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31

蔡子強:滲透與騎劫 清黨與隔絕


【明報】香港的民主派政黨其中一個教人失望的地方,就是在過去十多年來,一直都未能學曉如何妥善處理黨內派系競爭的問題。

7年前,民主黨曾經因為一個「少壯派」,一場有關「最低工資」的辯論,鬥得天翻地覆,結果弄得不歡而散,陶君行、陳國樑等幾十人在意興闌珊的情下陸續退黨。

但樹欲靜而風未止,走了一個少壯派,還有新的少壯派;沒有了陶君行和陳國樑,今天又有陳竟明和范國威,紛爭仍然不息。到了今天,該黨又再次鬧出什麼新界東支部涉嫌遭「滲透」和「種票」的鬧劇,雙方透過傳媒互相指摘,關係弄得劍拔弩張,令人擔心,事件會否再次以「清黨」作為收場。

當然,公平一點的說,民主黨不是本港唯一一個曾受黨內派系紛爭的政黨,民協和前,過去十年,都一樣經歷過分裂和出走,導至兩者如今的聲勢都大不如前。究竟「合久必分」,是否就是本港民主派政黨的宿命?

不知道是否受此教訓,新成立的公民黨,在邀請新黨員加入,以及讓他們選舉黨內領導的做法上,都顯得十分保守和審慎,結果原本很多可以被拉攏及吸納的民主派之友,都不在邀請之列。用他們自己的術語來說,就是要防止被「騎劫」。

一時間「滲透」與「騎劫」,弄得民主派人心惶惶。但「清黨」和「隔絕」,是否又是發展本地政黨的良策呢?

民進黨的四大派系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有紛爭的地方,就有江湖。」除非像湯漢斯一樣獨處一小島,只有排球Wilson作伴,否則「是非」和「政治」就是怎也逃避不了。「隔絕」這種做法,無疑可以減輕紛爭所帶來的風險、創傷和形象上扣分,但代價就是政黨的規模「大極有限」,人才也捉襟見肘,未能予人真的可以執政之信心。

台灣的民進黨以派系林立馳名,黨內便有所謂「四大」派系,分別是:美麗島、新潮流、正義連線,以及福利國連線。不同派系就不同路線、理念問題進行辯論,可謂司空見慣。

派系競爭不單有助民進黨深化政治理念,也為他們拓展黨員及支持者,注入了相當的動力。當然,我們亦不能把民進黨的派系政治過於浪漫化,事實上,泛政治化、動輒訴諸派系陰謀、扣帽子式的指控,以至權力鬥爭,在民進黨內也比比皆是。但最重要的是,過去十多年來,除了96年10月彭明敏出走另組「建國黨」外,派系競爭從未為該黨帶來嚴重的分裂。

在盛空前、98年的民進黨中國政策辯論會上,當時的黨主席許信良便引用了前西德總理布蘭登以下的一段說話,作為辯論會的開場白:

「我們不需要仰慕者,我們不需要追隨者,但是我們需要能認真思考、能認真批評,以及能認真為國家負責的人們。」

願以這段話與民主黨、公民黨、以及其他民主派政黨共勉,更願他們能以正面、包容,以及理性的態度,來看待黨內不同意見及派系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