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9-06

沈旭暉:納杰夫屠殺與達爾文理論

【明報-觀點短打】納杰夫是什葉派第一聖城。阿里寺是什葉老祖孤墳,納杰夫第一聖地。什葉派頭目哈基姆暨百餘信眾在此被炸至灰飛煙滅,震撼性可比教宗魂斷梵蒂崗,重要性也超越評論指的教派衝突,代表了布殊以「國際達爾文理論」改造伊拉克的流產,和蓋達逆流而上的收穫。

英國世界四分論

布殊為出兵原創無數理據,除了莫須有的大殺傷武器,還有以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社會達爾文理論為藍本的「國際達爾文理論」。理論源自英國首相貝里雅顧問庫柏,劃分世界為四等:一是美國牽頭的民主國;二是中國等永遠走向共和的轉型國;三是極權而「邪惡」的流氓國;四是失去管治能力的失敗國。

四大等級可比印度種姓:美國是貴族婆羅門,三四等是奴隸首陀羅、更是進化失衡的首陀羅,只能威脅貴族,只配被先發淘汰。一等國有責任協助其進化,以五十年丕變成一等,這就是布殊的善良使命。

然而,以中國為例,升格必須一出現集權中央,令舉國貧賤能移;二搞出三個代表,讓政治經濟既得利益合流,高層富貴能淫;三令平民默許政府天命,人人威武能屈。新伊拉克卻一不能安內,出現宗教民族窩裡鬥;二不能「振興經濟」,既得石油利益一筆勾銷;三不能化侵略為玉帛,秩序比流氓國家更流氓。薩家闔家蒸發,伊拉克卻更退層樓,變成失敗國度。

伊拉克「三改四」是布殊的失敗,更是拉登的成功。恐怖主義也有乾坤挪移的「反國際達爾文理論」:蘇丹、索馬里、阿富汗等失敗國是一等基地,民主國才是淘汰對象。拉登也有布殊式使命,要「協助」伊拉克轉型為一等,方法自然是推動三大恐怖:破壞政治一統、破壞經濟命脈、破壞社會秩序。納杰夫屠殺是兩位達爾文的較量,高下立判,邪正卻難分,應該向誰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