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7

練乙錚:香港辦私立大學能賺大錢嗎?

【信報-香島論叢】香港過去發展工業有大量廉價勞工,發展物流業有優越地理位置和一流深水港,發展金融業有低稅制、良好法治環境及倫敦發散出來的光環效應,而所有這些發展,都離不開中國當時經濟上的未開放或半開放狀態。今天,特區政府準備發展教育產業,希望教育成為香港新的六大創滙賺錢行業之一,靠的是什麼?我們有哪些好賣點?想像中的私立大學營運模式行不行得通?

我們有什麼優勢,曾蔭權說了好幾點:兩文三語環境、達國際水平的研究經費和學術設施、內地人對香港高等教育需求殷切、香港是外地人學習中國的一個最好「窗口」,等等。首先考慮香港的語文環境。

對內地學生而言,香港的中文學習環境不具實惠吸引力。香港人少講普通話、不用簡化字,粵語不是國際或內地流通語言,大學教科書不是中文。若論英文學習環境,大概比中文更貧乏。這裏的本地生不講英語,連中、小學校也解決不了英語師資問題而非得向外地輸入,卻始終不成氣候;大學教師當中,「土產」或大陸「海歸」派愈來愈多,師生以英語溝通的習慣愈來愈少有;商界中的外來英語機構佔的比重愈來愈低。內地生到英語國家,如果真有決心,可學很好的英語,但事實上,大部分這些學生到了外地,聚居的多,平時同學之間,絕少以英語交談,英語有點進步,靠目染耳濡,例如「被迫」看英語電視廣告、節目,買東西用簡單英語對話等,但香港連這方面的條件也沒有。筆者的經驗是,本地大學生畢業之時,除了掌握多一點本科用的英語詞彙之外,總的來說英語語文能力是退步的,不及中七生每天都上一、兩節英文語文課那麼熟練。港式兩文三語對內地學生而言,只不過是一句華而不實的推銷口號,並不是很強的賣點。事實上,本地僱主、家長對教育最不滿的,就是小孩子的語文能力低落。自己認為差的東西,怎能拿來賣給別人,還想賺到大錢?

西方或發展中國家的學生亦不會認為香港的兩文三語吸引。英語不必說了,中文方面,還是那幾個問題:香港人不說普通話,不用簡化字,也少用內地大量流行的政治和社會用語,故在香港學普通話,遠不如到內地學。

研究經費和教學設施方面,香港不錯是達國際水準甚或超過的,但這是指受資助大學而言。若論私立牟利大學,由土建成本至營運經費都自負盈虧,在所有收入都來自學雜費的情況下,不可能有同樣豐富的研究資金和教學設施。此外,香港還是高成本高薪金地區,教授和大學行政人員人工比美國最好的大學平均還要高。舉加州大學醫學及商學院最高薪的教授為例,總年薪不過二十三萬美元左右,沒有什麼房屋津貼,約相當於本港大學助理教授的頂級報酬現金總值。美國的私立大學都是非牟利機構,學雜費等收入盈餘不必歸投資者,還享受大量捐款和政府研究經費支持,才可維持;香港辦私立大學,沒有這些優勢,成本又高,辦出來的質量比現時政府資助的大學差,毫無疑問。

內地生對香港學位課程的需求量大,主要原因是只付邊際成本,但以這種收費水平,不足以讓私立大學賺回投資成本;若要內地學生負擔平均成本,則學費比西方的大學還高,總體教學質量卻不一定比較好,故需求量會大降。以副學士學位為例:牙科護理課程的兩年學費,香港目前是十一萬港元(邊際成本),美國約為十四萬港元,所差無幾;如果香港的私立大專要收取平均成本再加利潤的話,便會超越澳紐加等地而直追美國。如此,再加其他因素如生活環境、語文學習環境、畢業之後繼續升學有多困難、能否歸化外地等因素,則香港對內地生的吸引力便難以存在。

過去,由於中國不開放,香港作為認識中國的「窗口」,可以吸引一些外國人士來這裏學習有關中國的政治、文化、歷史、語言等科目,但現在不同了,論生活方式,對外國人來說,上海等內地大城市和香港沒太大分別,卻可學到第一手有關中國的知識,故「窗口」論已經不能成立。有多少人會希望到墨西哥或加拿大去學習有關美國的事物呢?

總的來說,香港搞教育產業的所謂優勢,其實沒有多少,卻有成本等方面的不利因素,故若把教育當作創滙賺錢的事來做,到頭來是虧本的多。香港本來就不是一個以學術和普及高等教育稱著的地方,既沒有品牌聲譽,也沒有營運優勢,教育產業能替香港人賺大錢之說,不知從何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