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6

練乙錚:天堂怎麼不好?

【信報-香島論叢】八十年代以來由美、英主導實踐的自由資本主義,在這次環球金融風暴中大受衝擊,世界上很多人認為是正面發展的開始,但不少經濟上採取開放政策的國家和地區,多年來正是因為得利於自由資本主義,才有異乎尋常的優良經濟增長表現,故這個模式衰落,對這些往日得益者而言,十分不利,筆者最擔心的,當然是香港。G20會議強調金融業加強監管,卻聲稱反對保護主義,前者當然是真,後者泰半是假,聯合公報建議打擊避稅港,說穿了,其實是如假包換的財政保護主義,就和國際貿易中的反傾銷差不多,都是國與國之間的不良政治博弈產物。二千年之前,西方經濟大國與形形色色避稅港基本上「和平共存」,但九一一之後,由於不少恐怖組織調動和儲存資金,常常利用避稅港作掩護,始引起歐美各國政府關注。與此同時,不少國家特別是歐美發達國的財政不健全,政府入不敷支,開始認為稅收的很大一部分給避稅港搶去了;金融風暴發生後,這些國家更為了救經濟,推行龐大赤字預算,但財政收入難以增加,於是決定向一眾避稅港開刀。

避稅港(tax haven)又名財務天堂(fiscal paradise),從前中性一點的叫法是離岸金融中心(OFC),香港近來流行的「逃稅天堂」叫法,英文沒有,但最為露骨、貼切。以低稅制吸引經濟活動、吸引移民,歷史上很早出現。《國語.晉語》記載,春秋時代的晉文公為了爭當霸主,提出「薄賦斂」。《全唐文.平賦書》記唐代思想家李翱論賦稅:「輕斂則人樂其生,人樂其生則居者不流而流者日來,土地無荒,桑柘日繁,盡力耕之,地有餘利,人日富。」在西方,古希臘的雅典因為徵收百分之二入口稅,海上貿易者遂以附近島嶼作物流中心,避開雅典。英屬海峽群島的兩個著名避稅港根西(Guernsey)和澤西(Jersey),號稱已操此業一千年。(註1) 現代避稅港,則是二十世紀一次大戰之後,參戰國國庫空虛、大肆加稅之後的產物。對這種自發的經濟現象,經濟學家作了相當多的實證研究和理論分析,其中最權威是密西根大學法律學院及經濟系教授哈恩斯(James R. Hines, Jr)。他研究了八十年代以前的數據,得出結論是:避稅港平均利得稅率是百分之六,儘管比美國低得多(比西方國家平均低二十一個百分點),但因為低稅率讓美國跨國公司的全球平均稅率降低,在全世界的經濟活力增強,結果有利美國財政收入,而如果避稅港加稅的話,美國跨國公司更因為可在國內多得外地課稅減免額,反令國庫收入減少。(註2) 近期哈佛大學德賽(M. Desai)等人的研究更顯示,避稅港本身經濟增長速度高,八二年至九九年平均年增幅是百分之三點三,高出同期全世界平均的百分之一點四甚多;不僅如此,避稅港的低稅制還激活鄰近較高稅率發達國的經濟活動,原因很簡單:一些公司在避稅港設分公司,能夠利用各種轉賬辦法把在發達國取得的利潤在低稅率的分公司入賬;能以此法減低總稅擔,很多跨國公司才能生存,並在高稅制地方發展,提高當地GDP。(註3) 誠然,避稅港有不少運作方式須改進,但G20特別是西方國家提出嚴打避稅港,不僅損人,還不利己,無異殺雞取卵,十分愚蠢。

西方國家此舉對香港十分不利,儘管香港不承認是避稅港,國家主席胡錦濤更在G20倫敦會議上直斥法總統薩爾科齊之「非」,但在大量西方學術研究中,香港早在八十年代便被列作避稅港,經常與其他著名逃稅天堂並列,此點港官大概不知。如上述哈恩斯九○年文章,便把香港看作人口超過一百萬的「避稅七大」之一(當時其他六大是愛爾蘭、瑞士、新加坡、巴拿馬、利比里亞、黎巴嫩——後二者因為戰亂,已失去此地位)。「七大」之外的其他三十四個「小不點」,人口中位數是二十萬。一九八二年最多美國機構設分公司「落戶」的頭九個避稅港當中,香港是其中一個。德賽的文章,更一開始便指香港和新加坡是亞洲的兩大避稅港。經濟學術研究主流認為避稅港基本上是好的,因此上述文章語氣皆是善意,和政府組織尤其是近年來的提法不同。西方各主要非商業國際財經組織,則很早已把香港打入灰或黑名單。(註4) 有趣的是,澳門雖然很少列在上述文章或機構出版物中,但一九七九年巴塞爾國際銀行監管委員會建議成立的「離岸地區銀行監察聯會」(OGBS),澳門卻參加了,至今仍是正式會員,其他會員國十五個,包括百慕達、英屬處女島、根西、澤西、馬恩島、凱門群島等,都是「小不點」當中的犖犖大者,澳門真是不打自招。(註5) 香港政府比較聰明,從來不喜歡以「離岸」自稱,得以倖免。

G20要趕絕避稅港,香港雖因胡總力保,沒進黑名單,但特區政府已感受壓力,表示將在年內修改法例,向外國提高稅務資料透明度,此舉料必削弱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生命力。國家領導人愛護港澳之心當然令人感激,但筆者更希望見到的,不是他們奮力為香港除名,而是為避稅港正名,在國際上明確指出:只需適當改革,避稅港其實是好東西。

註:1. 英文維基百科 tax haven 有簡短豐富而有趣的西方古代避稅港資料,可以一讀; 2. J. Hines, Jr & E. Rice, "Fiscal Paradise: Foreign Tax Havens & American Business", NBER paper #3427, Oct 1990; 3. M. Desai et al, "Economic Effects of Regional Tax Havens"; NBER paper #10806, Sept 2004; 4. 見OECD出版的各年統計資料 Joint BIS-OECD-IMF-WB Statistics on External Debt; 5. 見OGBS網站會員名單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