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2

沈旭暉、張玉珍、周臻樞:國際難民年對華裔的歧視(昔日國際都會系列.二)

【信報財經新聞-時事評論】五十年代有大量中國難民湧到香港,情況極嚴重,當年英國解決問題的國際視野與面對的副作用,對今天不無參考作用。據《華僑日報》(一九五九年六月四日)一篇題為「難民年解決香港難民問題」的社論引述,當年全世界約有二百多萬名難民,英國則為聯合國援助難民提案的發起國,最後聯合國在一九五八年底通過在一九五九年六月一日起推行「世界難民年」計劃,以救濟因政治、戰爭等原因而離開家園的難民,協助其重新生活。

重歐洲輕亞洲

各國對計劃似乎反應不俗,社論指當時已有二十多個國家成立委員會處理有關工作,並陸續有其他國家加入。英國委員會首先籌集到第一筆十萬鎊捐款,「贊助人是英女皇,副參贊人是英首相麥美倫、工黨領袖蓋斯基爾及自由黨領袖格里蒙」,從名單的陣容,可見英國看待活動的規格。然而,正如社論指出,「國際事務不論政治、文化或慈善工作,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就是重視歐洲而輕視亞洲」。

聯合國優先處理的是為數約五萬名的歐洲難民,但社論認為「亞非難民問題之嚴重性,是十倍於歐洲的」。若以緩急輕重來分野,當時香港難民是最大群、最窮困與、最急需援助的群體之一,所以香港輿論都期望聯合國要依照實際民情處理問題。

上述社論認為歐洲白人比亞洲人得到更好的救援待遇,自有其前因,從《工商日報》(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五日)一篇題為「白俄和歐洲籍難民,在港過寓公生活」的文章可略窺一二。文章首先指出聯合國於一九五七年通過救濟中國難民決議案,但是比這更早之前,其實香港已設立了國際救援機構及聯合國難民救濟處,專門救濟逃港的非中國籍難民:「外籍難民一經踏入香港境界,他們的食、住、醫藥等問題,馬上就可獲得解決」,而且「救濟會支付難民的食宿費用,平均每天每人十五元,其中半數是房租,半數是伙食。……每人每天還可得到一元至兩元的零用錢。遇到生病時,救濟會也替他們解決醫藥問題……他們在得到其他國家的簽證後,他們的交通旅費,還是由救濟會負責支付,等待難民本人將來有了生產能力時才折半償還」。

當時,這些外籍難民住的是大酒店,吃的是許多本土中上人家也沒有的豐富膳食,羡煞幾許旁人,與中國難民來港後的惶惶不可終日,自是天壤之別。論語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這種有目共睹的歧視自然遭人垢病,難怪殖民管治下的《華僑日報》社論勇於對聯合國批評。背後隱藏的含義,似乎還有爭取一般華人在殖民地得到更好待遇的曲筆。

香港備受忽視

那香港政府在「世界難民年」有什麼舉措?《華僑日報》社論說:「香港政府已透過英國殖民地部大臣,提出一項計劃清單,作為救濟香港難民之根本辦法。這計劃清單已致送聯合國秘書長之國際難民年特別代表M.C.戴基茂拉利亞,並將轉送與各國國際難民年之呼籲委員會」。

清單內容包括興建活動中心、小學、工業學校、各種訓練計劃、慢性肺病療養院、擴展兒童病院設備、康復院及圖書館等。毫無疑問,這一系列基本設施均需大量金錢,結果雖然計劃由英國牽頭,但各國並不注視香港,港英政府亦瓜田李下,結果香港難民一如所料,依然不是國際焦點所在。

原材料:本研究計劃之原材料數碼化承蒙利希慎基金贊助,謹此致謝。

一、「難民年解決香港難民問題」,《華僑日報》,一九五九年六月四日。

二、「白俄和歐洲籍難民在港過寓公生活」,《工商日報》,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