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06

陳貞禮、梁宇軒、沈旭暉:美大選少數族裔叛變

【明報-論壇】不 少輿論認為布殊勝出是選民「對反恐的肯定」、「對領袖的支持」,其實從數據觀察,真正關鍵反而是少數族裔的「叛變」。

共和黨攻拉丁社區

美國少數族裔主要包括非洲裔、拉美裔和亞裔三部分,在這次選舉分別佔選民人數的11%、8%和2%,足以成為名副其實左右大局的中間人。以往少數族裔以絕對優勢傾向民主黨,因為其多元主義相對顯明,移民政策也比共和黨寬鬆,不同於共和黨歷史上的大白人主義「土右」。96年克林頓順利連任,其中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就是共和黨建議限制移民數目、禁止非法移民的子女入讀公立學校和享受福利。

2000年開始,共和黨的布殊開始留意少數族裔的「價值」,不敢再掉以輕心。共和黨近年一再在拉丁社區強調反對同性戀及墮胎,目的就是希望利用這些具爭議的話題,挽回具有天主教背景的拉丁裔支持。共和黨今年初向非法移民提出臨時勞工計劃,一改以往的強硬立場,亦是為從墨西哥北上美國南部的拉丁裔選民度身訂做。這是一個相當功利的策略性聯盟,也是意識形態和族群政治的成功結合:拉丁裔在2000年只有35%投布殊,這次飆升至44%,實在是共和黨勝出的關鍵。

非洲裔是民權運動以來的民主黨忠實盟友,歷屆最懸殊的投票結果都來自哥倫比亞特區,因為那裏的黑人都會令民主黨候選人以9:1之比勝出。這次克里獲得88%的非洲裔選票,守住戈爾上屆90%的黑人基本盤,反映共和黨的少數族裔政策具有相當針對性,並非在弘揚普世價值。

非洲裔仍留民主黨陣營

拉丁裔逐漸傾向共和黨,非洲裔則留在民主黨陣營,是美國政局呈現兩極的另一個關鍵趨勢:這不但是少數族裔的內部兩極,更是「族群+宗教」結合的兩極。克里在選前連續數周在黑人教堂參加禮拜,就是因為黑人宗教票是布殊的新基督運動唯一難以奪取的意識形態票。雖然布殊和克里在選舉過後都呼籲國民團結,但言行一致,實在不符合政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