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04

沈旭暉:美攻伊引潛在敵人出洞?

【明報-國際視野】開戰,是否為了打贏一場戰爭?美伊之戰的戰時外交,有九大關鍵。狂人薩達姆力求「不戰而屈人之兵」;英雄布殊則一聲反恐,拋棄從前慣用的分化、拉攏外交手段,渴望「戰而不屈人之兵」。如此自殺式手法,該如何解讀?

一、庫爾德人。伊拉克北部異見者,期望獨立建國,其取態直接影響美軍能否繞過北伊直堵巴格達。美國視「新伊拉克」為必然盟友,表明反對庫爾德立國;薩達姆則不斷讓步,令庫爾德人明白自治已是獨立前的最後答案,反而擔心利益在「新伊拉克」今非昔比。

二、什葉派回教徒。伊拉克南部異見者,受伊朗支持,領地為美軍從科威特北伐的必然通道。美國貶伊朗入「邪惡軸心」,拒絕與什葉派合作;伊拉克則與之結束宿敵關係,互訪頻頻,對什葉派在美軍入境後自保已有默契。

三、沙特阿拉伯。昔日華府第一中東盟友,統治腐敗,淪為激進回教溫赫比主義溫。伊拉克一向與沙特就產油抬槓,又密謀吞併其邊區,但近來一反常態,欲尊沙特為龍頭,美國國防部顧問蘭德公司則把沙特列為下任敵人。

四、敘利亞。軍事強國,海灣戰爭聯軍地面部隊主力,當年其加入聯軍震動中東。自從強人阿薩德病逝,敘利亞與伊拉克幾乎結盟,並成為後者最大貿易伙伴之一。布殊人取我棄,把原教旨治下的敘利亞列為外圍「邪惡軸心」。

五、巴基斯坦。唯一回教核子國,九一一後的美國新寵。由於阿富汗已降服,美國力促以色列與印度結盟抗衡回教世界,巴基斯坦的利用價值已然下降。在巴國勢力龐大的拉丹則呼籲援助伊拉克弟兄,令薩達姆期許著核彈變色。

逼反潛在敵人逐一清場

六、以色列。老布殊在海灣戰爭時嚴令其受飛毛腿導彈襲擊後不得還手,以免團結中東,現在其總理沙龍則大談「先發制人」。

七、傳統盟國。當法德倒戈,全球反戰,布殊的「全球反恐」已變成鮑威爾的「自願出兵三國」,伊拉克則忙著向全球示好,曉以大義,輔之以石油,希望絕處逢生。

八、俄中兩國。兩國極需美國經援,明顯硬不起來,布殊卻未有給予起碼面子,不理會普京的技術修訂出兵,亦不配合北京治療北韓,令中俄被迫走回美國對立面。

九、聯合國。調查員說伊拉克有「誠意」,美國則連其橡皮圖章地位也否定,幾乎開罪安理會所有大國,甚至對「邪惡國家」主持的委員會也杯葛,對出師無名毫不在乎。

回顧拉丹預測美國推翻塔利班,而依然策劃九一一,有道是一激起全球回教徒義憤、從而奪權建立「大伊斯蘭國」的曲線大陰謀。大概受拉丹啟發,美國籌劃攻伊時,明知將引起全球共震,卻不但不稀罕外交成勣,反而唯恐天下不恐,這是否一個借伊拉克引蛇出洞,逼反潛在敵人,再逐一清場,從而重塑中東秩序、令世界核心從西歐舊世界東移的大陽謀?其曲線弧度之誇張,只能與拉丹英雄所見略同。

此所以在布殊潛意識裏,各國不但不能親美,反而必須反美。當風箏沒有風,魑魅魍魎才能現身,才能讓他在國會發表另一篇重要演說,在錯誤文法、扭曲邏輯、金屬化掌聲中發出一貫正確的信息:瞧,世界這麼恐怖,我們不出兵世界還了得,you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