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8

【立場新聞】林超英:疫情一周回顧 — 香港努力有成績,但危機逼近 (598)


過去一星期香港累積確診總數升了一倍,有些人覺得氣餒,我想告訴大家,我們香港人的努力,其實避開了可能出現的嚴重危機。

截至上星期五(3 月 20 日),由於前期大量港人從海外疫區歸來,染病人數一度以約三天增加一倍的速度上升,外推兩星期(4 月 3 日)可達一萬(附圖 A 線)(註 1),如果情況真的出現(紐約出現了),則醫療系統今天已經差不多超負荷了,幸好一星期以來各方大力呼龥,全港市民(除了少數例外)通力合作,主動多留在家,加大社交距離,成功大幅抑制病毒的傳播,把倍增所需時間延長至一星期左右,形勢得以緩和,最新外推數字 4 月 3 日原本的「一萬」調低到 1,100,兩星期後(4 月 10 日)為 2,300(附圖 H 線)(註 2),問題沒有徹底解決,但最低限度我們爭取多了時間去籌劃應對。

由「一萬」降至「一千」量級,是幾乎不可能的事,香港人一星期之內做到了,我們要給香港人大力鼓掌。

我們不能自滿,因為香港隔離病房只有約 1,400 張,就算一星期只是倍增一次,兩星期內也會爆棚,醫療系統是頂不住的,我們需要再擠出多點氣力,再創一次奇蹟,爭取把外推累積總數向下壓,最終能夠不超過 1,500 至 2,000 就最好了。

聚焦香港之餘,我們需要保留寬闊世界觀,意大利、西班牙、德國和法國仍然水深火熱,幸好確診數字倍增天數稍有延長,美國和英國屬於爆發初期,以約 3 天倍增速度上升, 兩國後續情況要看人民怎樣應對了,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土耳其,疫情正急劇惡化,是漏網新聞,因為不是西方傳媒的關注重心,所以被世人忽略了,我們的世界觀被西方傳媒控制,這是一個例子。

說回香港,我們至今的抗疫成績世界第一(香港曲線在附圖最底部),但是最大的危機「醫院爆棚」仍在前方不足兩星期之處,必須咬緊牙關,斬斷病毒傳播鏈。

 

註 1ㅤ《草雲居》2020 年 3 月 21 日:幾何級數爆發:萬人染疫原來離開我們只有半個月
註 2ㅤ《草雲居》2020 年 3 月 27 日:確診數字每星期倍增 — 兩星期內可能逼爆隔離病房

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3-27

【端傳媒】鄭美姿:專訪香港名醫黎青龍:2019之後,香港人有口難言 (450)

黎青龍的所有訪問,遠至二十年前,近至眼下這個月,幾乎都有以下一段開場白:他3歲讀小學,9歲念中學,16歲就獲校長推薦入讀港大醫學院,21歲時以第一名畢業,之後開始執教鞭教授醫學生。他專研乙型肝炎,幾次發現新藥治病,是全球的肝病權威。 下筆的題材。黎青龍風騷一輩子,向來直腸直肚有碗話碗,這次訪問他卻連連嘆氣,講得最多的兩個字是「痴線」。隔住三層質地的外科手術口罩,這條青龍有如潛行水中,聲音就像一塊磨沙玻璃:「有好多嘢,唉,你可否寫得隱晦一點?你明啦,人哋(人家)都會明⋯⋯不如你寫我:有口難言。」

71歲的他,72歲生日未到。他說在香港活了這麼久,卻在去年才真正認識香港人;但也是去年開始,他自覺有口難言。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病毒源自德國 (747)


中國把病毒源頭推給美國踢到鐵板,就急急轉軚,趙立堅也把美軍播毒論的推文刪除。

不過,把病毒源頭推莊的宣傳意向沒有改變。官媒引述意大利醫學專家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的話,指新冠病毒源自意大利。《羅馬日報》24日刊登雷穆齊專訪,他指中國傳媒歪曲他的話,他原話是說,部份醫生在他們注意到中國爆發疫情之前,已在意大利發現有人染上這種病。也就是早在去年11月,病毒已從中國傳入意大利。但他沒有說「武漢病毒源自意大利」;這是中國「徹頭徹尾的政治宣傳」,他重申根據基因研究,毫無疑問,病毒來自中國。

有網民留言說:「猜猜下一個最初爆發疫情的國家是哪個?英國?法國?德國?」你以為這是笑話?竟然料不到下一個栽誣就是德國。

去年9月德國總理默克爾曾去武漢,參加德國汽車配件公司的新工廠啟用禮。這個公司後來出現了德國零號病人。近日大陸網頁又出現了德國陰謀論,指德國的一間P4實驗室在前年開張,因此是默克爾的訪問團隊把病毒帶去武漢的。還發出天問:是為了給世界設局,讓德國恢復希特勒時代的輝煌嗎?

