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9

沈旭暉、張玉珍、周臻樞:一九六二年的港美棉織貿易戰(昔日國際都會系列.三)

【信報財經新聞-時事評論】貿易戰並非全球化時代的特產,早在五、六十年代,香港就捲入和美國有關的微型貿易戰爭。事源當時香港難民問題引起各國關注,港英政府希望各國開放貿易市場,增加香港工業產品進口,藉此協助工業發展,用以工代賑的方式救援難民。

理論上,這政策能予難民個人尊嚴,讓他們毋需依賴別人周濟,比純福利政策更完善。然而在各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下,遠景往往事與願違,或幾經轉折才能奏效。

回看《華僑日報》一九六二年三月四日一則題為「八種棉織品停止輸美,工友頓感徬徨,二萬人將失業」的新聞,報道美國在該月通告英國駐華盛頓大使,「根據有關國際棉織品貿易問題日內瓦短期協議條款,要求港府對八種棉織品之運往美國,予以約束」。香港收到通知後,即時停止簽發該數種產品的輸美執照,因此引起相關行業及工人恐慌。

美國限制進口

文中的「國際棉織品貿易問題日內瓦短期協議條款」是指在一九六一年七月,《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即世界貿易組織前身)在日內瓦舉行的國際貿易會議上,通過的「短期棉紡織品及成衣協定」(Short-term Textiles Agreement, STA),它對部分紡織品貿易採取配額限制,有效期十二個月,當時有十九個GATT成員國及非成員國簽署協定。該協定在一九六二年十月一日期滿後,改由「長期棉紡織品及成衣協定」(Long-term Textiles Agreement, LTA)取代。美國根據這項協定,認為香港輸入美國的棉織產品已超出配額,故即時限制入口。當年香港運銷美國的棉布,佔總出口量平均約百分之二十,棉織品從業員的總數則不下十萬。若按比例,大約有二萬名工人受事件影響,其中以經營棉紡織及製衣業加工的小型廠商受影響最大,不少以裁員或關閉收場,頗為坎坷。

壞消息接踵而至

另一則一九六二年三月十七日刊登在《星島日報》的新聞:「美國傳將正式宣佈限制港棉織品進口,香港對美貿易將受影響」,則指「美國之要求香港限制輸美棉織品第一次為八種後,又有第二次之兩項,預算在第二次之後,尚有第三次」,似乎壞消息接踵而至。

正當香港面對美國來勢洶洶的貿易限制時,想不到加拿大也來湊熱鬧。上述新聞末段報道另一宗消息,題為「限制港棉織品輸加,四月一日採取措施」,指加拿大政府要求香港政府對輸入該國的兩種棉織品採取限額管制措施,但願意與香港延長談判時間,同時「限制並不堅持在短期協約可指定在三十天內的一項決定上」。

奇怪的是,當年本港的紡織工業界竟讚賞加拿大政府的處理「十分中肯」,並認為其他國家(實質暗示美國)如借鏡這做法,給香港一個貿易談判的機會,則香港不會有紡織業危機。

難民促成「美援」

結果數月後,事情峰迴路轉。正當香港工業界憂慮被美國凍結的棉織品要轉到下一年度限額時,據《星島日報》一九六二年十月十五日「輸入限制略轉鬆弛,港美貿易又露佳兆」透露,由於香港在五、六月份時,大陸難民蜂擁而至,美國最高層終於對香港經濟狀況關切,令「美國對本港進口限制,確已漸行鬆弛,重列本港為美援購買地區……在該情況下,本港對遠東落後地區受援國家之出口,即隨時有轉佳之希望」。

一場港美貿易戰,既牽涉大陸難民的政治問題,又是因加拿大的插曲而解決,可見當年香港與國際社會的互動是多麼微妙。

原材料:

一、「八種棉織品停止輸美,工友頓感徬徨,二萬人將失業」,《華僑日報》, 一九六二年三月四日。

二、「美國傳將正式宣佈限制港棉織品進口」,《星島日報》,一九六二年三月十七日。

三、「輸入限制略轉鬆弛,港美貿易又露佳兆」,《星島日報》,一九六二年十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