擇尺碼時有參考依據。網購衣服和鞋子時,判斷尺碼非常難。我自己也要靠前人的留言建議來選尺碼。當我買對尺碼後,當然也要回饋一下。儘管如此,一些知名的大眾品牌的衣服和鞋子的評價留言還是不多,超過10個就謝天謝地了。這就是商品評價本來的樣子。

至於那些能用即可、用完既丟的生活雜貨,評價留言動輒破千,而且評分異常高,顯然不單純。現在我在阿馬松看到評價留言數超過50,而且都是高分評價的「平凡」商品,幾乎可以直接斷定是惡質的強國貨。不用特別花時間到檢查商品信用度的網站測試。這些異常評價幾乎都是由電腦自動生成,然後利用阿馬松系統的缺陷投稿。儘管我理解這些問題,但是我自己還是誤踩了陷阱。

以前日本的消費者喜歡用阿馬松網購,是因為阿馬松的使用介面友善,一目了然。相較之下,日本自己的雅戶和樂天購物網站的頁面貼滿了礙眼的廣告,似乎很擔心買家專心細讀商品基本資料,而且搜尋結果可能好幾頁都是同一種商品,讓買家很難比較多種商品。

這種惡質介面的背後可能有雅戶和樂天的職員當推手,所以日本的消費者對雅戶和樂天的企業印象並不好。

這幾年,某國的惡質賣家大舉侵入阿馬松後,用了很多舞弊的手法行銷,把阿馬松乾淨清爽的網購環境毀了。現在要在阿馬松上搜尋運動用品、家電、服飾、生活雜貨等,幾乎都會被惡質業者的商品妨礙,而且無法過濾。

某國業者的心態就是殺雞取卵、要死大家一起死。把阿馬松搞爛了之後,大不了再換個平台來利用。結果現在日本網路上出現了不少對阿馬松失望的聲音。

RTR1G1M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現在用Google搜尋,還必須通過「證明自己是人類」的測驗

最近,Google的搜尋功能對我的意義幾乎就只剩找官網、查店家地址及營業時間,然後偶爾用圖片搜尋功能來過濾阿馬松的商品(因為阿馬松的搜尋功能無法過濾惡質商品)而已。

我用Google搜尋其他資料時,就算加了特別的過濾語法,幾乎還是每試必敗。而且用過濾語法查幾次資料後,Google就要我做測驗證明我是人類。

幾個月前,我用Google搜尋特定時段的「福號」這個字串時,搜出來的結果全部是「符號」。加了過濾語法後,就搜不到東西了。當初我是期待搜出「羅斯福號」的相關新聞,以及其他還帶有「福號」這個字串的文章,不過Google完全沒搜出來。

當時的台灣有報導羅斯福號的新聞,Google的爬蟲一定有蒐集到這些資料。Google搜得到近24小時內的「羅斯福號」字串,但是卻無法搜到「福號」這個字串,顯然Google的AI抓字串的能力劣化了。

以前在Google上故意用奇怪的方式截取字串搜尋,可以搜出某些特定句型表現的文章。這種搜尋技巧在找文章、分析語文資料時非常方便。不過現在用怪異的字串搜尋時,Google會判定成打錯字,而且會擅自更改搜尋關鍵字。實質上就是Google自廢武功。

本來,Google搜尋引擎最大的價值是讓人能獲得網路上的集體智慧。不過文章和網頁的自動化生成技術出現後,惡質業者用程式自動化無限生產垃圾網站,把人類寫的文章埋掉。結果大部分的網路空間都被垃圾資料佔據,很難再找到真實的經驗分享文。

現在用Google找東西,基本上只會搜到網購網站、維基百科、企業官網,或是內容農場。網購網站、維基百科、企業官網都不是用來分享生活經驗的網站。內容農場的生活經驗文則是假資訊,可能根本不是人寫的。網路討論區或許有比較多人類寫的文章,不過現在網路討論區已經淪為世界資訊戰的戰場。很多文章的出發點不是良心,而是為了打亂資訊傳播。