這個完全沒有提供證據的陰謀論也太離譜了。實在很難明白,中共黨嚴密操控的官媒網媒,為甚麼要製造這麼多假消息?除了到處樹敵、自找麻煩,究竟對中國的形象和外交關係有甚麼好處?

可以想到的唯一理由就是急急要為中國闖下的全球大禍卸責,大陸的話語叫「甩鍋」。因為這個百年未見的全世界流行的病毒,對人類的禍害真是非同小可。到昨天為止,全球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升至逾47萬人,逾2.1萬人死亡,超過30億人受禁足令所限。全球蒙受的經濟損失是無法計量的天文數字。

網上流傳一個多月前,已有印度科學家指出,這種病毒若說是由自然生成,那麼需時一萬年;接着全球許多科學家都基本論定武肺病毒不是自然演化而來,而是在實驗室動物身上培養形成,俄羅斯官方文件也暗示病毒是組合而成。先不論病毒傳播是意外洩漏還是故意投放,研製這種可以造成大規模死傷的病毒本身,就違反了《禁止生化武器公約》,是反人類罪!

武漢P4實驗室的研究員石正麗連忙說,「用生命擔保」病毒不是由武漢P4實驗室洩漏。但沒有人直接說是哪裏洩漏的呀?何以「此地無銀三百兩」呢?2月中,習近平在一個講話中特別提到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怎麼這麼巧?接下來就是一次一次地把毒源推給美國、意大利、德國。本來各國正忙於抗疫,還來不及究查禍源,卻因為中國的這種栽誣而不得不回應了。

在栽誣美軍播毒的網文後,有大陸網民留言:「內部人士透露,中共原來計畫使用這種病毒解決久拖無解的香港問題,將病毒傳播到香港,當地民眾就不敢集會遊行了,反送中運動自然也就結束了。但是該計劃在執行過程中失控,在武漢擴散,先把自己害了。」

在病毒源自德國的網文發布後,有大陸網民寫出這樣一段文字:「最大病毒起源德國,中間宿主俄國,經北大圖書館洩漏,爆發於上海,有人稱可防可控,邀請超級傳染者到廣州,病毒在井岡山和陝北發生多次變異,最終肆虐神州大地;70年沒有特效藥,鄧小平主張改革開放,雖然暫時控制疫情,但毛病未除,積習難改,病毒基因經過重組,再次引發大面積災情!」

這就是源起於德國人馬克思、恩格斯的肆虐全球一百多年的病毒。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CUP】陶傑:瘟疫摧毀了「全球化神話」 (1273)

3 月 24 日的紐約街頭,人流受疫情影響明顯減少。 圖片來源:路透社

武漢肺炎釀成全球瘟疫,完全摧毀長達二十年之久的「全球化」神話。

中國嘲笑美國和西方浪費了兩個月時間。此一論證倒是沒有錯。武漢肺炎 1 月中全面爆發,1 月 23 日武漢封關,歐美等國隔岸旁觀,當是一場普通的流感;即使是瘟疫,也只是亞洲人的基因瘟疫,認定不會波及西方。

其時堂堂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德國總理,總部在比利時的歐盟,似乎忘記了他們二十年來掛在嘴邊、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叫做「全球化」。

甚麼叫全球化?西方自己有大量理論:甚麼蝴蝶效應、多米諾骨牌;或 1929 年華爾街崩市,也迅速波及歐洲德國銀行破產,崛起了納粹希特拉。此種災難小事化大的連鎖先例,西方怎會不知失覺?

明明大把智庫,大量智囊、專家、學者。武漢肺炎在中國席捲兩個月,一批傻蛋眼巴巴的在看戲,以為病毒只在中國境內,不會外溢。

其間還向中國捐獻口罩,武漢肺炎不只令世界經濟停頓,而且令全球化的精英大腦正常活動,停頓了兩個月。

終於意大利雞飛狗走,西班牙屍橫遍野、英國停擺,美國加州和紐約州,東西岸開始爛掉。

美國感染過萬,洛杉磯海港封關。洛杉磯是美國入口貨品高達四成的必經之地,全州的工作人口,一成倚賴於運輸業。加州一爆發武肺,即刻有一百萬人領取失業救濟金。

華爾街金融界也完全沒有料到兩個月後會如此嚴重。無論兩個月內中國應付疫症的手段如何粗暴,甚至醜陋,西方犯的最大錯誤,是以為此疫症與己無關。

但即使瘟疫有種族主義的辨識能力,只攻擊黃種人,中國的數據也應該令西方的所謂精英一早驚醒:因為武肺,中國工業產量下跌 3.5%、服務產品下跌 13%,製造業蒙受打擊最大,暴跌超過 15%。此外,中國的汽車製造業今年頭三個月估計下跌 32%,零售業下跌 23%,出口減少 17%。

