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9

練乙錚:制裁法國無着數西藏工作要透明

【信報-香島論叢】外交部就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波蘭與達賴會面,召見法國駐華大使提嚴重抗議。此前,法國政府宣布會面決定,北京即拒絕出席原定本月初舉行的歐中經濟峰會;峰會重要議題之一,是歐、中如何合作改革國際金融秩序,特別是如何改變美元是唯一國際結算貨幣的局面,故此次歐(法)、中不和,目前為止最大受益者是美國。還特別值得留意的是,這次中、法政治衝突,雙方都十分高調,大大超越近年中國與外國就達賴發生磨擦時的習慣模式。北京義憤填膺不在話下,還一下子把一個峰會取消了,全世界輿論驚訝不已;法國方面,薩爾科齊明顯有備而戰,於十一月二十五日即峰會開幕之前不到一周,宣布與達賴會面,完全不理北京警告及可能反應,外交部長和人權部長都站出來為他撐腰,薩爾科齊自己更聲稱:「我是法國總統和現屆歐盟理事會主席,有和任何人會面的自由。」法國為何如此肆無忌憚摸中國老虎屁股?

大家記得,去年九月,德國總理默克爾亦同樣在柏林會見達賴,中國即時反應亦很強烈,取消了雙方法務部長的交流訪問,中、德關係更因此跌至低點,最後全靠比較親中的外交部長斯坦邁爾在背後打圓場,整整一年有多之後,德、中關係才解凍;今年十月,默克爾還趁到北京參加歐亞峰會之便,親身和中國領導人修補關係,才最終消了北京怒氣。中、德雙方齟齬期間,還發生另一磨擦,那就是三月西藏動亂發生後,德國政府不滿北京處理手法,默克爾和外交部長都決定不出席京奧開幕儀式(反而是薩爾科齊參加了),故當時商界預期中國將以經濟手段對付德國,中德貿易必然受損。但事實證明並不如此,中德貿易關係並未受任何打擊,反而是不斷鞏固,德國對華出口今年上半年更激增兩成!(見十月二十二日 EUbusiness.com 報道。)中國政府如此「政經分離」,法國政府心裏有底,自必利用機會宣示法國文化核心價值——尊重宗教自由和政治權利,而無所畏懼中國實質反應。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就是法國的保護主義可藉此抬頭。失業上升之際,法國工人自不願見到中國貨充斥法國市場,如果中國施加經濟制裁,法國限制中國進口便振振有詞,對薩爾科齊而言,此未必是政治負擔,反而可能對他有利;蓄意挑起中國情緒,這可能是原因之一。

當然,中國初步反應比去年那次強烈,未來不一定不會對法國作出經濟制裁,以收殺一儆百之效;但經濟制裁不是沒有代價的,現時全世界都面臨衰退,中國為求社會穩定也極力「保八」,會否出重手對付法國,需衡量取捨:制裁的代價是經濟方面的,好處卻是政治方面的,槍口對外,可收團結人民、消弭內部不穩定因素之效,但經濟搞不好,也會出政治問題。筆者認為,去年既對德國採「政經分離」,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今年對法國,還是同樣「理性」為好,原因是制裁作用不大;歐洲幾個大國A、B、C、D輪流做莊和中國在西藏問題上作對,這次北京要對付A,訂單多給B、C、D,下次要對付B,訂單多給C、D、A……,如此下去,A、B、C、D平均都沒有損失,因為多邊貿易基本上是零和遊戲,這就像香港有人提議每月指定杯葛一間油公司一樣無效。

北京在國際上高調打擊達賴,效果很可能適得其反。中國本身有很多人權把柄給人抓住(北京自己不以為然),而達賴在國際上是人權受害者的形象卻牢不可破,故北京愈罵他,他便愈香。上周五,他對歐洲議會說:「中國是人口及經濟超級大國,但在西藏事上說話沒有道德力量」,劈頭一句,中國難以招架,大多數歐洲人聽了卻會認同(見半島通訊社五日消息)。歐洲人大惑不解的是,達賴聲稱自己不認同西藏獨立、只爭取高度自治,但中國經常攻擊他要的是假自治、真獨立;人家清清楚楚說不要獨立,你卻硬說他要,不是太強辭奪理了嗎?其實,任何人也會有這種印象,除非完全不問證據,全盤接受北京的說法。為解決此問題,筆者認為,北京最好是把歷次與達賴代表會面的全部會議記錄公之於世,要求達賴方面對證,一了百了,好讓世人(包括所有至今不見而信的中國人)清楚知道雙方分歧所在,以及大家為收窄這些分歧作過什麼努力;目前披露那種有關會談內容的片言隻字,完全不能替世人解惑。

就西藏問題作為中國內政而言,這種透明度也是必須的。中央對地方行使權力,理所當然,但權力必須在陽光之下行使,讓人民都能清楚看到,這已經是中國公共法律的既定原則。人民授權中央政府就西藏及達賴問題進行必要的工作,也有權知道政府工作的具體內容,以及至今不能突破、五十年未有成績的詳盡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