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01

沈旭暉:日里諾夫斯基——俄羅斯憤青領袖

【CUP】俄羅斯政客一般面容呆版﹐性格劃一﹐唯獨自由民主黨領袖日里諾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線條粗獷而行為騎呢﹐素有「狂人」美名﹐在國內知名度僅次於普京——須知「狂人」在貪污橫行的俄羅斯官僚體制幾乎已是清譽。

俄羅斯的第三條道路﹖

西方輿論矮化日里諾夫斯基一手創立的自由民主黨是法國勒龐那樣的極右黨﹐「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才受矇騙。極右明顯是事實﹐狂人路線卻比西歐的極右更有賣點 ﹐因為它代表了共產主義和自由主義以外的第三條道路。日里諾夫斯基在九十年代對葉利欽和俄共左右開弓﹐一度成為第三號人物、國會第二大黨領袖﹐就依稀有希特拉崛起時三反五反的影子。加上狂人也是苦學成才的律師﹐擅長煽動群眾﹐對手俗套的抹黑令他聲名大噪﹐一度是俄羅斯混沌歲月的pretender。

其實日里諾夫斯基和普京一樣﹐曾經長期為KGB工作﹐但對蘇聯和共產時代沒有絲毫感情﹐多次呼籲取締俄共。他也和別列佐夫斯基和艾巴莫域治一樣﹐在私有化時期發跡﹐利用亂局成為政壇巨人﹐但厭惡寡頭政治 ﹐主張把富豪財產一體充公。他也有一個夢﹐夢想俄國政體是納粹德國的元首獨裁制﹐認為希特拉的「國家社會主義」最適合俄羅斯扶貧﹐能夠落實他身體力行宣傳的競選口號﹕「每人一瓶廉價伏特加」和「為我們的女人製造更優質胸圍」。所以狂人多次鼓勵正牌領袖普京攬權﹐希望廢除總統一職而以俄語改稱元首﹐就像希特拉是der Fuhrer、墨索里尼是Il Duce。為了不假外求﹐狂人也仿傚希特拉與各國「進步力量」建立鋼鐵同盟﹐推動各國落實國家社會主義﹐曾派使者協助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保衛科威特﹐與塞爾維亞極右政黨結成姊妹關係﹐甚至連美國保守派的布坎南也不肯錯過。

左右對壘到右右對壘

到了普京搶去第三條道路的精華﹐日里諾夫斯基搖身一變成為親政府盟友﹐聲稱普京走的就是他的「國家社會主義」﹐他的責任就是壯大「泛普京陣營」﹐像台聯和民進黨在台灣的分工一樣﹐由在野黨負責說執政黨不方便說的心底話。普京大概參考了日本由左右兩大陣營轉型到右右兩大陣營的經典案例﹐明白現代社會不可能永遠一黨獨大﹐寧願自制親密敵人﹐對這位十月芥菜的盟友坦然接受﹐不斷在選舉扶植自由民主黨﹐令狂人成為國會副議長。普京連任總統一役﹐狂人表態全力「挺普」 ﹐又怕普京有如某地特首自動當選般失禮﹐所以派出他的貼身保鏢馬雷什金陪跑﹐堪稱用心良苦。

不過「執政黨不方便說的心底話」都在外交層面、而不是自由和民主﹐這才是自由民主黨的獨家商標。由創黨開始﹐狂人即開宗明義要顛覆政體﹐認為俄羅斯應該對外重組蘇聯﹐對內廢除聯邦制、改劃15個省由中央直轄。為了挑動俄羅斯的大國沙文主義﹐他以簡陋錯體地圖復刻版為道具﹐聲稱應該在美國阿拉斯加和伊朗「恢復行使主權」﹐西防北約東擴、兼防土耳其復興(他也是突厥語言專家)﹐東防中國移民的黃禍、兼對日本實施核威脅(他對日本足球興起尤其「既羨且妒」)﹐ 將核廢料拋棄到德國﹐把俄羅斯外債一筆勾銷﹐因為俄國每年賣軍火就可以賺取400億美元。俄羅斯軍隊士氣最低落時﹐他不斷「泄漏國家機密」﹐告訴全球俄羅斯有大量秘密武器未派用場﹐單是蘇聯時代的聲波武器就能夠摧毀北約。

近年狂人訪問西歐時受盡權力精英的臉色﹐被認為已沒有執政可能﹐不再被重視、也不再被藐視。但他代表的俄羅斯民族主義卻正如中國愛國主義﹐是一把雙刃彎刀 ﹐負責在普京理性處理東西問題南北矛盾時重提感性往事﹐對普京的綏靖外交產生抵制作用。普京大搞聖彼得堡建城400週年典禮民族劇﹐卻不能阻止格魯吉亞和烏克蘭落入親西方陣營﹐自由民主黨旗下的俄羅斯「憤青」早就忿忿不平。就在這時﹐狂人忽然進軍商界﹐推出以個人名字為品牌的高級男用香水﹐標榜「陽剛氣慨」﹐直接挑戰Chanel的陰柔美﹐居然大受歡迎﹐俄羅斯各大商店全線熱賣。

——日里諾夫斯基確是開拓了一個潘朵拉的市場﹐無論在政壇內外﹐其實都精打細算得理性無限﹐與所有狂人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