既然是全球化產業鍊的製造中心,中國的一切怎會與西方無關?到全國封關,經濟滑坡,中國下令即刻復工;而病毒已轉移西方,輪到歐美各自封關封城,各自滑落。

這時中國即使以行政命令保住經濟穩定,強行復工,訂單大量流失,早已無工可開。

如英國的 Peacocks 已經向孟加拉國一間牛仔褲生產廠,取消近 14,500 條牛仔褲訂單。孟加拉國出口下跌一成,或造成全國失業人口超過 400 萬。

孟加拉如此,中國又如何?一場瘟疫,先摧毀中國的生產力,繼而再破壞西方的購買力。橫跨太平洋一條市場產業供求鏈,硬生生斬斷。

且不說無數餐廳、酒店、航空公司、百貨店紛紛關門,其中的消費服務業人口,正將數以百萬計的人淘汰出就業市場。

這樣的結果是甚麼?就是 1929 至 1933 年的全球大蕭條。

美國即刻減息量化寬鬆 2 萬億救濟,比起 2008 年金融海嘯的 7 千億暴增。但金融海嘯時期,美國人可以出外消費,餐廳酒吧,人命安全。

3 月 24 日,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高速公路一片寂靜。 圖片來源:路透社

現在是你每家每戶,即使如羅姆尼(Mitt Romney)建議,向全美國公民人人塞 1 千美元,政府也是宣佈:最好安在家中,不要外出。平民有了現金,這些錢也救不了病毒造成的一片廢墟。

那麼幾時可以外出消費?好似中世紀的黑死病,沒有人知道瘟疫幾時結束。

因此唯一方式,就是全球強制大停擺:二百多個國家,由某月某日零時開始,全部封關,令地球之上 77 億人個個留在家裡,人造衛星下瞰,全球每一個城市村鎮,街上空無一人,為期 30 日。

其間各國政府可向全國津貼屋租和水電開支,只准醫院醫護人員正常上班。軍隊則全副防護衣,負責輸送食物,貧窮家庭可以免費,中產階級半價購買。

這個月內全球的打工仔停止支薪,業主不收租金,僱主不發放糧餉,全球行動嚴格一致,損失有限,令病毒枯死在無人的空氣中。

捨此之外,別無他法。

聯合國據說是個世界政府,有此權力否?歐盟又是個大一統的聯盟機構,有沒有這樣的統攝力?所謂全球化,有大量跨國組織,這些機構平時跨境開會出席論壇的精英誇誇而談,真正需要行動時,個個沒有魄力,而且全球各國政府,各有官僚系統,各懷鬼胎,不可能有一個強力的聯合國成為臨時世界政府,指揮全人類渡過滅亡難關。

中國的瘟疫為全球帶來最大的功德,就是令「全球化」的謊言徹底破產。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程翔:舉國造謠的劣根性 (1364)


2020年剛開始,即發生武漢肺炎肆虐中國,繼而溢出國門,奔向世界,成為國際社會大災難。本來,病毒的存在、繁衍、散播,本身是自然界一個常見的現象,而且也不受國界約束,任何國家都不可能保證自己不會成為某種病毒的發源地,任何心智正常的人也不會特別責難產生病毒的國家,因為這是自然界的常態。今次疫情從中國武漢首發,如果中共低調地集中抗疫工作,或者稍稍表示歉意,就會獲得世界的同情和支持,而人們也不會想到要去追究它的責任,更不會造成嚴重的國際關係事件。可惜中共對自己因為早期隱瞞疫情令病毒氾濫全世界給國際社會帶來嚴重災難這一事實不但毫無內疚之意,反而高調地表示「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註1】,本末倒置,這就使人十分反感。

領導人就自己的糗事向國際社會表示歉意,是一個負責任的表現而絶不是懦弱的表現。17年前「沙士」事件時,胡錦濤坦率地說,「當幾千名同胞遭受非典威脅的時候,當上百名同胞死於這個疫病的時候,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我心急如焚。如果不能有效地遏制疫情,使其氾濫開來,甚至擴散到國際社會,那麼作為中國的領導人,我們對不起13億中國人民,也對不起世界各國」【註2】。這樣一個答覆,才是真正負責任的態度。所以,當年國際社會也沒有對中國有任何責難。

17年後,對於同樣是發源於中國的武漢肺炎,習近平卻採取截然不同的傲慢態度。為推諉責任,他不惜製造謊言謠言,使到大家十分反感。
下面我們可以看看中共是如何造謠說謊的。

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造謡說美國借軍運會在武漢播毒

2020年3月12日,剛剛上任不久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有「戰狼」之稱的趙立堅在推特上發問,「美國的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有多少人感染?」緊接著,趙立堅提出大膽的假設「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要求「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趙在沒有提出任何根據的情況下信口開河,公然造謠指斥美國播毒,造成嚴重外交事件。

