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2

蔡子強:堅固碉堡是如何崩解的


【明報】馬克思曾經說過: 「黑格爾認為一切偉大的世界歷史事變和人物,可以說都會重複出現兩次,但他卻忘記了補充一點:就是第一次是作為悲劇出現,而第二次卻是作為鬧劇出現的。」董建華政府的崩解,是從引入高官問責制開始的;如今曾蔭權政府,正引入新一批的問責副局長和政治助

理……

董班子崩壞始於內部

我還記得,梁錦松的買車風波,是董班子駝峰上的最後幾根稻草之一,但危機之演變成不可收拾,觸發點則是泄漏出楊永強在行政會議中,曾申報自己的買車利益,但當時阿松卻無任何表示,因此買車不可能是無心之失。這樣的絕密會議紀錄遭泄漏,只有是「內鬼」才能做得出。

高官問責制為董班子引入新的團隊,但也引入新的矛盾和明爭暗鬥;阿松的一句「莫把公僕變公敵」,亦引起公務員內部的極大反彈,但究竟哪些才是泄密的內鬼,則只能成了一個謎團。

但無論如何,教訓是,任何的危機,都只會在自己的陣營內出現裂痕之後,才會加劇被放大,最後引來骨牌效應。

本周二,曾班子終於就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問題,向公眾致歉和讓步,公開薪酬,及直接面對傳媒和公眾。過去3 個禮拜,幾乎所有傳媒都聚焦在國籍、薪酬、黑箱作業三方面,合組成一條「統一戰線」,向政府施壓。

現時政府大幅度讓步,雖然未必能夠令所有媒體收手,個別campaign media 或會繼續跟進新班子的底蘊以至私德,但相信至少會令部分媒體暫時收貨,對政府來說,能夠縮窄了戰線,不失為止血之舉。

相同的步驟如果在3 個星期前做,政府肯定不會像今天般弄得遍體鱗傷。當事人為自己的傲慢、自以為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公務員外覓人才惹新麻煩

賽後檢討, 「死因」當然與當事人在國籍、薪酬及疑似任人唯親3 點上,有直接關係。但就如上個禮拜本專欄的分析,起初硬要向傳媒和輿論逞強,到稍後「唧牙膏」的危機處理手法,都是令事情惡化的部分因由。

至於今個禮拜,本欄的分析卻想由傳媒和民意層面,轉移至政治層面。

以往無論董建華,又或者曾蔭權政府,在組閣時,主體都是公務員,惹來的批評,至多是「白金升降機」之類的閒言閒語,甚少嚴重到用人唯親,以至建立馬房等指控。這是因為港人基本上是支持「公務員治港的」,而且公務員的背景比較單純,背後沒有太複雜的利益網絡,因此起用公務員,所惹起的爭議和猜忌也比較小。

相反,今次引入的新一批問責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主體卻是公僕圈以外的人,牽涉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套複雜利益分配,但主事人卻完全掉以輕心。究竟今次觸動了哪些利益?

大面積利益被觸動

首先,過去3 個星期,多張報章先後報道,很多局長在其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任命上,都顯得身不由己,自己屬意的人選紛紛被上面駁回,最後只能被迫接收另外一些人選。如果這些報道屬實,那麼會否在曾家班內,製造了一定的裂痕呢?

其次,更根本的當然是AO(政務官)。事件的一個爆發點,是6 月2 日晚,無電視晚間6 點半新聞,以頭條形式,比較28 歲最年輕的政治助理,與一位同屬食物及衛生局,入職AO 18 年的副秘書長,指出兩人薪酬相若,同是約13.4 萬多元。一位AO 屬於哪一個職級(如首長級那一級)當然不是什麼秘密,但仔細到薪酬是哪一點,不是有心人不易那麼探知。這是否顯示AO 對今次這批新貴的任命,有很大情緒呢?由一些只有30 多歲、資淺的新貴出任首長級那4 級的副局長,領導一大批年齡可能比他們大10 歲的資深AO,真的能如魚得水嗎?起碼,近幾日便有報章報道,這批新貴像奉旨般指示AO,為他們撰寫演辭又或者找文件檔案之類的小道新聞。是否屬實,外人難知,但起碼亦反映出一種負面情緒瀰漫。

第三,前高官如陳祖澤及王永平,罕有的先後公開、高調批評問責新班子的委任,造成重大殺傷。他們背後有否其他勢力?他們又會否代表某類聲音呢?

第四,在親建制政黨中,矛盾一樣存在。自由黨主席田北俊便曾對《蘋果日報》透露,黨友楊孝華兒子楊哲安,最想加入的其實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豈料最後卻被派至教育局,這樣不按意願分派政治助理,就如盲婚啞嫁,事實上,多日來田氏亦反覆炮轟新班子。另外,民建聯中人亦曾向同一張報紙埋怨,為什麼他們堂堂一個大黨,獲分配到的局長只有一個,而不是如其他智庫般的3 個。從中可見,不獲派彩的固然會有怨氣,但即使有份的,也一樣會有別的意見。

除此之外,還有否其他的政商利益被牽涉呢?

過去3 個星期,香港傳媒差不多總動員、全方位批評新班子,當中甚至包括幾份愛國報章,各種小道消息滿天飛,背後牽涉到的勢力和利益,相信已經超越個別層面了。

莫要墮入董式怪圈

如果在委任問責新班子時,能夠引入一些公民黨、民主黨等泛民中人,讓整個政治光譜中,左、中、右都雨露均霑,我想換來的掌聲一定比現在多。我不是說泛民稀罕這些派彩,而是公眾會較易相信,政府動用大筆的公帑,是真的為整個香港、整個政治光譜培養政治人才,而不是如今般親疏有別,慷納稅人之慨,來建立自己的馬房。

最堅固之碉堡,往往是從內部開始被攻破的。

我想,曾蔭權真的要小心了。

容我再多講一次,董建華式的怪圈是:不斷「自我victimize」,一切問題皆因對手的無理炒作,沒有人支持是因為「全世界都想我死」,而非「失道寡助」,於是愈要與對手拼個你死我活,而非反省自己的失誤和不足,結果也愈泥足深陷。希望曾班子切戒。

問責新班子風波(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