結果在網路上搜尋別人分享的生活經驗,必須花很多心思去過濾掉網購網站、維基百科、企業官網,以及內容農場。但是過濾這些網站並不容易。因為Google的字串搜尋能力劣化,用試行錯誤的方式篩選資料時,很容易會被Google的AI判定成非人類,必須通過「證明自己是人類」的測驗才能繼續搜尋。而且最後可能根本搜不到。這就是搜尋引擎AI能力的現實。

以前在網購之前,可以用圖片搜尋開箱實物照來確認商品。不過現在用圖片搜尋商品,只會搜到廣告用的CG想像圖。現在如果要找真實照片或普通人寫的經驗分享文,用臉書或推特可能比Google有效率。不過臉書和推特的搜尋能力相當弱,而且也一樣被大量垃圾資訊汙染。

由於人類寫文章的速度比不過垃圾網站自動生成的速度,而且這個世界沒有有效的機制遏止惡質的垃圾網站生成,也無法讓這些網站退場,所以今後人類必須面對「網路世界大多數的資訊是刻意造出來的假資訊」的殘酷現實。

「即便」這麼常出現,還是顯得生硬不自然

最近幾個月,上網讀文章時常常看到「即便」這個詞。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多年前聽台灣的廣播節目時,有個節目來賓講到這個詞。這位來賓大概是覺得講「即使」太平凡,所以就改講「即便」,來凸顯他的措詞造詣,讓我印象深刻。

當時我只覺得這是這個人表達時的特殊癖好,因為我的生活周遭沒人這麼用,我讀的書籍、報章雜誌也看不到有人這麼用。因為這個詞突然插在日常的表達中會顯得生硬不自然。

不過這幾個月間,「即便」這個詞似乎有爆發性普及的趨勢,甚至到了泛濫的程度。

我看的很多文章都有出現這個詞,我甚至還看過有開頭兩字就是「即便」的文章。而且這些文章給我的印象是「努力把『即便』套進文章。」如果這個詞用得自然,我可能根本不會發現。不過這個努力過程實在太刻意,讓文章變得不自然,所以我才會發現這個詞被用到泛濫。好像不把「即便」套進文章,就得不到共鳴。

語言表現有無限多種可能性,而且有很多模糊地帶,所以表達不會有唯一絕對正確的型式。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表達習慣,在意自己的表達的人,會參考他人的表達方式,來改進自己的表達。

在文章裡用「即便」的人,恐怕是看到別人的文章裡用了「即便」,然後覺得這個詞用起來可以幫自己的文章加分,於是就有樣學樣用了起來。

我自己以前寫文章時,喜歡把句子寫得非常生硬,因為以前我看的論文的句子都寫得很生硬,所以我就覺得把句子寫得生硬會讓文章變得有深度。不過後來我發現句子是否生硬和文章是否有深度無關。生硬的句子只會妨礙讀者吸收內容而已。

台灣的論文的句子生硬,就只是寫論文的人的表達技術不夠成熟而已。以為「生硬的句子可以讓文章看起來有深度」的我,當然也不成熟。

表達會不斷進步,還在成長中的表達型式,就像是中間語言的過渡適應階段。當語言能力提升到一定的程度,中間語言就會消失。如果「即便」只是個過渡現象,再過一段期間後,或許就會漸漸消失了。特別是現在連台灣的記者都開始學著用「即便」,比較敏感的人或許會開始回避這種詞彙表現。

我自己寫文章時不用「即便」這個詞,是因為我有其他的表達手段,而且我並不覺得使用「即便」可以讓文章變得易讀易懂。不過看到一堆人用「即便」,我還是會不安。也許是我的自信不足吧。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鍾劍華:從泰國回看香港,更顯部份人的不堪 (221)


《官不官人不人》

是非在人心,不分官或民。
權勢豈能移,名位豈能淫。
正道竟如妄,歪理竟如真。
信知公議在,堪鄙謬論陳。
去取機算導,行藏利慾熏。
濫權資政暴,為惡任德沉。
看矣此時行,知矣他朝箴。
功過千秋記,榮辱百年心。
惜哉方寸地,哀矣渺微群。
官雖持作官,人已不成人。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發生很多事,令人最慨嘆的是竟然一個社會竟然可以去到如此是非不分。特別是當是非黑白是如此清清楚楚,當對錯是如此無可爭議的時候。思歪羊焗腸之流竟然可以繼續出來大放厥詞而面不改容,難免令人慨嘆香港社會竟然最短時間之內道淪喪到如此不堪!

