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16

蔡子強:消弭內戰傷痕的政治


【明報】1864年,美國南北戰爭步入尾聲,由南軍名將李將軍(RobertE.Lee)統率的「邦聯軍」,在Appomattox向由北軍名將格蘭特將軍(UlyssesS.Grant)統率的「聯邦軍」投降。

李將軍沒有提出任何有關自己福祉的投降條款,只要求北軍善待其麾下士兵。例如,他說當南軍將士參戰從軍時,馬匹往往都是由自己帶備入伍的,因此要求北軍允許南軍士兵投降時,保留各自的馬匹,尤其春耕在即,解甲歸田重當農民的部下,特別需要牲口協助,重過新生。

與李將軍一直惺惺相惜的格蘭特將軍,可說是「識英雄而重英雄」,所以當他親手撰寫投降條件時,特別寫道:「軍官和士兵經宣誓後予以釋放……交出武器和作戰物資……軍官隨身武器不在此例」,以及「讓每個聲稱擁有騾馬的人把牲口帶回家去耕種他們的小塊田地」。

另外,北軍將士欲歡呼慶祝勝利,亦為格蘭特將軍所下令阻止,說了那一句擲地有聲的名句:「戰爭已經結束,叛亂者如今重新變回我們的同胞。」(Thewarisover,therebelsareourcountrymenagain.)

受降時,北軍向投降的南軍以軍禮作致敬,從「槍放下」以至「行軍途中致敬禮」,禮數絲毫不缺。南軍也在走近北軍時作出同樣的動作,以禮回禮。

寬厚包容的格蘭特將軍在撰寫其回憶錄、提到受降那一刻的心境時這麼說:

「我一點都感覺不到打敗一個為了某個原因和我交戰了這麼久,又這麼英勇以及犧牲這麼大的敵人(李將軍)之喜悅。雖然這個戰爭的起因是我認為人類為之而戰的最差理由,也是最沒藉口的,但我一點也不懷疑與我們對抗的這一大群人之真誠。」

看了以上幾段之後,讀者大概不難明白,為何經歷南北戰爭這麼重大的歷史傷口之後,美國仍會復元得這麼快,民族的融和仍會這麼順利。因為由始至終,戰勝一方不單沒有趕盡殺絕,也沒有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以勝利者姿態去百般凌辱戰敗者,反而以包容、尊重的態度去寬待自己的同胞,因為他們真的由衷地相信---同胞始終是同胞。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明白,格蘭特將軍是如何完全掌握一個勝利者應懂得的政治藝術。

反觀在新中國成立之後,很多國民黨的殘部和投降將士後來的命運,大家就不難理解台灣海峽的鴻溝為何總是那麼遼闊。

最近特地走了一趟去看那套電影《太行山上》,那是由解放軍背景的八一電影製片廠攝製,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的電影。筆者的心態也是想看看這類「政策宣傳片」,今回有何突破。記得十多年前,也是八一電影製片廠,攝製了一套六集、記述國共內戰中三大戰役(遼瀋、淮海、平津)的電影《大決戰》,當時便拍得頗為「樣板」。

看《太行山上》

過往中共官方記述抗日戰爭中國民黨將兵表現的,總是強調他們如何窩囊不濟、不戰而潰、同異夢、消極抗戰;相反,八路軍則英明神武,英烈千秋。官方的標準說法是:「蔣介石被迫同意抗日,總幻想和平解決,在適當條件下妥協……國民黨政府片面抗戰,幻想和平解決,企圖妥協,極大地影響了中國軍民的抗戰意志和信心,這是正面戰場失利的根本原因。」

今趟這套《太行山上》,當然仍有山西軍閥閻錫山、中央軍97軍長朱懷冰等這類傳統上抗戰中各懷鬼胎、「縮骨」避戰的國軍「臉譜人物」,唯一稍稍的突破,就是找了台灣影星劉德凱來飾演國軍將領郝夢齡,他是國軍第9軍的軍長,也是歷史上抗日戰爭中第一位犧牲的「軍長級」將領。片中把他描述得忠肝義膽,壯烈殉國。這是記憶中罕有的一趟,或許算是還抗戰中眾多表現英勇之國軍將領一個公道。

希望這是中共踏出正確的第一步,而不是為了「第三次國共合作」,為了反台獨,因而想出的投機權宜之計。

要消弭內戰、民族分裂的傷口,也是應該從尊重同胞,尊重歷史做起。這是一種領導藝術,也是一種胸襟,更是一種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