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4

蔡子強:林肯啟示錄──Team of Rivals


【明報】周一,候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委任了其頭號初選對手、紐約州參議員希拉里出任國務卿;及布殊政府的國防部長蓋茨留任原職。

如果只能帶一本書進白宮,你估奧巴馬會帶哪一本?

奧巴馬帶入白宮的一本書

答案當然不是《新君王論》,能令奧巴馬如此愛不釋手的, 是一本由女史學家Doris KearnsGoodwin 花了10 年時間撰寫,講述已故美國總統林肯當選後對政敵表現出之非凡胸襟、氣概和智慧的書——《Team of Rivals》(政敵團隊)。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林肯當年是爆冷贏出總統的,在共和黨黨內提名階段,林肯已經面對3 位實力強橫的對手,包括頭號大熱門,原先無論聲勢和經驗(甚至能力)都勝他一籌,共和黨黨魁及資深紐約州參議員William Seward,以及俄亥俄州長Salmon Chase 和密蘇里州資深眾議員EdwardBates。4 人之中,林肯從政經驗最淺,只是人人都看不起的「鄉下佬」,但結果卻令人盡跌眼鏡,難怪3 人盡皆憤憤不平。正如作者Goodwin 所說:「each of his celebrated rivals believed the wrong manhad been chosen.」但甫任總統的林肯,表現卻旋即令人刮目相看,他捐棄前嫌,邀請前述3 位重量級人士入閣,由其頭號初選對手、資深參議員Seward 出任國務卿,Chase 當財政部長,及Bates 任司法部長。至於書中另一位要角Edwin Stanton,則遲一步入閣,出任戰爭部長。這位仁兄與林肯的過節更甚,他與林肯同樣是律師出身,早年甚至交過手,卻看不起對方外形和表現鄉里, 而譏諷對方為「longarmed ape」(長臂猿),但林肯卻沒有因此而心存怨懟,反而賞識對方的才華和決斷力,找了他出任戰爭部長,組成了一個「政敵團隊」。

政敵團隊

後來《芝加哥論壇報》的記者訪問林肯,問他為何委任這麼多政敵入閣,尤其是前述3 人時,他簡單直接的回答: 「We needed the strongest menof the party in the Cabinet. We needed to hold ourown people together. I had looked the party over andconcluded that these were the very strongest men.

Then I had no right to deprive the country of their

services.」

《Team of Rivals》這本書要講的故事,就是林肯如何以過人的胸襟、識見和EQ,把這群原初桀騖不馴, 「誰也不服誰」的對手統統請入內閣,並賦以重任,再運籌帷幄,讓所有人盡皆發揮所長,結果幫國家渡過立國以來最大的一場危機。

正如作者所說: 「這是一個需要非凡的勇氣和自信的決定,林肯這些著名的對手顯然都認為他是錯誤之人選。一個較缺乏自信的人會以支持者包圍於身邊,因為他們不會質疑自己的權威。」林肯vs.奧巴馬Seward vs.希拉里湊巧的是,當年經驗尚淺的伊利諾州國會議員林肯,找了初選的頭號對手、政壇老手、紐約州參議員Seward 當國務卿;如今經驗一樣的淺之另一位伊利諾州國會議員奧巴馬,也一樣找了初選的頭號對手、政壇老手、紐約州參議員希拉里當國務卿。歷史可謂出奇的巧合。Goodwin 在接受訪問時,也說兩人驚人的相似。

事實上,奧巴馬也真的十分喜歡林肯,常常把他掛在口邊,這並不純粹是因為兩人出身相似,也不單是因為林肯曾解放黑奴,而也因為奧巴馬喜歡林肯包容的政治風格。

在競選期間,奧巴馬曾向傳媒推介過《Team ofRivals》這本書,並說他常常思考,究竟應如何帶領國家渡過今次的危機?答案就是採納書中所紀述,林肯的治國風格和用人之道,就是讓有能者居之。

他說: 「The lesson is to not let your ego orgrudges get in the way of hiring absolutely thebest people」; 又說: 「I don't want to havepeople who just agree with me, I want peoplewho are continually pushing me out of mycomfort zone.」Seward 後來成了林肯政府中最親密的摰友,至於希拉里又如何,究竟是「與敵同眠」,還是「與敵同籌」呢?這便要看奧巴馬自己的識見和修養了。

重組行政會議應有新思維

原本外間以為,9 月立法會選舉後,曾蔭權便會重組行政會議,並公布新成員名單。但現時已經接近年尾,還是只聞樓梯響。各種傳聞遂不脛而走,例如近日某周刊便說曾蔭權想委任泛民中人進入行會,擴闊自己的決策基礎,但卻遭北京從中阻撓,一波三折。

是耶非耶,外人無從得知。但林肯和奧巴馬(以至羅斯福和邱吉爾等)的故事告知我們,如果有胸襟、有識見、有EQ 和有政治技巧,在重大危機時,把政敵引入自己的團隊之中,尋求大和解,以及用人唯才,才是國家的福祉所在。

林肯和奧巴馬講的是被稱為「華府第一部長」的國務卿,如今香港講的只是區區一個行政會議席位,如果連這樣的胸襟也沒有(對曾蔭權而言),又或者空間都不給予香港(對北京而言),我們的政治是否也太窩囊呢?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