翌日(13日)美國國防部新聞秘書法拉赫(Alyssa Farah)反駁稱:「中國共產黨選擇散佈有關COVID-19病毒起源的虛假和荒謬的陰謀論,指責美國軍方人員,這是中國的政治宣傳」。同日,美國國務院召見了中國駐美大使,就上述言論表達抗議。美國東亞地區最高外交官斯蒂爾威爾(David Stillwell)向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做出了「非常嚴厲的表態」。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美國國務院官員向路透社表示,中國「引發了全球流行病後並沒有告知世界,而如今正試圖轉移批評的聲音」。這位官員表態稱:「傳播陰謀論是危險和荒謬的。我們想告訴中國政府,為了中國人民和全世界的利益,我們不會對其視而不見」。

除了美國第一時間予以駁斥外,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也不得不承認這種謊言是「瘋狂的」。下面筆者節錄他在3月17日接受美國 AXIOS 和 HBO 聯合節目的採訪,就新冠肺炎疫情回答記者喬納森・斯旺(Johnathan Swan)的提問。

斯旺:大使先生,面對公共衛生危機,以事實為基礎開展對話非常重要。您在2月9日在《面向全民》節目(按:指 CBS 節目 Face the Nation)採訪中說散播病毒來自美國軍方實驗室這樣的「瘋狂謠言」十分危險。大使先生,您知道是誰在散播這些瘋狂的陰謀論嗎?

崔大使:我認為這是始於美國的。你看了我接受《面向全民》的採訪,我們談到這裡有人散播瘋狂言論。

斯旺:是的,您當時說:「還有人說這些病毒是來自美方軍事實驗室而不是中國的,類似的瘋狂言論我們怎麼能相信?」

崔大使:這是我的一貫立場。我當時這樣認為,現在依然這樣認為。對於這個問題,當然我們最終要找到答案,揭開病毒的來源,但這是科學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記者來進行揣測的,因為這樣的臆測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而且非常有害。為什麼不讓我們的科學家來完成他們的專業工作、並最終告訴我們答案呢?

斯旺:大使先生,很高興聽您這麼說。因為事實上,是你們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趙立堅在散播病毒來源於美國實驗室的陰謀論。他有相關證據嗎?

崔大使:也許你可以去問他。

斯旺:您問他了嗎?您是大使。

崔大使: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國國家元首和中國政府,不是某個具體個人。

斯旺:他是代表中國政府發言嗎?是趙立堅還是您代表中國政府發聲?

崔大使:我是中國駐美國的代表。

斯旺:好的。所以我們不應該從字面上去聽他的話。儘管他是發言人,我們也不應該認為他的話代表中國政府。

崔大使:你可以對別人的話進行解讀。我無法也沒有責任向你解釋所有人的觀點。

從以上對話(稿件文字由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提供)可以看出,崔天凱認為趙立堅的陰謀論指控很「瘋狂」,而且從側面指出趙立堅並不代表中國,他才是中國的代表。

二)中共解放軍高級軍官公然造謠說武漢病毒是美軍生物武器

2020年3月11日,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軍事戰略教研室教授梁芳發表一條微博,聲稱援引美國《華盛頓郵報》3月10日的報導,在美國召開的最高級別的「國安會議」上,國務卿蓬佩奧說:「作為一種新型攻擊武器,『冠狀病毒』體現了它強大的威力,在無形中,極大消耗了對手的國力,是美國21世紀最強大的秘密武器」。據梁芳稱:國防部長埃斯柏也認為,冠狀病毒「在中國的實踐證明,它所帶來的心理衝擊超過了美國現有任何一款武器。它的低投入,高產出,大效益,為美國下一階段武器的研發提供了最好的思路」。她續說:「美國將『冠狀病毒』作為武器級別還是首次,它給我們敲響了警鐘,隨時可能爆發的生物戰,離我們並不遙遠!」

這是赤裸裸的造謠。查找《華盛頓郵報》近日的文章,無法找到梁芳所引述的內容。連極左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就此表態稱:「帖子所說的《華盛頓郵報》這個報導,環球時報沒有查到。而且這個報導的存在突破了我們所能夠有的最大想像……如果華郵確有這個報導,它早就被關注到並被大規模轉引了,因為這是反人類的罪行,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拿不到檯面上,做這種密謀並推動實施的人必將受到嚴厲的懲罰。」

同時胡錫進表態稱:「對美國該批駁批駁,該質疑質疑,該詰問詰問,但唯獨不能編造假消息」。他希望國內的學者、媒體人都「恪守實事求是的底線,無論是站在什麼立場上,出於什麼目的,都不突破這個底線」。

面對各方的質疑和壓力,梁芳刪除了這條微博,但截屏卻仍在包括微信在內的中國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見上圖)。梁芳是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軍事戰略教研室,竟然可以這樣信口開河地製造謠言,那麼她的所謂「戰略研究」能不對戰略形勢作錯誤判斷才怪。國家靠這些人出謀獻策,能不危險乎?