對於某一些人,大家大致都知道他們的德性,也不會對這些人有期望,例如什麼思歪,痰餵豬、風向佳、葛假博,等等這些人;又或者好像假民主騙港聯盟那班奴才;又或如痰要沖那種永遠緊跟江湖大佬的土共。他們如何反應,會講什麼歪理,大家都預咗。到了今天,無論事物的道理是如何清楚,是非是如何明確,他們都已經沒有回頭之路了。

但往往令人感到最失望的,是理應有條件、也有理由可以講上一兩句真話,可以較為合理一點的那些人。例如部份長期得到香港人滋養,變成肚滿腸肥,肥頭耷耳的那些藝人,為何要做到這麼下作不堪?只是因為要搵食?只是因為要顧住大陸市場?

老實說,如果沒有香港人過去的支持,他們憑什麼有條件繼續搵食,他們又憑什麼去開拓大陸市場?就算要保持低調都算了,何需明顯只順着官僚及權勢的意志去講假話,甚至助紂為虐打壓香港人?香港尚幸有發哥、有葉德嫻,但為什麼這一類有社會影響力而又能夠秉持公道的藝人少得如此交關?

今天看到那一位泰國小姐及模特兒的表現,雖然只是很年輕,出道也不多久,但就連贊助合約都可以犧牲,拒絕屈服於唯利是圖的贊助商,這就更彰顯香港那些藝人的渺小及卑微了。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往往都只是藉口而已!

又例如香港那批警察,曾經一度以最高水平的專業標準作為發展目標,但只消幾年就可以完全淪為權勢的打手。過去一年多,三萬多警員多中曾經有過一個能夠表現出一點點的正氣嗎?好像一個都未見過!月前在白俄羅斯,在今天的泰國,就算在氣氛極度緊張,對立情況十分嚴重的情況下,仍然有紀律部隊表現出堅持真理的態度。香港那批警察,就可以說是「更無一個是男兒」了?

這兩天看到的另一些畫面,包括一個泰國的僧侶扣打防暴警察的車門要求他們停止,又有另一張據說是幾年前在斯里蘭卡有一位僧侶難掩內心的憤怒向警察展示粗口的手勢。香港的那些宗教界人士,特別那幾位在上位的所謂主教,有出現過這種行為嗎?似乎為政府鳴鑼開道的更多。而願意堅持講真話的,數來數去似乎只得陳日君樞機給少數神職人員。至於在香港所謂最能代表傳統宗教的佛教及道教組織,就更是不消提了,他們的腐敗就更是眾目睽睽了。除了依附權勢,他們還為香港社會的公義真理做過些什麼嗎?真的記不起!

至於香港那些高官,部份更可以說是不理賣相,明目張膽公然講假話,公然弄權,赤裸裸扮演權勢的代理人角色,迫害傳媒、迫佢香港電台、迫害公務員、迫害教育工作者而面不改容。這些人有部份曾經有往績可尋,部份人也曾經有個不錯的名聲。他們的淪落是在短時間之內,在公眾的目光中演化出來的。這一種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或者今天只以佢阿爺的角度來表現自己,不正是活生生的墮落嗎?

在短時間之內要把靈魂賣給魔鬼,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內心的險惡?始終相信人在面對自己一人的時候,不會完全不警覺到自己的邪念。古語所謂「人必慎其獨也」就是這個意思。而且,不斷出於他們口中的歪理與謬論,也根本欺騙不了香港人,他們也自知沒有多少人會上當,看來他們也不會不自知自己只是在公然講假話。可能也只是不斷在說服自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矣。

官員公然講的那一套,都是劃一的版本,都是緊跟政府公開的說法。而在私底下,當他們無可避免也要與一些相熟的朋友碰面,或者有部份仍然裝模作樣要返教會的時候,他們又有另一套較為溫和的說法。但不同的官員,這一套說法其實也相當一致。可能說就算自己不如此做,也總會有其他人做;又叫朋友圈相信,讓他們來做,已經盡量把損害降低,諸如此類,諸如此類。可見這一套也是在他們官員圈子中統一了的演說邏輯。至於他們面對自己的至親時會如何解說,就不得而知了!

