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12

練乙錚:減稅有效,還是政府增加開支有效?

【信報-香島論叢】奧巴馬的刺激經濟方案舉世矚目,因為目的數字十分巨大,兩年總共動用公帑約八千億美元,創造職位不少於三百萬。提出之後,不少市場人士、經濟學家及各黨派政客,對刺激效力半信半疑;對此,奧巴馬是有備而戰,周六由他的經濟顧問羅馬和伯恩斯坦(候任副總統拜登的經濟顧問,智庫背景,經濟思想較「左」,類似克魯明)聯名發表一份十四頁文章,圖文數據並茂解釋刺激方案。美國經濟是好是歹,影響環球經濟甚大,讀者或有興趣知道文章梗概,並從中進一步了解奧巴馬的經濟思維和策略,故筆者今日作一簡介。

大家知道,布殊政府月前已推出一個八千億美元救市方案,但那主要是為了維持金融體系穩定,對實體經濟出現的問題,則鞭長莫及;防止實體經濟惡化、避免三十年代大蕭條重演,責任落在候任總統奧巴馬身上。挽救實體經濟,主要是應付失業;能夠剎住急升的失業率(上周高達 7.2%),便什麼都好辦,消費會增加、按揭斷供將減少,再配合金融市場穩定,經濟便有望復元。因此,羅馬和伯恩斯坦文章,題為〈振興美國經濟再投資計劃對就業的影響〉,可謂恰當。

奧巴馬方案本身,最令論者驚奇的,無疑是八千億元總額當中,約四成不是政府直接開支,而是政府透過減稅,填充納稅人口袋,由納稅人自己作出開支決定。這�要注意的是,減稅不同退稅,後者只有消費(求方)誘因,沒有供方誘因,即不能直接推動商界多投資多生產、工人多幹活;而且,因為是一次過或規定數額的,消費者視之為意外之財而不是長期收入增加,故退稅的邊際消費率很低,約二至三成左右,刺激作用不大,布殊政府去年已經試過此招,算不上很成功。至於減稅,因為是前瞻性的,稅率降低了,對商界將作的投資決定、對勞動者將作的工時選擇和消費決定,都有直接影響,特別如果減稅是長期政策,則刺激作用更大。奧巴馬刺激方案中的三千億元減稅,沒有說明是作為他競選政綱的一部分、長期削減中產階級入息稅的「首期」而提出的,只為期兩年,但納稅人都懂估計,有此「首期」,食髓知味,將來國會很難拒絕奧巴馬要求延續,減稅遂勢成長期政策。據此,〈影響〉一文計算三千億元減稅的短期刺激作用,是把兩年措施當作長期政策來處理的。大家可從此點看到奧巴馬的政治手腕相當了得──以現時人人都贊成、定可通過的短期刺激方案為引子,為自己的長遠政策鋪路,可說一石二鳥。減稅作為長遠政策,本是自由經濟論者主張、共和黨首本戲,奧巴馬競選之時亦提出,不僅共和黨人嗤之以鼻,民主黨支持者亦多視之為「競選語言」,未料奧巴馬真的來這一套!

三千億元之外的五千億,當然就是政府直接開支了。筆者指出過,奧巴馬的經濟幕僚不算「左」,特別是羅馬,並不認為政府支出能有效帶動GDP上升,故動用龐大公帑,與其說是為了刺激經濟,不如說是為了推動奧巴馬的各種長遠政策,如發展新能源、改革醫療系統、更新土木和電子基建等(見本欄去年十二月十三至十八日系列文章)。這方面奧巴馬也是一石二鳥,但已有點「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味道。當然,他並非搞陰謀詭計,他的候任幕僚長 R. Emanuel 早提過此點,不過大多數人未予重視,視之為政客話語而已。

〈影響〉一文的核心內容,就是引用主流經濟學(包括新凱恩斯及自由經濟學派)的實證研究數據,計算八千億元方案能創造三百三十萬到四百一十萬個工作職位,能達到奧巴馬的「創職三百萬」政治要求。兩位作者用的三個基本數據是:(一)政府直接開支的GDP乘法系數是 1.55(意思是說,政府每增加相當於GDP的 1% 的直接開支,即能把GDP提高1.55%);(二)退稅的GDP乘法系數是 0.99(意即相當於GDP的 1% 的退稅額,能把GDP提高 0.99%);(三)GDP每增 1% ,失業人口即減一百萬。以此參數計算實效,八千億元的方案,能把美國GDP提升 3.7%,把失業率從最高預估值 8.8% 壓至 7%,整個經濟可在二零一四年首季復元。

對上列第三點,經濟學界無異議,但第一及第二點就奇怪了,文章一出,論者一片譁然,原因是:傳統凱恩斯學派認為,政府直接增加支出的刺激效應比減稅的效應強烈,但近二十年很多研究顯示,其實剛剛相反,而得出此有悖凱恩斯結論的實證研究,很重要來自羅馬本人!學界對此大惑不解,到底是學者屈從政治,甘心把自己的研究打倒,還是有更深層的玄機?篇幅所限,另文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