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26

沈旭暉:陳馮富珍的勁敵﹕厄瓜多爾總統跳槽之謎

【明報-咫尺地球】正當中央高調為競逐世衛總幹事的陳馮富珍(相關新聞 - 網站)助選,一位現任國家元首——南美厄瓜多爾(相關新聞 - 網站)總統帕拉西奧(Alfredo Palacio)——卻出人意表加入戰團,將這個職務的吸引力炒得更玄。據一位媒體友人透露,厄瓜多爾是中國以外最讓選情透明的國家,除了在正式報名前就公布競選機密,還主動將總統的CV傳送予香港記者,顯得其志可嘉。然而元首在位時就正大光明鬧跳槽,究竟是為了什麼﹖

國際旋轉門

理論上,世衛一類國際組織領袖的地位和國家元首平起平坐,實際上卻被認為要低半等,頂多由過氣政客或技術官僚擔任。就是國家主權日漸下降、國際組織愈趨重要,政客跨國發展的新選擇,始終是二十世紀的次選——畢竟國際社會難以想像布殊(相關新聞 - 網站)會在任內放棄總統位置,競逐被他看扁的聯合國(相關新聞 - 網站)秘書長職務。歐洲議會議員的地位更是遠低於倫敦(相關新聞 - 網站)下議院議員,英國政客甚至戲謔稱前者是老人院或育嬰場。國際旋轉門的不同位置,始終是有層級差別的。

不過自從出現了兩位歐盟(相關新聞 - 網站)主席,這道旋轉門的上述局限已經被逐步打破。首先是上任主席普羅迪(相關新聞 - 網站),他當選前曾任意大利(相關新聞 - 網站)總理,在1996年領導國內的「橄欖樹同盟」擊敗AC米蘭(相關新聞 - 網站)班主貝盧斯科尼的右翼政黨,卸任歐盟主席後再於今年當選本國領袖。歐盟在這位經濟學者領導下落實了歐元這項標誌性政策,對親歐派來說,這是壓低各國主權的大功。另一位是現任主席巴羅佐,他在2004年壓倒彭定康一類過氣政客當選,當時他是現任葡萄牙(相關新聞 - 網站)(相關新聞 - 網站)總理,決定跳槽後才急忙找國內接班人。

這次帕拉西奧以現任總統身分參選世衛,而且未表明一旦當選會否辭任總統,再次推翻了一般人心目中「國家元首=仕途終極」的舊概念。自從世衛藉SARS的機會增強對各國衛生的監控,國家元首不能決定的境內衛生政策,卻可以通過掌控這個國際組織,來向所屬國家下達指令。巴羅素對國民說是「為了葡萄牙最大利益」,才放棄總理位置擔任歐盟領袖﹔普羅迪「懂得歐盟運作」的身價,成了他反過來捍衛意大利主權的最大優勢﹔若說身為專業醫生的帕拉西奧,一旦領導世衛,比領導本國更能協助厄瓜多爾改善衛生,也不足為怪。

未解決的接軌和脫軌

本欄年前曾介紹厄瓜多爾的「電台政變」,當時含有雜質的「人民力量」通過電台名嘴號召群眾上街,推翻了靠民粹主義上台的前總統古鐵雷斯。帕拉西奧就是古鐵雷斯的副總統,二人競選時必定一人穿軍裝、一人穿醫生袍,雖然充滿制服誘惑的喜劇效果,卻難免失諸浮誇。帕拉西奧扶正後,自然深知在這個「政變王國」難言強政勵治,而且和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關係時好時壞,內政外交都受制於人,並沒有國家元首的風光。出走到國際組織,不但可以繞過國內結構性問題,又可以保存面子,還有機會發揮本行,也許算是上算。

然而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畢竟沒有從屬關係,由總統到總幹事之路,理論上是不能直接銜接的,兩者更可能存在正面衝突。當美國繞過聯合國出兵伊拉克(相關新聞 - 網站)、埃塞俄比亞和IMF因為借貸條件鬧翻,美國或埃國總統的決策,就和國際組織呈現根本矛盾。假如現任美國總統忽然成了聯合國秘書長,卻被聯合國總部強迫交代美國矮化聯合國的十年大計,而又忽然良心發現坦白從寬,這就難免損害本國利益。當國際組織權力繼續膨脹,上述矛盾將會更加尖銳,屆時自當有改革派提出禁止國家元首或高官走進「國家——國際組織」旋轉門,或起碼逼他們「過冷河」。

陳馮富珍一類候選人既能夠「代表」國家,又不過是中國地方一級的前衛生官員、不能泄漏國家機密,也許正是最適合在旋轉門遊走生存的生物。若希望一國兩制的取巧優勢得以繼續發揮,中央可以考慮照辦煮碗提名任志剛(相關新聞 - 網站)為IMF總監、何鴻燊(相關新聞 - 網站)掌世銀、十姑娘管世貿,相信各國都會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