但以這種方式來統一口徑,或統一認知,不是正好說明了他們期望別人認知的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什麼意思嗎?

結論只有一個,他們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能做到如那位泰國小姐的香港藝人少得如此可憐,香港的演藝文化事業不但沒有進步,還要淪落至今天的地步,顯然也是事出有因了。香港的宗教組織及部份宗教領袖的人格淪落,終於演變至今日令宗教信仰越來越失去對人心的號召力,也是有跡可尋。至於警察被市民指為黑警,做官的變成過街老鼠,縱然令人感到有點慨嘆,但其實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CUP】Billy Tong:外交爭議:在德國遙控管治泰國的泰王 (328)

圖片來源:路透社

泰國示威愈演愈烈,10 月 15 日,政府頒佈「嚴重」緊急狀態令,但翌日曼谷巿中心依然聚集大批示威者堵路,要求總理巴育下台、解散國會、修改憲法及改革王室,最終政府出動水炮車驅散示威者。這一輪泰國示威,牽連遠在歐洲的德國,醞釀一場外交風波,事緣泰王長居德國,並遙控主理泰國政事,涉嫌違反德國的簽證規定。

現任泰王哇集拉隆功,在 2016 年登基後,一直被指揮霍無度,縱情聲色,今年 4 月更不理民眾反對帶著妻妾 20 人到德國避疫。「經濟學人」形容哇集拉隆功希望把泰國帶回君主專制的年代;「德國之聲」指出他逐步爭取更多實權,例如把兩支軍隊收歸到王室管轄之下,又把本來由立法機關打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王室財產,重新交由自己掌管。

然而諷刺的是,哇集拉隆功一邊希望攬更多實權,一邊卻長居外地。「德國之聲」報道,自 2007 年,他就一直長時間居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並在湖邊小鎮圖青(Tutzing)擁有一座大別墅。最近,哇集拉隆功和一眾愛妃喜歡旅居加米施-帕滕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的星級酒店 Sonnenbichl,享受阿爾卑斯山美景。據悉,泰王的 15 歲兒子,也在巴伐利亞讀書。

9 月 26 日,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在泰王經常居住的圖青別墅前示威。 圖片來源:路透社

泰國示威者批評泰王長期旅居德國,並且花耗大量公帑;有旅居歐洲的泰國人嘗試要求德國政府正視問題。在 2010 年後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伊姆普拉塞特(Junya Yimprasert),近年就時常狙擊泰王。她向「德國之聲」表示,哇集拉隆功顯然不只是一名旅客,他在德國期間依舊干預泰國朝政。她時常與德國非牟利組織 PixelHELPER 合作,希望推動泰國變革,也在德國聯邦議院和 Sonnenbichl 酒店等地高掛反泰王標語。

近日,伊姆普拉塞特向德國總理默克爾和聯邦議院議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遞交請願信,希望德國政府能採取行動。德國政壇也不滿泰王在德國的行為,綠黨議員施密特(Frithjof Schmidt)表示,哇集拉隆功以私人身份申請簽證留德,也透過泰國大使館取得外交特權。可是,2019 年,他禁止烏汶叻公主參選,又時常接見泰國政要,明顯是政治活動。

施密特認為哇集拉隆功違反了簽證規定,德國政府應該嚴格執法。10 月 7 日,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接受綠黨議員質詢時回應指,任何人都不應在德國國土,處理泰國政治事務;如有違例者,政府會作出必要行動。德國外交部早前表示,他們已多番就事件聯絡泰國大使,泰國大使回應指泰王只是以私人身份留德,泰國政務由總理巴育主理。

施密特在議會質詢馬斯,問及只要泰國軍方繼續阻礙當地民主化,德國政府會否運用影響力,促使歐盟停止與泰國進行自由貿易談判。2014 年,泰國爆發軍事政變後,歐盟一度中止貿易談判,但在去年大選過後,巴育變成以民選總理身份執政,就決定重啟談判。馬斯回應指,中止談判是其中一個可行方法,但政府傾向從外交渠道與泰方討論局勢發展。

