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03

沈旭暉:隱形導彈Vs聲波武器

【明報-咫尺地球】伊朗研製隱形導彈,勢將成為中東軍事龍頭,西方媒體也準備對伊朗威脅論作出回顧與前瞻。「理論」發酵前,我們應重溫《洛杉磯時報》3月一則沒港人留意的報導:

事源駐伊拉克美軍輪更,帶來一件從未在戰爭使用的新武器。它的原理來自普通擴音器,設備卻屬於國家機密級高科技,功能就是播放不同音頻的聲波。美軍與特區政府英雄所見略同,表示武器只是用來驅散人群;但製造商承認,它能夠在300米內產生145分貝的聲音。只要在控制器調高音頻的大小和比例,敵人就會聽覺失靈、癱瘓,乃至死亡。一般相信距離和分貝這兩個函數的提高,對美軍而言,是舉手之勞。

聲、光、熱等超現代武器就像複製人,在技術層面完全可行,只是被視為文明禁忌。它們不但符合大殺傷武器的定義,更挑戰了基本軍事秩序,因為大多數國家都沒有對應配套,也就成為「不對稱武器」的典型。以往只有俄羅斯大右派日里諾夫斯基洋洋自得地承認俄軍在「維和」時用聲波武器殺人,但旋即被官方否定。這次美軍也一反常態,沒有對外公佈這新猷。

相較下,伊朗的隱形導彈便毫不新鮮,而且相當常規,反映伊朗即使反美,也是通過參與現有秩序來挑戰秩序。恐怖分子以外的回教各國,對使用非主流武器的顧慮比美國更大:誰叫半島電視台只此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