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虛稱意大利人集體感謝中國

為了營造世界感謝中國的幻覺,堂堂大國的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加入造假造謠的行列。

2020年3月15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上發佈中共《人民日報》的視頻,稱3月14日中午,意大利民眾在自家陽台上向醫護人員鼓掌致謝,包括中國前去支援的醫護;還稱這些意大利民眾高喊「謝謝中國」,還在羅馬街頭播放中共國歌(見下圖)。接著,中共外交部趙立堅也發表了相同推文。

事實是怎樣的呢?意大利因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正舉國實施「封城」等限制人員移動的措施。受困家中的意國民眾當日中午便在自家陽台向醫護人員鼓掌致謝,包括中國前去支援的醫護。華春瑩隨後在推特發佈相關照片,指稱這些意國民眾正在高聲「謝謝中國」,還在羅馬街頭播放中共國歌,感謝中國幫助打敗病毒。

意大利網路媒體《調查連線》(Linkiesta)15日指出,針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日前在「推特」的說話,意國外交部長迪馬尤(Luigi Di Maio)駁斥,指這是對方在「散播假新聞」。對此,迪馬尤指出,意國還有其他緊急狀況和問題要處理,請北京停止在這個時候散佈假新聞。該報導指出,華春瑩是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司長兼發言人,換句話說,「她是中共宣傳機構的領頭人之一,她的角色很明顯包含散佈假新聞,如同她在官方推特的發言。」

美國圖片交易公司Getty Images 3月15日拍下意大利羅馬民眾在陽台上唱國歌的情景,並明確表示,他們唱的是自己國家的國歌 (A song for Italy)(《意大利人之歌》)。此外,美國之音曾報導,3月13日傍晚,從那不勒斯到羅馬再到都靈,居家隔離的意大利民眾在自家陽台上敲擊著平底鍋,集體唱起了本國國歌,互相加油鼓勁。

Linkiesta報道截圖。網絡截圖

即使華春瑩沒有造謠的用心,但起碼張冠李戴就犯了作為外交部發言人的大忌。為什麼她急於這樣做呢?道理很簡單:她要響應其上司的號召。3月4日,中國各個駐外大使館統一發佈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中共黨媒《求是》雜誌上的文章,稱中國為阻止疫情向全球擴散展現了擔當並贏得信任。文章要求各國外交官主動開展對外宣介,講好中國「抗疫故事」,推動「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為了完成這個任務,華春瑩作為發言人遂身先士卒不惜造假造謠地營造全世界感謝中國的假象。

四)五毛級別的造謠

以上三個例子堪稱是「國家級」的謠言謊言,五毛級的就更是多如牛毛了,例如:3月16日美國西岸時間800pm 內地有人在微信發佈一則虛假消息:

8個小時前,特朗普演講中險些暈倒,取消了之後的行程。

該 Video 內容看似是特朗普在演講中昏倒,由工作人員攙扶出去,但該視頻現在已經無法打開。

快訊,美國總統,唐納德 特朗普先生確診為冠狀病毒正在醫院接受治療,總統職務由副總統彭斯接替。美國全國上下一片恐慌。許多持有中國簽證的美國人正在爭搶前往中國的航班,飛機票是平時的十倍。

(編者按:經核實,該視頻其實是特朗普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出席一場競選活動時,特勤人員懷疑現場有人持槍,立即將特朗普帶離演講台,詳見LINE TODAY這篇報道:〈【謠言】川普演講暈倒影片?確診冠狀病毒?錯誤時空捏造訊息〉 ,以及CNN當時拍攝的視頻)

屬於「五毛級」製作的還包括批量生產的假消息,是有關中國疫情受控後世界各地爆發大規模疫情的「消息」,以襯托中國的「戰疫」成功。由於這些「新聞」千篇一律,引起《澎湃新聞》記者陳良賢、蔣馨爾的注意,他們就網絡假消息來源做了一次深入調查寫成報告《全球華人「店舖關門有家難回」?來看假消息是如何批量生產的》(見《澎湃新聞》3月18日),這個報告值得讀者參考,其鏈結如下:

原文:全球華人「店舖關門有家難回」?來看假消息是如何批量生產的

該調查報導顯示,某些機構發放了幾十條內容一模一樣但時間地點人物不同的訊息,都是強調所在國疫情嚴重,大家都考慮回中國避難的訊息。

該項調查揭發出一個龐大的網絡造假集團如下圖。從此我們看到,中共為了搶奪有關武漢疫情的話語權,已經恬不知恥地運用現代科技造假的伎倆,可謂「上下交征謠」,使中國成為名副其實的「造謠大國」、「謊言大國」。