而據「日經新聞」報道,哇集拉隆功在 10 月 10 日返抵泰國,這次逗留時間長一點,至少留到 10 月尾出席泰國國立法政大學的畢業禮;「德國之聲」就估計泰王只會逗留數星期。也在此時,他遇到了泰國近年最大型的反王室示威,要直接面對人民的怒火。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10-19

【立場新聞】Pazu 薯伯伯:我被 Facebook 禁言! (538)


這幾天在臉書專頁上貼了不少關於泰國的消息,今天再轉發時,卻驚訝地發現,我的 Facebook 戶口居然被禁言了!

之前西藏作家及異見人士茨仁唯色被禁言,Facebook 聲稱是「版權問題」,當時唯色明言根本就沒有轉發違反版權的影片,卻被禁聲。

現在我貼一些關於泰國抗爭的消息,當中有些泰國明星在 Facebook 或 Instagram 的截圖,做了一些翻譯,昨天我用泰文寫了一段簡單介紹,教泰國人如何使用 VPN 來規避泰國政府的網絡禁制。然後,在毫無先兆下,我就忽然被 Facebook 禁言了?

我回顧一下這幾天的發文,當中提及的消息包括:

👉 泰國警方禁止部份媒體運作
👉 用泰文向泰國人介紹 VPN 使用方法
👉 轉發泰國明星為抗爭者發聲的消息,加入中文翻譯
👉 提及泰國抗爭者使用 Telegram 的情況
👉 提及泰國抗爭者築成人鍊,運送頭盔的情況
👉 轉發泰國人要求國際聲援的消息,這篇帖文的所觸及的人數超過一百萬

至於哪一篇文章觸及了 Facebook 那條不知在哪裡的紅線,實在不知道。

Facebook 禁止香港人為泰國人發言,完全不用給出任何理由,簡單一句:「為防濫用,我們暫時限制你的戶口。」我不同意嗎,就只能按一下「不同意」,沒有任何其他上訴機制,這就算數。

不知 Facebook 對我的禁制何時結束,但看著 Facebook 站在政權一方,藉詞所謂的「人工智能」、「系統自動運算」之名,來協助政權打壓人民的聲音,實在不寒而慄。

此時此刻,就先用其他渠道把消息發放開去。

 

作者 Patreon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讀者投稿:不要精英只要奴才 (365)


你有試過對工作不滿嗎?試過對公司政策不認同嗎?甚至對上司的做法有意見?若有一天你老闆告訴你,有不滿或意見便是解僱你的原因,你接受嗎?如果你私下和同事討論,或發表個人意見,甚至有機會被起訴,你害怕嗎?如此荒謬的事情,並非發生在遠古時代,而是今時今日的香港!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建議絕大部分公務員透過簽署聲明方式,確認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至於高級公務員,則需要通過宣誓方式確認。他指出公務員是特區政府的骨幹,在政策蘊釀過程中,應將想法暢所欲言地表達出來,但當政府有政策決定,公務員則要一心一意做好推動和宣傳政策的工作,不適合公開唱反調。他又指公務員必須擁護《基本法》,不應發表引起公眾誤會、衝突的言論,違者將按機制處理,並會施加適當懲處,嚴重更有可能被撤銷職務。就算在社交媒體或私人渠道發表言論,即使其帖文設定是私人,惟被公開後亦有可能視作違犯宣誓。他重申縱然該人士未有發表公開言論之意,惟其言論有可能招致社會影響或質疑,亦有機會觸犯規例。

不要精英只要奴才

由以上所見,成為公務員後,便需盲目支持政府,就算有任何惡法臨到,都不能表達不滿,更不可參與任何示威或反政府遊行。那麼政府是需要精英嗎?能成為精英必有自己的思想及意見,又怎會願意盲從呢?似乎政府如此舉動,彷彿向大眾宣告,他們不要精英,只要奴才!

