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1

練乙錚:貿易大國扯皮最窮國家遭殃

【信報-香島論叢】世貿多哈回合第八輪談判以失敗告終,七個主要負責國家的代表各擺姿態互相指摘;各國為了本身利益(或者說各國代表為了委任他們的當屆政府利益),很難說誰對誰錯,但就談判失敗引致各種後果而言,最大受害者顯然是一些最落後的發展中國家。這些國家人微言輕,在世貿的談判中沒有直接參與的機會,它們真正關心的問題,很多根本擺不上議事日程。(一百五十三個成員國,不可能同時談判,故具體方式是各國自由組成若干個地區性或主題性組合,由這些組合裏的七個貿易大國作為代表負責集中談判。)舉例說,歐盟入口香蕉的關稅問題,是若干拉美小國最擔心的;一直以來,歐盟採取「親疏有別」的做法,對非洲、加勒比海及亞太區一些香蕉生產國特別是一些歐洲國家前殖民地,徵收零關稅,卻對拉美生產的香蕉課以每公噸一百七十六歐羅的入口稅。會議之前,拉美國家已取得歐盟同意逐步削減關稅;但是,世貿規定,所有大大小小協議必須一齊通過,如果某國堅持不同意任何談判條款,所有其他協議也告吹。這次談判,在美國與中、印之間的工業產品「特殊防衞條款」(SSM)上觸礁,卻殃及拉美蕉農。又例如對美國國內棉花補貼問題,最為關心的是幾個以種植棉花為主要經濟活動的非洲最窮國如乍得、布基納法索、貝寧、馬里(人均收入為中國的五分一左右);二○○四年,美國願意在多哈回合中大幅降低國內棉花津貼,條件卻是中國相應稍減入口棉織品限制,但這次中、印、美談不攏,非洲這幾國的希望因此落空。對大國而言,多一點少一點貿易,算不了什麼(談判破局當日,全球各主要股市收市微升),但對於那些非洲最窮國,卻是其人民生死攸關的大事!故不少窮國這次對代表他們談判的幾個貿易大國未能重視他們的利益,感到十分不滿。

破局之後又如何呢?一個明顯趨勢,便是雙邊或地區性的自由貿易協定將暫時替代世貿,成為國際貿易自由化主要載體。其實,多哈回合七年未談攏,不少國家已在世貿框架之外另謀出路,彼此之間訂立了不少貿易協議,澳洲與智利前日剛宣布的,便是一例。不過,這些雙邊或地區性協議,對未來世貿達成多邊協議,到底是有利還是有害,則很難說。也有一些國家主張改革目前世貿談判模式,不要求所有提議同時取得一致贊成,然後一起通過,而是「成熟一個,通過一個」。經濟比較單一的成員國或會歡迎這個做法,如服務業能先有自己的協議的話,則香港一定支持。不過,這個辦法,一些多元化貿易大國不一定接受,因為那樣會壓縮他們談判時的交換條件空間。

多哈回合能否重開、何時重開、重開之時以什麼做談判起點,在在取決於幾個貿易大國的態度,尤其是美國。美國今秋總統大選,不確定因素很多。共和黨麥凱恩自命是自由貿易忠實信徒,不過,競選時說的話,往往不能作準;在他的競選團隊裏,負責國際貿易政策的Philip Levy,是自由派智囊團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重要成員,的確主張自由貿易,但共和黨不僅對剛結束的這輪談判無大興趣,Levy昨日在《華日》上的講話,也對重開多哈回合會談很有保留。相反,昨天奧巴馬陣營發的聲明,卻要求在「不損害美國利益」的前提之下,盡快重開談判。奧巴馬的外貿政策發言人Daniel Tarullo,是美國首都喬治鎮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專研國際貿易,卻是多哈回合的大力支持者,去年寫過一篇長文,不僅支持談判,還要求總統布殊親自出馬游說民主黨國會議員支持啟動今年的談判,更認為美國應在此輪談判中承擔主導角色(註)。筆者翻查Tarullo過去對世貿的態度,發覺他的立場相當一貫,積極支持「公平而有益的」國際貿易。不過,這一切是否大選年的政黨或候選人策略,則不得而知。美國經濟不景,民間保護主義抬頭,自由貿易協定是隻燙手山芋,布殊政府如果積極推動世貿談判,達成協議的話,美國藍領的票可能不少轉投奧巴馬,對麥凱恩不利。至於奧巴馬,筆者一向認為他本人的經濟思想不太「左」(見二月十一日拙文),他的如意算盤當然是讓布殊任內「搞掂」多哈回合協議,省得由他來接手(如果他年底勝出)。不過,就算多哈回合不能於年內重開,若奧巴馬當上美國總統,明年由他推動談判,亦不無可能。大家記得,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由民主黨總統克林頓在任內積極推動達成的。

註:〈The Case For Reviving the Doha Trade Round〉, D.K. Tarullo,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