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1

沈旭暉:「量入為出」的歷史迷思(昔日國際都會系列.二十二)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已發表任內第二份財政預算案,預期政府來年的綜合預算赤字將高達399億。即使《基本法》沒有列明香港應奉行「量入為出」的財政政策,但近十多年來,香港人總相信那是香港繁榮的金科玉律。其實過去四十多年,港英政府多次違背上述原則,而社會對此的反應則不盡相同。

  香港戰後第一次盈餘預算出現在四十年前,盈餘額為6400萬元。當時香港正走出1967年政治風暴的影響,百業興旺,是以預算收入比支出為多。然而受制於石油危機及公共建設的開支,七十年代的港英財政司夏鼎基終於預言1974年起的三年會出現赤字。

  當時的社會意見並不是要政府削減開支,而是想如何籌措資金去應付,1974年7月29日的《華僑日報》社論〈彌補財政赤字問題〉即綜合了當時的社會討論:「為本港經濟前途,為安定民生,及為工商業發展打算,只能調動部分儲備金及採取舉債方式的雙管齊下辦法」(引自公民協會執行委員會孔壽年博士)。

  及後1975年立法局通過修訂法案,自此政府在「有需要時」可向外舉債。1975年5月3日,夏鼎基特別向公眾強調資金「來源是歐洲貨幣市場,供應商的貸款及私人的商借」,可見在「量入為出」及「應用就用」的原則下,港英政府曾經靠向後者。

  真正對「量入為出」產生迷思是1993年。當時香港正處理後六四問題,並處於回歸前夕的夾縫中,財政司麥高樂大幅增加政府開支,希望增加港人信心,結果財政盈餘大減。預算案公佈後數天,輿論幾乎一致批評政府,港事顧問朱幼麟在3月6日於《文匯報》撰文直指「赤字預算不符量入為出」,如此批評赤字預算的兩個問題:「首先,錢花多了,儲備就少了;第二,花錢多,通脹高,留下來的錢更不值錢。」認為這對絕大多數留下來的港人及特區政府不公平。

  當時立法局議員黃宜弘更指港英政府承諾留給特區的700多億儲備,只是一張「空頭支票」。這時開始,「量入為出」才成為話語權爭奪戰的勝利者。

  當年輿論指摘政府漠視被港人奉為圭臬的「量入為出」理財哲學,今天卻紛紛批評政府「派糖」不力,乃至重提舉債、動用外匯儲備等手段。在全球金融海嘯衝擊下,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紛紛從社會主義式經濟作考慮,本港社會擔心的不再是財赤會否引致歐美投機者衝擊聯繫滙率,或引發資金大舉撤出香港造成信心危機,而是批評政府的救市干預或凱恩斯政策比奧巴馬還不徹底。由此可見,「量入為出」實在不能算是香港的本土理財哲學,採用之與否全看國際政治經濟形勢。不考慮國際大環境趨向,香港獨自堅持原則,就顯得多此一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