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8

練乙錚:跨黨派合作——從奧巴馬談到馬英九

【信報-香島論叢】美國候任總統奧巴馬要和競選對手麥凱恩會面談合作。這種跨黨派活動,在美國政治文化裏有不少先例,只不過現任總統布殊是個派性很強的人,要求領導班子說話同調、步伐齊一,故當政八年,黨同伐異,絕無興趣任用他黨人士或主動與之合作;不僅如此,其內閣成員亦不乏派性極強的人物,例如前任司法部長岡薩雷斯,便曾被指按黨派立場任免聯邦法官,最終不得不因此辭職。布殊的上手克林頓,派性亦相當強,不只共和黨人,甚至連民主黨內很多人也得罪了,這次希拉莉參選總統失敗,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少曾受克林頓冷待的民主黨人都支持奧巴馬去了。奧巴馬競選主題是「轉變」,減少黨派惡鬥、擴大跨黨合作,是他的「轉變」內容之一,故他今天要和麥凱恩見面談合作,美國人因為不聞此調久矣,覺得很新鮮。

跨黨派合作,其實是美國黨派政治中的一個重要小傳統,幾乎每個總統都任命一、兩個反對黨人士出任部長或內閣成員,而且往往所任並非無關宏旨的二、三線職位;克林頓委任共和黨人 W. Cohen 任國防部長,尼克遜委任民主黨人 J. Connolly 任財政部長,便是好例子。更為不少人稱道的,就是二次大戰前夕羅斯福總統分別委任了共和黨的 H. Stimson和 F. Knox 為戰爭部長和海軍部長。(當時戰爭部長主管陸軍,與海軍部長並列為總統內閣成員,至四七年加設空軍部長,三者隨即歸到新設的國防部長之下,不再是閣員)。再早一點,還有林肯(共和黨)委任民主黨的 E. Stanton 為戰爭部長;當時黨內人士反對,林肯反駁說:「你能找到一個比他更出色的戰爭部長我便馬上撤換他。」結果,在整個內戰時期,Stanton 領導的戰爭部,表現十分出色。(見英文維基百科 Edwin M. Stanton條)。

談到林肯,美國政界近日議論最多的,就是奧巴馬如何學習林肯選拔內閣成員。林肯不只重用 Stanton 這個反對黨的有才之士,他最為史家津津樂道的,就是把所有最強大的政敵通通委到內閣裏,並最終贏得他們的愛戴,內閣因此成為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班子。史學家 Doris K. Goodwin 近著《Team of Rivals: The Political Genius of Abraham Lincoln》一書記載,林肯當年寂寂無名,黨內初選之初,排名第四,只不過他廣結人緣,而前面三位大熱樹敵太多,竟紛紛敗陣;能夠勝出,他自己也覺意外。選舉當晚,揭盅之前,林肯竟對着好友說:「我想我還是得回去當律師。」當選總統之後,他把三位競選對手都請進內閣,理由據他自己說是:「國家需要強而有力的領導,我無權阻止人民得到這些能人的服務。」奧巴馬熟讀林肯生平,Goodwin 是他常帶手邊的參考書;他敬佩林肯,是這位美國史上最偉大共和黨總統的忠實「粉絲」,此事早已廣為人知。除了早已承諾他的內閣起碼會有一個共和黨人之外,這幾天他還讓傳媒知道他正在積極拉攏希拉莉當他的國務卿,主理美國外交工作。此前,他已找了拜登這個起初也是黨內初選對手來當他的副總統候選人。如此亦步亦趨效法林肯,奧巴馬的政治訊息十分明顯:他要當一個出色的總統,要法乎其上。

在美國歷史上,往往是在國家內部對立嚴重,或是遇到強大外來威脅之時,跨黨派意識便浮出水面,廣受民眾支持;反觀我們中國,相反的例子卻很多,近的有台灣今年馬英九的慘痛經驗。馬選勝之後,試圖化解藍綠衝突,推台聯黃昆輝(前國民黨本土派)當考試院院長、前民進黨不結派的沈富雄當監察院副院長,都遭自己黨友一一否決;馬唯一成功委任的綠色背景人士是陸委會主委賴幸媛,但為此他已用去不少政治本錢,而反對賴當此職的,不只藍營國民黨,還有綠營台聯、民進黨;最後,賴還是在台聯開除黨籍威脅之下自動退黨。

中國近現代史上,國共兩黨曾經二度合作。第一次合作,是蘇共策動的,孫中山同意,遂有國民黨的「聯俄、容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很多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有些還出任國民黨中央黨部要職,如組織部長譚平山、農民部長林祖涵、宣傳部代理部長毛澤東等。第二次合作則是在抗日戰爭時期雙方組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很可惜,兩次合作,雙方都還未來得及組成政府共事一堂,便在刀光劍影之下瓦解,繼之而起的內鬥、內戰,更是死人無數。

可以說,到目前為止,中國還未有不同黨派人士(尾巴黨或政治花瓶黨除外)能在同一個政府內合作共事而不互相殘殺的經驗。此中原因是什麼,很值得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