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3

蔡子強:新春政治


【明報】農曆新年,無論中港,政圈中人都沒有閒。曾蔭權和太太首次發表新年賀辭,一改董建華以往坐下來、苦口婆心講道理的傳統,用自己7歲時父親用5元買回來的年花花瓶一直用到今天的故事,作為例子,呼籲市民多關心眼前人,以及身邊一事一物。

至於中央領導人,則更加風塵僕僕。

年廿八,溫家寶先到山東省濟寧市朱井村,一個比較貧瘠的地區,與農民共度春節。年廿九大清早,他又到菏澤市的郭莊村探望農民。到了下午,溫家寶再走到一口油田,在鑽井工地和工人共度除夕。晚上,他更走到工地食堂和石油工人一起吃年夜飯、吃餃子。

至於胡錦濤,年廿八先到延安,走去當地的八一敬老院,探望在這裏度過晚年的老紅軍和老八路。到了年廿九,他再走到山區的侯溝門村探望農民。在農民家裏,胡錦濤更走到爐灶間,親自為大家炸年糕,然後和大家一起品嘗,並恭祝鄉親們的生活水平,像年糕一樣,一年比一年高。

胡溫新政的 icon

與老百姓尤其是弱勢社群一起過年,年卅晚一起吃團年飯,已經成了胡、溫兩人的「新年習俗」,亦成了「胡溫新政」的一大icon,以及春節期間國內傳媒採訪和報道的新聞重點。

大家都知道,「胡溫新政」標榜的核心管治哲學,就是「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八個字,以及「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情為民所繫」的「新三民主義」綱領。

胡溫高明的地方,就是知道不能單靠喋喋不休的說教方式,來說明這些哲學,否則就很易變成了「黨八股」,就如江澤民所謂的「三個代表理論」一樣,缺乏生命力。相反,一場精心策劃、富有人情味的政治表演,反而能夠為自己的哲學提供一個勝過千言萬語的註腳。

像上一年,溫家寶便冒嚴寒,千里迢迢,抵住雪雨紛飛、山徑崎嶇,走到愛滋病重災區的河南省上蔡縣,探望和慰問病患者,與他們共度春節,與愛滋病孤兒一起吃年夜飯,一起吃餃子。

細節豐富的政治表演

以往江澤民是個不折不扣的「海派」領導人,凡事講求門面和排場,新春期間(尤其是執政後期)大多只會搞些冠蓋雲集的新春團拜之類,來個高歌一曲《歌唱祖國》那一套。

胡溫在政治技巧上的突破,不單是一改官員以往的浮誇作風,帶來了一種令人耳目一新的親民政治,這種表演在細節上也十分豐富,造詣之高,甚至超越了當今很多西方政治領袖的水平。

像今年,溫家寶會親切地捉80多歲老人家的手問:「這裏有點涼,你晚上睡覺冷不冷?」問後還不放心,還摸了摸老人家穿的棉衣,又走到其前,看看被褥夠不夠,再叮囑村里的幹部,說:「老人年紀大了,要在住所裏準備個便桶,晚上亦要有個便盆。」可謂溫柔體貼,無微不至。

又例如去年,胡錦濤到了老鄉家,會懂得主動走去廚房,揭開鍋蓋,看看爐灶,又詢問他們有沒有存煤。這是十分細心和親切的舉動,而並非像長官一般畢直站在那裏訓話。當胡錦濤在下鄉時,不單與農民閒話家常,更和他們一起「包餃子」。美聯社的報道還見證說,胡總包餃子的動作非常熟練。

美國總統布殊也懂得在感恩節為駐伊拉克的美軍送上火雞,但細節、場景、畫面卻沒有如此豐富。美聯社的報道便曾分析,稱餃子這種最普通和最具中國特色的食品,最容易得到中國人民的認同,它更稱之為親民的「餃子政策」。

餃子和年糕的政治

胡錦濤曾當場向地方幹部放下了一句話:「要讓所有村民包括貧困戶,在春節都能吃上餃子。」這樣簡單的一句,要比起什麼「以民為本」、「體恤百姓」的說話更有人味,我相信很多老百姓以後吃餃子時,都會久不久想起胡總。

就算你明知這是一場戲,一場表演,你也會看得十分舒服和感動,因為戲和表演做得夠專業。

這些新春訪貧問苦之旅,甚至每年都會有一個主題,這些主題也有一定背景:

●03年春節,溫家寶在除夕之夜去到遼寧阜新煤礦,走到720米深的礦井裏,與井下工人圍坐在巷道的鐵軌上,一起吃年夜餃子。02年是中國礦難頻生的一年;

●05年春節,溫家寶抵走到河南省上蔡縣,探望和慰問病患者,河南省是國內人所共知的愛滋病重災區,當中很多悲慘故事,傳媒都不知反覆報道了多少次;

●今年春節,兩位領導人探訪農村。05年,中央就農業問題發出了「一號文件」,同去年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關於廢止農業稅條例的決定草案》,聲言徹底終結在中國大地上延續了2600年的「皇糧國稅」;

●同一時間,溫家寶又走到油田探望工人。05年,因為世界油價瘋狂飛升,石油公司日夜趕工的結果,導致不單多宗井噴意外,更有吉林省化工廠爆炸,嚴重污染松花江的重大事故。

比起台灣陳水扁返回老家派發紅包,又或者香港曾蔭權的輕拍鯉魚頭,胡溫的新春訪貧問苦之旅,以及那些包餃子、炸年糕的舉止,是否親切和有人味得多呢?

希望明年 胡溫到《冰點》 拜年

如果問我新的一年對國家領導人有什麼願望,我會說希望明年新春時,見到胡溫兩位也走去跟《冰點》、《新京報》、《南方都市報》……等媒體的編採人員拜年,把春回大地的氣息,不單帶到弱勢社群,也帶到祖國的傳媒當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