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8

沈旭暉、張玉珍、周臻樞:昔日香港儲備金與英美關係(昔日國際都會系列.二十三)

【信報財經新聞-特稿】金融海嘯以來,香港是否發債再成為焦點,就此我們可通過昔日的涉外關係得到借鑒。自從1967年11月英鎊貶值,香港存放於英國的儲備金大受損失,當時的港督戴麟趾和財政司郭伯偉就此與英國政府多番商討,結果在1968年6月2日,港督宣布英國將發行港元債券予港府,數量為香港存放外地的半數官方資產(以1.5億鎊為限),以保障港元幣值。

《星島日報》當日一則題為〈儲備金半易證券仍存英,發行港圓債券保障幣值〉的文章指,英政府認為這項措施對香港是「合適」的,並會按時予以檢討,港督也曾詳細向市民解釋儲備金的作用,當時社會似乎並未出現嚴重爭拗。

約一個月後,《華僑日報》於7月19日發表另一則新聞,題為〈世界十二國中央銀行貸二十億美元與英國,對香港極有利,凡英鎊集團國家存英儲備金不懼再蒙損失〉,副題為〈施禮寧爵士率銀行家訪港與當局討論並會見各界〉,講述英國獲各國中央銀行貸款後,隨即派遣三十隊人員分赴各英鎊集團國家地區,解釋存放在英國之儲備金已趨穩定。當時訪港的是聯邦事務部副次官施禮寧爵士、英倫銀行高級職員夏士霖和端納,他們均宣傳英國經濟已迅速改善,並預期將於同年10月取得收支平衡,認為這筆貸款對英國的貿易及經濟「絕無關係」,卻對香港「有利」。道理似是而非,至於他們口中的「利」在何處,則未明言。

翌日,《華僑日報》發表一則題為〈香港需要英國協助〉的社論,對施禮寧等發表港幣保值的部分言論有保留,也不認為上述三人組真的捍香港利益,只是認為二十億美元貸款無論是「支持英聯邦地區在英儲備金」也好,直接支持英鎊也好,對香港還是重要的。

不久事情峰迴路轉,兩個多月後,《華僑日報》再發題為〈本港存英資產獲得美元保證,對港經濟主要意義的推論〉的評論。當時英政府再推出新措施,將原定發行的港元債券,改為以美元保證,希望達到保障香港存英資產的目標。根據英聯邦財政會議達成的協議,「香港存英資產將有百分九十由美元支持」。

這篇文章的作者李剛,充分推論了民眾對事件的正面認知:一、儲備改由美元支持,以美元力量及「巴塞爾國際貨幣基金會的共同合作來加以保障」,就「不必自己支持自己,也不必完全依賴英國於貶值時作相應比率的賠償」;二、不應將存英資產大量調走,因為英國利息豐厚;三、儲備尚未達到安全分散的目標,因香港不能減少存英資產數額或轉換其他貨幣;四、存英資產的賬項獲得雙保證,因為英鎊、美元都可使香港資產免受貶值;五、香港幣值間接獲得整個西方金融力量的支持,因為存英資產與美元聯繫,美元則由西方各國的集體力量所承托;六、香港經濟要發展,須達到出口貿易及國際收支平衡,因為外赤字都是由存英資產償付的;七、一旦英國經濟再惡化,二十億貸款也支不了,那時才需要回復發行港元債券。

換言之,文章認為新安排是「過渡時期的安排」,在避免困擾英鎊的情況下,「達到保障香港存英資產與港幣價值」的目的。今天,香港政府對財政儲備的運用和處理已沒有當年的掣肘,可以更自由地制定財政政策,但英國和美國當年的角色,卻已分別被美國和中國取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