一切都是政治考慮

由往年反修例運動開始,政府任何舉動,都跟政治有關,如表面防疫的「限聚令」,明顯是壓制示威運動的手法;另外本來在 2020 年 9 月 6 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因疫情關係,為免人多聚集,將押後至 2021 年 9 月 5 日才舉行,但政府卻在這時間舉行全民檢測,共有百多萬人參與,似乎投票是高危,全民檢測卻是安全!當立法會沒有選舉後,此刻又倡議港人可在內地投票,不用回港,在佔大多數建制派的議會內,此政策相信必會通過,除了加添選舉變數外,亦令監察困難,公平公正受到質疑!

自往年區議會選舉後,建制派大敗,政府清楚知道人民反政府的情緒,所以選舉押後絕對是一個政治決定,但最叫人意外,竟然在內地投票這點子,其用意未免太明顯吧!政府還狡辯其他國家都有境外投票的例子,這說法是不錯的,但為何只計在內地港人呢?那麼在歐美工作的港人呢?還有世界各地的港人呢?為何政府不關心他們的投票權呢?因為反對派支持者,大多數都不會長居內地,明顯此舉只令建制派增加票源,這不是政治考慮又是什麼呢?

相信大家都不會對這個政府,帶有任何期望,除了自求多福外,實在沒有更好對策!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蕭家怡:我們與泰國的聯繫 (235)


這兩天,看著泰國示威現場的相片,情緒很難不被牽進去。

一來是因為畫面太熟悉 — 標語、雨衣、護目鏡、安全帽、傘陣、鐵馬、水炮車、藍水、封鐵路站⋯⋯本來以為已經驅趕走的惡夢、安放好的情緒,一下子又湧了回來。同樣的雞蛋,對抗不同的高牆,在記憶上、理念上,早是共同體。

但除了熟悉的畫面外,作為在澳門成長的人,對泰國其實尚有多一分連繫。這種連繫不是建基於我們有多常往泰國旅遊、或是泰國旅客為澳門旅博業有多少進帳(雖然兩者都是事實),泰國與澳門的連繫,其實早在生活當中。

以我為例,身邊就有好些泰國華僑同學、朋友;印象中,他們每年都會隨父母回泰探親數次,何以我會有此記憶?因為每次回泰後,他們總會為一眾同學仔捎來些炸蝦餅、椰子糖等,大家吃得不亦樂乎。其中一位同學更是居於有「小曼谷」之稱的荷蘭園,每次到其家中玩耍,隨其走過那些泰菜館、泰國雜貨店時,都不難感受到他們之間的鄉里情誼。

小城之內,確實有不少泰國的影子:那些泰菜館、那些年復年在舉辦的泰國文化節、那個已如地標的四面佛,還有那些在你我當中的居澳泰僑、泰僑二代,不都證明了兩地的聯繫嗎?

沒有人是孤島。港澳兩地多年來作為中轉站、交換中心的角色,也令我們很難和世界上其他地方隔絕。然而,除了餐桌上的明爐富貴魚、芒果糯米飯;旅遊筆記上的必到景點、打卡照外,也許我們都是時候去真正認識一下當地發生的一切,畢竟在全球浪潮下,很難有人能只作壁上觀。

願泰國民眾一切安好,#StandwithThailand。

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10-18

【眾新聞】盧子健:施政報告急剎停:林鄭地位「超然」卑微 (168)


香港行政長官的地位是否「超然」?在回歸初期,他在香港並不超然,但在中國官場卻是。到今天,她在香港和內地都沒有地位,如果説是「超然」,在香港是超級的犯眾憎,在中國官場是「超然」的卑微。

林鄭月娥弄到香港特首的地位在今天中國官場中如此「超然」的卑微,是她咎由自取。EYEPRESS照片

林鄭月娥本應在剛過去的星期三發表施政報告,臨門一腳急剎停,完全暴露她在中國官場的卑微地位。施政報告急剎停應該不是因為林鄭要出席深圳特區四十周年紀念大會。如果這是原因,施政報告推遲一個星期發表便成,不必推遲到十一月或者更遲。
 