圖為一個專門向各地華人社區發放有關疫情虛假信息的地區分佈結構圖。

 註釋:

1. 新華社2020-03-04文章:〈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可以說中國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新冠肺炎疫情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2. 2003年10月21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亞太經合組織第11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結束後舉行的記者會上,在回答記者關於他擔任中國國家主席以後最感到傷腦筋的事情是什麼的問題時,他作出上述表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明報】李立峯:社會運動下香港市民新聞使用習慣的轉變 (353)

2019年下半年,香港出現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本來,這場運動本身就足以成為影響香港社會和歷史發展的關鍵事件,殊不知進入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因着其嚴重性和全球性,對香港社會的影響,比起反修例運動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事件也很可能改變媒體生態和新聞的生產和流通。過去幾年,牛津大學的路透新聞研究所每年1月都會進行一次全球網絡調查,研究不同國家地區人民的新聞使用習慣。香港在過去幾年都在研究範圍內。2020年的正規報告會在6月才出版,但筆者及在中大的同事有份為研究項目提供建議,所以可以提早得到一些關於香港的主要結果,也可以提早的作介紹。比較2020年和2019年的結果,我們可以窺見2019年下半年的社會運動如何影響市民的新聞使用習慣。

對新聞的信任全線下降

首先值得指出的是調查問及被訪者對「新聞」的信任。調查問被訪者在整體上是否相信新聞,以及會否信任「自己使用的新聞」、從搜尋器得來的新聞,和從社交媒體而來的新聞。在2019年,46%受訪者表示在整體上信任新聞,52%表示信任自己使用的新聞,34%表示信任從搜尋器得來的新聞,信任從社交媒體而來的新聞的百分比只有26%。到了2020年,這4個比例分別變成30%、39%、24%和18%。亦即是說,對新聞的信任全線下降,這很可能反映了2019年下半年社會運動中的假新聞和謠言問題,令市民對從不同渠道而來的新聞信息都抱有更大的疑慮。而且,在社會運動期間,市民的新聞來源很多時候來自社交媒體,2020年的調查中指自己會從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的被訪者比例,就從一年前的57%上升至66%,而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資訊往往難辨真假,「已fact check」這說法的流行只是加重了問題的嚴重性。

大部分媒體升降一兩位 「立場」上升顯著

不過,若論新聞機構的話,那麼並不是每一個新聞機構的信任度都有同樣的下降幅度。問卷包括了15個香港的新聞機構或平台,要求被訪者以0至10分表示是否信任該些媒體或平台,附表顯示了調查結果。首先,市民對不少新聞機構仍然是傾向信任的,就算是最低分的幾個機構或平台,傾向信任的被訪者還是比傾向不信任的被訪者多。另外,若論排名,大部分媒體機構的位置變化都只是上升或下降一至兩位,信任度最高的5個新聞機構亦跟去年的一模一樣,變化較大的只有下降了4位的《星島日報》和下降了3位的無綫電視,上升得最顯著的則是立場新聞。在2019年的調查中,它的信任排名尾二,在今年的調查中,其信任度上升至第6位。

Now TV、港台「線上」「線下」使用率皆升

立場新聞向來是傾向社會運動或民主派的市民較屬意的網媒,過去幾年的香港政治傳播研究在分析另類媒體﹙alternative media﹚的效應時,亦往往包括立場新聞在內。但網絡新聞媒體的接觸面向來有一定局限,而去年的社會運動中,立場的表現——尤其是運動早期的表現——特別矚目,吸引了更多的關注。信任度外,問卷也問到被訪者有沒有使用16個新聞網站或平台。結果顯示,39%被訪者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無綫新聞的網站,排第二至三名的是Yahoo!News和《蘋果日報》,跟2019年的結果一樣。不過,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這兩個媒體的網站的被訪者比例其實比去年低數個百分點,在2020年兩者都是30%。相反,使用頻率最顯著上升的有Now TV和香港電台。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Now TV網站的被訪者比例由16%升至27%,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香港電台網站的被訪者比例則由18%升至28%。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立場新聞的有25%,跟香港電台和Now TV已頗為貼近。不過,2019年的問卷沒有立場新聞,所以沒有數據可作比較。

同時,2020年的被訪者比2019年的被訪者更多在「線下」收看或收聽Now TV、有線電視和香港電台。需要留意的是,除了這3個媒體機構外,其餘問卷有包括到的所有機構在線下的使用量都有所下降。只是以上3家傳媒是例外。在2019年,分別有23%、11%和27%被訪者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Now TV、有線電視和香港電台。到了2020年,相應百分比上升至31%、15%及38%。香港電台的升幅尤其明顯,在2020年的調查中,香港電台是問卷有包括到的16個線下媒體機構中第二多人使用的,僅次於在免費電視市場仍有近乎壟斷地位的無綫電視。

