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5

沈旭暉:朝鮮大同江文明——朝鮮將脫離中華文明圈?(下)

【明報-咫尺地球】上周我們談及朝鮮(北韓)橫空出世的大同江文明。單聽這名字,似乎只是又一次反映了夜郎情結,但夜郎也有夜郎的理論算盤。以往學者一直將兩韓歸入中華文化圈,就是韓國(南韓)近年爭奪儒家道統,在文化層面處處和中國對着幹,由儒學到端午節都希望搶去,也是希望爭取圈內的正統地位而已。亨廷頓廣受爭議的「文明衝突論」,就將兩韓納入「中華」(Sinic)文明,而將日本文明歸入獨立體系。但朝鮮的野心比韓國更大,不但其共產主義者金氏父子公然在 1977年宣布取締馬列主義、獨尊主體思想;其官辦民族主義者更要建立自己的「文明」,以示有力和中華文明分庭抗禮。

盼否定曾為中國藩屬的「恥辱」


金日成樹立高麗太祖王建的權威,就是希望從心理上否定朝鮮曾作為中國藩屬的「恥辱」,並從而上溯至遠古時代的「獨立」大同江文明。當然我們可以說東亞各國都有類似玩意,朝鮮不過是湊趣而已。日本萬世一統的始祖「天照大神」傳說固然如是;中國歌頌黃帝陵這高度政治化的行為,甚至造作得在2004年對黃帝陵進行國家公祭,也自然被日韓看成是同類品味。但這些祖先對各自的文化,畢竟產生了不可比擬的、能讓本文明和其他文明分辨的影響。

難自圓其說 出土文物與中國相類


然而朝鮮的「大同江文明」,卻連上述民族建構也不能自圓其說。朝鮮人可以怎樣解釋大同江遺物和中華文明一切遺物幾乎完全一樣的事實?要是大同江作為中華文明的一個小支派,也可以「升格」為文明,那麼長江文明、珠江文明等,就是人類第6、第7文明了。因此「大同江文明」的政治意涵,要比中日韓追捧祖先的風氣還要重,說明要把自己委屈在中華文明圈內、這樣沒有「主體性」,朝鮮領袖是不甘心的。

香港文人周魯逸先生經考究宇宙學後,得出了「人類文明源自香港」(而且還是香港的小島長洲)、「廣東話是世界語」等驚人結論。要是大同江也是文明,說香港是「維多利亞文明」產品,似乎也不為過。事實上,從現有的東西看,大同江「文明」的出土文物種類和內容,和香港李鄭屋古墓等遺蹟相比,倒也差不了多少。也許是這樣,儘管朝鮮官方導遊熱情地吹噓大同江,但全程卻沒有安排遊客參觀大同江「文物」,大概是怕出現又一反高潮。

那麼究竟朝鮮在哪一年開始建構大同江「文明」?其實金日成時代還沒有那麼露骨,這名詞被正名的歷史只有10年,出品於1998年,也就是金正日在父親3年國葬後正式掌權的後一年,即北韓金氏曆法「主體87年」。隨着朝鮮書店放上愈來愈多大同江系列叢書,遊客接觸這名詞的機會也就愈來愈多。至於他們想什麼,對朝鮮領袖而言,只要在境外腹誹,那倒也百無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