林鄭自己對推遲發表施政報告的解釋是,因為有一些政策涉及與內地部門的合作,因此會在十月底到訪北京與有關部門商討,之後才能敲定施政報告。根據這種説法,主動權是在林鄭手上,其實完全不可信。如果實情如此,她一早便可以宣布施政報告發表的時間會比慣常時間遲,也不會到現在都不敢提出發表的確實時間。根據事態發展邏輯而達致的最合理推論,就是林鄭的施政報告被叫停。她完全處於被動。

林鄭面對香港人不可一世,但施政報告被叫停顯示這只是裝腔作勢。她在中國官場的政治地位,比過去的特首差,甚至比內地的地方首長差。第一,她連自己發表的施政報告也沒有自主權,要交給上級審批。第二,上級不滿她的報告初稿,並沒有一早跟她好好商量,而是到最後時刻才傳達否決的訊息。這不單是打她的臉,而且還要公開打,公開的羞辱。

問題是,為什麼內地官員要公開展示林鄭的卑微地位?有幾個可能。
 
第一是這是做給香港人看的。訊息是:你們的特首並沒有自主權。中央現在全面管治香港。香港人不要再幻想。不過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一早明白這個現實,如果內地官員真的為此羞辱林鄭並無必要。
 
第二是林鄭的施政報告初稿的內容在內地官員眼中實在太差勁,必須作出重大修改,並且要公然羞辱,給她一個教訓。林鄭的政治智慧、判斷力以及人際關係都是低班,得罪內地官員毫不為奇,因此而受教訓也是正常。
 
第三,也是我認為可能性較大的原因,是由於「全面管治」,香港與內地的政治關係已經出現根本的變化。全面管治令內地不同的權力系統與利益集團介入香港事務。這些系統和集團都覬覦香港這一塊唐僧肉,因此特區政府的施政要滿足它們的需索。正因林鄭的政治智慧有限,她可能跟不上政治形勢,她亦沒有能力和政治技巧「照顧」內地「方方面面」的利益。施政報告初稿在內地各權力系統及利益集團傳閲時被批得體無完膚並不為奇。小修小改不是出路,林鄭要往北京跑一趟,親身聆聽各方面的指示。在這一刻,她自己也沒有把握可以協調好這些利益糾葛,只能夠説「爭取」在十一月內發表施政報告,其窘困之情,真的超然!

在「全面管治」的大勢下,內地不同的權力系統與利益集團介入香港事務。美聯社
 

內地不同的權力系統和利益集團不介意把林鄭的無能公諸於世,也有其策略作用,就是讓眾所周知香港政府再不是香港的權威機構,香港親政府陣營的各方面勢力可乘勢而起爭取自己的利益。最近一段日子,親政府陣營的政客、媒體、商家紛紛私下和公開批評林鄭,客觀效果是清除她如果還擁有的殘餘政治能量,迫使她滿足他們的利益需索,亦為下一屆特首選舉拉開序幕。
 
林鄭在中國官場的「超然」卑微地位,是咎由自取。香港人不會同情。但因為她的卑微,香港的利益不斷被犧牲,而與此同時她還對香港人裝腔作勢,頤指氣使,香港人又怎能容忍呢?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TNL 編輯:法國老師展示穆罕默德諷刺漫畫遭斬首,事前曾建議穆斯林學生「暫時離開教室」 (120)

(中央社)法國一名國中歷史教師因曾在課堂上展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諷刺漫畫,昨(16)天慘遭斬首,警方隨後擊斃歹徒。總統馬克宏(Emmanuel Jean-Michel Frédéric Macron)晚間表示,恐怖份子攻擊教師等於攻擊整個國家。

這起悲劇發生在巴黎西邊郊區孔弗朗(Conflans-Sainte-Honorine)一所學校附近。傍晚5時左右,孔弗朗反犯罪小組接獲通報,發現一名行跡詭異男子手持刀子在學校附近遊蕩。