不能只因多投訴 就認為媒體有大問題

回顧反修例運動期間,大型示威不斷,自去年7月開始,示威亦往往演變成激烈衝突,媒體直播成為了很多市民關注的內容,雖然很多非主流傳媒都可以直播,但主流媒體仍然有資源和知名度上的優勢。直播以外,亦不能抹煞幾個廣播機構的新聞報道以至時事節目,例如香港電台《鏗鏘集》關於7.21和8.31的集數,影響尤其巨大。近日香港電台節目受到不少投訴及非議,但要了解的是,在社會上出現巨大爭議時,勇於對爭議作出深入報道和分析是必要的,但這樣做卻少不免增加被投訴的風險。傳媒在被投訴時固然要認真處理,但也不能單純因為投訴的人多就認為媒體或個別節目出現很大的問題。

媒體在社運過程表現 可影響信任度、使用率

總括而言,2019年的社會運動帶來了良莠不齊的資訊氾濫的問題,使得市民對各種「新聞」的信任度下降,但市民對專業媒體的判斷,則仍然不算太過負面,對個別媒體的信任度和使用明顯地受到媒體在運動過程中的表現影響,媒體世界裏有贏家亦有輸家。2020年的調查仍未能反映疫情的影響,但可以預期,當社會有重大事件而資訊過多時,市民會覺得更難隨便相信「新聞」,但也更需要專業的新聞工作。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3-26

【立場新聞】腸:【拘捕鄭麗琼】警引用殖民時期嚴酷「煽動罪」 明顯違人權法 不可能再適用香港 (1726)


【文:腸】

香港法例第 200 章《刑事罪行條例》第 10 條禁止具「煽動意圖(seditious intention)」的作為或文字。第 9(1) 條定義的「煽動意圖」,包括意圖「引起憎恨或藐視 ... 香港政府」、「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

根據英國普通法案例,「煽動罪」成立的必要條件是被吿意圖煽動針對政府機構的暴力。意圖引起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本身不足以確立「煽動意圖」[1]

嚴格來説,香港殖民時期曾有上訴級別的法庭拒絕跟從普通法原則,反而裁定《刑事罪行條例》第 10 條下的「煽動罪」毋須證明被告意圖鼓吹或使用暴力行為。

在 Fei Yi Ming and Lee Tsung Ying v The Crown[2] 一案中,(行使上訴管轄權的)香港最高法院引用及跟從樞密院於 Wallace-Johnson v The King[3] 一案的判決。樞密院在該案中處理的,是英屬黃金海岸(即現在的加納)的刑法中與《條例》第 9 條行文近乎完全相同的成文法條文。時任大法官 Caldecote 伯爵認為,雖然英國普通法中的「煽動罪」要求控方必須證明煽動暴力的元素,但殖民地畢竟是殖民地,既然當地已有詳細定義何謂「煽動」的成文法,就不應直接應用英格蘭或蘇格蘭法律原則。

Caldecote 伯爵續指,英屬黃金海岸刑法清楚而且明確地禁止「引起對依法成立的殖民政府的憎恨或藐視」,其中並無任何有關煽動暴力的額外要求,故單純引起憎恨或藐視已可視作干犯罪行。

然而,1952 年時香港未有人權法案,而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Caldecote 伯爵的法律觀點已不可能與現代民主概念相容。正如英國上議院在 R (Rusbridger) v Attorney General[4] 一案中指出,政治言論自由是法治的基石,如果政府以刑事法禁止人民主張和平地改變現存的政治制度,屬明顯違反人權法,實在難以想象法律上有任何合理的論點可以支持。

紐西蘭更近期的案例正清楚地說明了此點。紐西蘭 Crimes Act 1961 第 81(1) 及 (2) 條直至在 2008 年 1 月 1 日被廢除之前,亦曾使用與《條例》第 9(1) 及 (2) 條極相似的字眼定義何謂「seditious intention」。紐西蘭上訴法院在 R v Timothy Selwyn[5] 一案中考慮到英國普通法一直視暴力為煽動罪的元素之一,裁定就有關法定罪行而言,鼓勵暴力的意圖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法院尤其指出,和平示威只有在構成鼓勵暴力時,才會被轉化成罪行。

因此,無論是根據「法例解讀必須與時並進」的原則而將「引起 ... 憎恨或藐視」一詞解釋為必須包括煽動暴力,還是直接將第 9 條視為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而予以修正,殖民時期嚴酷的法律規定明顯已不可能再在香港適用。

