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20

蔡子強:當克林頓的律師自殺後


【明報】「每一個指揮官都應該知道,你的部 下想知道你關心他們多少,遠超過想 知道你懂的有多少。」

———美國前駐歐空軍總司令 John K. Cannon將軍

93年7月20日晚上,克林頓夫婦的私人律師Vince Foster突然自殺身亡。當時克林頓夫婦正被「白水案醜聞」(Whitewater Scandal)迫埋牆角,Foster正是幫他倆夫婦處理這案件的律師。

任何人都能夠想像,克林頓那一刻所感受的巨大壓力,究竟跟幾天傳媒會如何報道?會說Foster畏罪自殺?還是甚至聯想到背後有政治陰謀,不惜殺人滅口?克林頓夫婦很有可能從此便被輿論審判,宣判死刑,正所謂「水洗都唔清」。

他的幕僚擔心他倆夫婦會崩潰,總統生涯就此完蛋。換轉是很多香港高官,可能已經滿口牢騷,甚至大發脾氣,抱怨又或痛罵Foster害人不淺。

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當晚克林頓異常平靜,沒有第一時間忙為自己與事件劃清界線,他甚至安慰身邊每一個人,嘗試給他們力量,令他們不至泄氣。而最重要的是,他立即趕往看望Foster的遺孀,其手下看到的是,他關心事件對死者家人的影響,遠遠多於關心事件對自己的影響(至低限度表現出來如此)。

克林頓明白到,困擾自己的只是一單醜聞,且人生一定會有起有跌,但Foster家人失去的,是一個丈夫,一個父親,一個兒子,那是永遠無法挽回的,是一種刻骨銘心的傷痛。比較起來,自己的煩惱可謂微不足道。

無錯,克林頓的最大毛病是愛四處拈花惹草,但他的確感情豐富,關懷體貼,從這件事件可以充分反映。面對如此一個體恤下屬的上司,即使身陷醜聞的漩渦,他的團隊也很快恢復鬥志。

劃清界線 無補於事

一個成熟的政治領袖,除了IQ之外,EQ同樣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要周圍的人對你心悅誠服,就一定要多從別人的處境來想問題,體恤別人的感受,即使那一刻你是如何的委屈、煩躁,甚至憤怒,都是一樣。當有人出了事之後,第一時間為自己劃清界線,即使道理真的在你那一邊,也無補於事,人們只會覺得你涼薄。這是十分「細路仔」脾性的行為。

或許羅范椒芬真的被教改搞到「一頭煙」,滿肚子氣,但她要明白,教育是比起任何專業更講關懷、更重視人的價值之行業,事發之後,學生和教師最關心的並不是責任誰屬,而是他們失去了一位好老師,一位好同事,並為此感到傷痛。挑起責任問題,尤其是說「責任不在我」,無論真實與否,也只會挑起人們的惱火。

事發當天,無論記者如何挑剔,如果羅太能夠都沉得住氣,反而第一時間用行動來關心死者的家人、學生、同事,我想情一定不會如今天般糟糕。這不是策略的問題,這關乎妳的心胸、情之所繫。

更何,政治不是辯論比賽。當群眾在傷痛的時候,有理也說不清,愈糾纏於技術細節,愈是愚不可及。政治很多時講的是一種感覺,作為領袖,最終令人心悅誠服的,不是口舌上的聰明,而是你的胸襟、風度、包容、關懷,以及誠信。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