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6

安裕:髮線的變化 曾尾巴勿翹得太早

曾蔭權一定愛死英國了。當上特區行政長官這一年來,他額上漸見清朗,相書說這是前庭寬闊,可成大事,然而這卻是男人最痛,說明你也一把年紀了。中國人叫這做禿頭,很形象也很難聽。美國佬說這是balding,也是禿頭,老美就是這樣,坦白得令人討厭。英國人叫這是recedinghairline,後移的髮線,懂少一點生理學也看不明白,最是含蓄。曾蔭權當了幾十年港英小朝廷官員,倫敦灰霾天空下的內斂必然學懂幾手,這足夠他行走特區再多五年,怕的只是他呼風喚雨之餘翹起了尾巴。

九鐵一役,曾蔭權顯然不是沉默的羔羊,而是沉斂中帶殺機的錦衣衛,和《龍門客棧》裏白鷹飾演的東廠高手竟有七分相似。黎文熹惡鬥田北辰三天,表面上曾蔭權始終沒有直接出手,然而暗地裏卻是縱橫捭闔,倒田公開信在星期五剛浮面,特區政府馬上找到詹伯樂當通天後備,無論田北辰還是黎文熹下來都有老詹頂住。打過沙蟹的都知道,底牌決定了整手牌的策略,曾蔭權既有黑葵A在手,牌面是一條A加一對10,還怕你五牌不全的田黎作甚?

既忍耐又殘忍 利劍適時出鞘

說曾蔭權牌章高,是他把球踢給九鐵管理局,讓這兩幫人自行了斷。他這招一鴨兩吃,既可避免事事插手予人詬病,若死結迎刃而解,他作為行政長官兼九鐵最大股東必有所得。退一萬步來說,倘田黎打架而致九鐵四分五裂,那是貴公司咎由自取,怨不得我,屢犯錯誤的詹伯樂即上任救九鐵而無人敢說三道四。事情的發展基本如曾蔭權所願,田黎木口木面在攝影記者指揮下握手,曾蔭權這時拋出一句要好好處理紀律,寒光一閃,利劍出鞘,這下子田黎二人才知道這個特首的確是特殊材料所造,比董建華足足高五班。

金庸在《倚天屠龍記》後記中寫道,中國四千年政治史,總結起來只有一個字:忍,是忍耐的忍,是殘忍的忍。曾蔭權處理九鐵事件即見其精髓──事發時忍住不發,事過境遷天下在我時就是殺紅了眼的殘忍。這當中沒有一點英國人的內斂是不成的,貝理雅與財相白高敦同異夢九年,全英都知二人不和已久,然而就是沒有爆發到同室操戈;以曾蔭權的火爆個性,哪有可能讓人在他眼皮底下打架,但三十年的英式文官訓練,讓他在危機來臨之際控住情緒前堵來敵後退追兵,英國人畢竟是權術界的老祖宗。

看在中南海諸公眼中,曾蔭權這幾招的確有紋有路,他們也許在想,如果董仍在位,九鐵這個爛攤子該不知如何收拾。然而必須向曾特首指出的是,中共由幾個教書先生山村野老靠菜刀起家,打得國民黨四百萬軍隊抱頭而竄退守台灣,幾十年黨內黨外鬥爭經驗不是白過的,遠的是遵義會議前,周恩來是軍委主席而毛澤東不是,長征時國民黨的口號是「殺朱拔毛」,朱德在前老毛在後,後來的發展不必細說了。

近的是鄧小平聽了楊白冰一句「解放軍為開放改革保駕護航」,哪料他從逆向思考想到槍桿子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如果不保駕護航我的改革事業咋辦了?老鄧歷經三上三下,鬥爭經驗十足,竟然給他聽出話中有話,遂即廢了楊家將。

替北京 打工如 學做 CEO

中共之內不乏這類專門琢磨別人的人馬:姓曾這傢伙會不會翹尾巴不聽話自把自為?當然,曾蔭權從被放逐做清潔大隊長後執得到好籌當上特區首長,對中央感恩不盡還來不及,哪還會心存異想。可是北京卻不一定作如是觀,替北京打工,就像一個CEO一樣,只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溫良恭儉地過這半生,切忌老想「總有一天我入board做主席」。曾蔭權上台後,硬的軟的手段琳瑯滿目,對傳媒的既蓋又捂,對議會的精刮利落,對社會事務的驃悍決斷,幾乎有人要出來高喊我主英明,後遺症是難免令北京起疑:到底到他一統香江時,要通過《二十三條》時還聽不聽我的?再說,就算沒有異心,間中得意忘形也是要命,比方說,懾服九鐵後浸浸然以為老子這回行了,放在普遍持有「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的中國人眼中,也夠打進天牢關你幾天。

仍未獲中央的真正 blessing

上台一年了,曾蔭權到底有沒有得到中央的真正blessing,就像董建華上任前後那樣全國支持,老實說,到今天還是沒有。老董在位時,每年去北京開人大都順便見領導人,曾蔭權這回開人大會議時在主席台上埋頭把筆記寫了又寫,這樣努力學習還是未能公開拜會領導人,有人解釋「自己人、熟不拘禮」,只有傻瓜才信這些話。有一種說法是,中央太寵香港,其他省巿會不高興的。這些廢話令人確信天下間的真有人不諳國情,中國改革開放發展到今天,地方諸侯巴不得中央眼中沒有他們,這樣才能撇除宏觀調控及其他束縛,邁開步子走出自己的路。但香港這特區就是不一樣,沒有中央的祝福,你要曾蔭權明年從選委會裏得一百票都不行。

北京不是笨人,曾蔭權也非懵懂,他明白自己始終不是梁愛詩那樣根正苗紅,他也不懂唱五十年代版本的《歌唱祖國》,靠的是聚沙成塔起來的信任,把不信任的負性因子一粒一粒擯走,但動作應多大分寸該如何,恐怕他從來難以摸透。北京和曾蔭權就像京劇《三岔口》那樣,在不見五指的黑夜在小店裏你來我往互相摸底。這齣全武行京戲,對讀《哈姆雷特》長大的曾蔭權,能唱出《歌聲魅影》每首曲的許仕仁來說,都是聞所未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