說話者沒有煽動暴力的意圖,法律上不可能被定「煽動罪」。

*   *   *

高等法院曾審視過禁止「起底」警務人員的禁制令,解釋其確實範圍為何。

在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Persons Unlawfully and Wilfully Conducting Themselves in Any of the Acts Prohibited under Paragraph 1(A), (B) or (C) of the Indorsement of Claim [2019] HKCFI 2773 一案中,代表律政司司長的張天任大律師指政府的立場一直是該禁制令只限制性質為不合法的行為,即構成公眾妨擾、纏繞及/或恐嚇的民事侵權行為;對警務人員個人資料的正當、合法使用則不受此限:第 62 段。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認為,香港法例第 486 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 61 條下的「新聞活動」,正是其中一種正當使用個人資料的目的,強調禁制令並無禁止此等正當、合法的活動:第 69 段。

由此類推,《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 8 部中其他指明的目的,亦應是不受禁制令影響的合法目的。

就此,第 58(b) 及第 60B(c) 條分別為以下目的提供(不同程度但目前來說無關重要的)豁免:

1. 「為 ... 犯罪者的 ... 檢控 ...」而持有/使用個人資料
2.「為確立、行使或維護在香港的法律權利所需要而使用」個人資料

 

[1] 參見R v Chief Metropolitan Stipendiary Magistrate, Ex p Choudhury [1991] 1 QB 429 at 453C-D per Watkins LJ。

[2] (1952) 36 HKLR 133 at 156 per Sir Gerard Howe CJ。

[3] [1940] AC 231。

[4] [2004] 1 AC 357。

[5] [2007] NZCA 123 at [15], [20] per Harrison J。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CUP】Ann Wong: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728)

3 月 16 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栢林召開的記者會,就為了減低疫病傳播風險而限制入場人數﹐記者之間亦需保持一定距離,以策安全。 圖片來源:MARKUS SCHREIBER/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突然面對大量生離死別,專業的傳媒人亦難以冷靜。上週六,英國廣播公司(BBC)廣播 4 台的節目 Today 中,Diana Speed 訪問妻子感染武肺而死的 Ken Finlayson 後,忍不住哽咽起來。美國電視頻道 MSNBC 的主播 Rachel Maddow 哀悼死於武肺的同僚 Larry Edgeworth 後,在鏡頭前崩潰痛哭。

一些記者則為傳播正確訊息而疲於奔命。ITV Wales 記者 Rob Osborne 邊要照顧家庭,邊要報道疫情發展。上週他開編輯會議時,就遭受母親的「電話轟炸」,查問有關武肺的問題。其母乃長期病患,舅父則有唐氏綜合症,這讓他想到可借助自己的家庭,幫助全國苦於理解「日新月異」訊息的人。

Osborne 遂帶著攝製隊來到母親的家門外,相隔兩米向她解釋社交距離和自我隔離的分別,以及當下他們不能靠近彼此的原因。影片在 Twitter 的播放次數超過 30 萬,他認為:「現時急切需要辨明和資訊…… 我們有道德責任去解釋。這有我們可能是報道過最大的事件,公眾正向我們尋求資訊。」

其實在 Osborne 心裡,情緒亦千迴百轉。「我總是能夠把報道和自己的感受分開。我曾採訪一些可怕的故事,但這次是個人因素。」他坦言:「我的舅父不明白,他因患有唐氏綜合症而不能自行外出。平日都是我帶他出去,但我現在不能這樣做了。我明白到這件事時,深深吸了一口氣。」但他強調:

這個病毒對國家造成的影響,很有可能長達數週甚至數月,這代表記者們萬萬不能過勞。這是一場馬拉松,我們需要長期努力。未來將很難過。我們縱是專業人士也會受到影響,而我認為公眾會意識到這點。人情味也會受加許。

失業危機亦對傳媒人的精神健康造成打擊,當中很多都是自由業者,未能享受法定帶薪病假。雖然英國財相 Rishi Sunak 表示,政府會支付 80% 的工資以保崗位,但現時對於自僱人士並無保障。全國新聞工作者工會就表示,接獲大量生計正受影響的自由工作者來電查詢。

其中一人指:「我是一名體育記者,因幾乎所有運動停賽而沒工作。作為丈夫兼父親,我每月仍有龐大的支出,但僅得有限資金來應付所需。」另一名體育記者亦將近全面停工:「我得供樓和養孩子。他們在週五後不再上課和去托兒所,但我仍要繼續付錢。幸而妻子還有工作,但仍有失業的危機。」

組織 Ethical Journalism Network 長期關注新聞從業員的安全,理事 Hannah Storm 寫道:「大量記者正在自我隔離或檢疫,國內外的移動被減少。隨著武肺疫情擴散,對於知道及不知甚麼、取信於誰和甚麼、如何保持身心安全,我們作為在這不穩時代下的記者,焦躁也在加劇。」

BBC 則表示:「對每個人、包括我們的員工而言,武漢肺炎是個駭人的故事。BBC 在這時期,非常盡責地支援員工,並有支援架構以確保行之有效。我們決意繼續為公眾報道此事,無論疫情持續多久也好。」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