警方到達現場後,「具有攻擊性與威脅性」的嫌犯拒絕將武器放下,在對峙後遭警方擊斃。警方隨後在附近發現遭到斬首的教師。

嫌犯被擊斃前曾高喊「真主至大」,馬克宏:攻擊老師就是想攻擊法國

目前所知,嫌犯18歲,出生於莫斯科。他在被擊斃前曾高喊「真主至大」。案件已往「與恐怖行動有關的暗殺」以及「與恐怖犯罪行動相關之惡行」方向偵辦。

16日晚間9時,法國總統馬克宏抵達當地,會見該校教師。馬克宏在現場表情嚴肅地向媒體表示:「一位公民今天遭到殺害是因為他的教學,因為他教導學生言論自由、信仰與不信的自由。我們的同胞是伊斯蘭恐怖份子攻擊的受害者。」

他說:「今晚我要向法國所有教師表示,我們和他們站在一起。整個國家今天、明天,都會站在他們的身邊保護他們、捍衛他們,讓他們能執行他們的工作。」馬克宏強調:「若恐怖份子要攻擊的是老師,那他想攻擊的就是法蘭西共和國、啟蒙之國,以及讓孩子成為自由公民的可能性。」

請穆斯林學生「暫時離開教室」引起殺機?

法媒指出,受害者10月初向班級展示穆罕默德諷刺漫畫後,就受到學生家長的恐嚇,甚至曾為此向警察局報案。這些學生家長曾向校長要求解聘該名教師,「褻瀆」的消息可能因此就傳到當地宗教派系耳中。

媒體報導,嫌犯在殺害教師後,還把被害人的照片上傳推特,並寫道:「致馬克宏,異教徒的領袖,我已經處決了你一隻膽敢藐視穆罕默德的地獄之犬。」嫌犯的帳號已被停權。

《紐約時報》報導,在攻擊事件發生前有一支影片在Youtube上流傳,一名身份不明的教師要求13歲的穆斯林學生離開教室,因為他接下來要拿出來的照片可能會嚇著他們。穆斯林家長在影片上質問說,「為何有如此明顯的敵意?為何一名歷史老師在13歲學生前的行為舉止是如此?」

另一位孩子也在該名教師課堂上的家長Carine Mendes則提供了不同的看法,她形容老師是個非常貼心的人。她說老師建議不想看到穆罕默德漫畫的穆斯林的學生暫時離開教室,並要求還留在教室的同學不要告訴他們的穆斯林同儕,避免冒犯到他們的信仰。

該名教師事後有向學生道歉,校長也寄了電子郵件給家長企圖釐清事情的經過。但校長也說該名老師請學生暫時離開教室的建議,顯然敏感度不夠。「原先無意冒犯到任何人,結果卻仍有冒犯到學生的機會,這名老師還是冒犯到了學生」,這是校長電子郵件裡的其中一段話。

教師工會與政治人物紛紛發聲,教育部長:面對伊斯蘭恐怖主義,團結與堅定是唯一答案

全國國中及高中職員工會(SNALC)隨後發出聲明指出,「我們的同事遭到殺害,只因為他執行了他的工作:教學」。工會表示,將持續關注這起案件,並要求還給受害教師一個公道。

全國中等教師工會(SNES-FSU)則呼籲全國中等教育工作者今(17)天上午11時為受害者默哀一分鐘,以紀念被殺害的教師,並支持他的同事、學生、家屬與親友。

一名學生家長向費加洛報(Le Figaro)表示,在他兒子口中,這名教師非常友善、親切,當受害教師展示諷刺漫畫時,有請穆斯林學生先到教室外,「但我兒子說他這麼做是出於善意,為了保護他們,不讓他們覺得難過,不是為了批判他們」。

許多政治人物都在第一時間發出貼文表示震驚與哀悼。教育部長布朗凱(Jean-Michel Blanquer)在推特上表示,「今晚,遭到卑鄙殺手攻擊的是整個共和國,面對伊斯蘭恐怖主義,我們的團結與堅定是唯一答案」。

左翼「不屈法國」(La France insoumise)領導人梅蘭雄(Jean-Luc Melenchon)寫道:「可恥的罪行!殺人犯自認成了他口中的神。他污衊了他的宗教。」

極右派領袖雷朋(Marine Le Pen)則說:「我們是在法國,無法容忍如此程度的野蠻。」

前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寫道:「現在共和國以及學校再次成為伊斯蘭恐怖主義的目標。比起過去,我們現在更需要團結一致,來面對野蠻行徑和愚昧主義。」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楊士範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