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30

邵家臻:因為接納,所以可能

【都市日報-兵器譜】過去十多年,我都是個受人錢財,予人關懷的專業社工;過去幾年,我還是個受人錢財,教人關懷的社工教師。只是事到如今,我要切切實實去關懷一個對我很有重量的人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很潺弱,弱得連問候一下都拙口笨舌,根本說不出一句像樣的說話來。

身邊有個很重要的人(significant other)生病了。跟他過去幾十年斷斷續續的感冒不同,在一次湊熱鬧的身體檢查中,找到惡疾的蹤影,懷疑大難當頭,要在幾個星期後再來一次大檢查,方可真正confirm惡疾有幾惡。

唯有等。七情六慾中的七情,包括喜、怒、憂、思、悲、恐、驚,全在「等」的過程中翻來翻去。「等結果」的經驗,令我終於明白存在主義哲學家Martin Heidegger在1962年所創造的概念:憂懼。它是種強烈的焦慮和擔心,往往是在崩潰前的狀態。憂懼感覺深刻地影響每個人的行動,它就像一個人面向懸崖而沒有支撐之處,是種無所依靠,沒有任何抓取之物來固定自身時的暈眩感覺。任何有過「等結果」經驗的人都明白,「等」使我們本來對事物、人物、目標、願景、對象、方法等有聯繫的思維活動,一下子被砸得稀巴爛。

以前,我以為稀巴爛的來臨正是關懷的開始。而所謂關懷,大抵離不開用心聆聽、四目交投、手舞足蹈,務求在「色聲藝」上至少有樣可以讓煩惱者得到安慰。顯然,美國女教育哲學家Nel Noddings不會如此輕率處理。這位女性主義者一改予人激進的形象,轉移在1984年提出關懷倫理學(Ethics of Care),希望保存、肯定女性在歷史中生活實踐所發揚的關懷美德,並藉對此作的討論,喚起社會注意女性在歷史社會中一直受到剝削、缺乏地位的處境。

Noddings是從存在主義所發掘的焦慮的負面處境,往更深一層去發掘人的真心所向。她指出自由的焦慮感來自責任的覺知,責任的覺知來自關係的無可逃脫。我們不是生來就處於虛無中;而在關係中,也就是以關係為人的存在核心。她指出人不可逃於關係,而在理想的關係中可以彰顯人的自由,這便是關懷關係。

當我們去關懷別人時,第一步是從自我移開,在感情上去接受對方,做到全神貫注、設身處地。就全神貫注而言,它是關懷的基礎。關懷者必須專心致志,以受關懷者的需求為優先考慮,排除其他工具性考慮,只以眼前的對象為唯一的關懷對象。同時,關懷也是一種態度和情感的開放,開放而後能接納對方的情感和處境,設身處地而後能去同情地理解。關懷者只要放下自己的身段,抱開放的胸懷,傾聽其聲音、回應其情感,而不須急去下判斷、做結論。如此才能邀請受關懷者進入真誠的交流,而讓受關懷者有體驗情感自由流露的可能。

因為接納,所以可能。這不是理性認知的作用,而是態度的作用。是不是惡疾都好,我已經預備學習關懷作為一種關係,跟你重新相遇(en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