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2

沈旭暉:梅西現象的政治解讀/美斯 馬勒當拿 與拉美左翼串聯

巴塞羅那技術性擊倒曼聯,奪得歐洲聯賽冠軍,隊中阿根廷球星梅西成為焦點之一。而梅西本人,卻可能不察覺他的光芒四射,在蝴蝶效應下,可能直接影響整個拉丁美洲的未來。當他成了阿根廷國家隊重心,被當地媒體形容為「新馬拉多納」,而正牌馬拉多納此刻已是阿根廷國家隊教練,他倆的合作,對阿根廷在 2010年南非世界盃的表現,絕對舉足輕重。假如阿根廷在二人帶領下,奪得2010年世界盃,那可是政治事件。

熟悉足球的朋友提起馬拉多納,除了想到他的精湛球技,也瞭解他作為癮君子的履歷,以及在義大利期間與黑手黨千絲萬縷的關係。我們身處局外,似乎難以想像他有政治前途。然而,自從馬拉多納在古巴戒毒,他對政治參與的熱情越來越高,意識形態傾向則越來越左。

在古巴,他是卡斯特羅的貴賓。喜愛足球的卡斯特羅深知古巴隊難以得到世界一流地位,唯有追捧阿根廷,更嘉許馬拉多納為「球場上的切·瓦格納」,認為他當年的盤扭英姿,就像切·瓦格納的游擊戰術一樣出神入化。馬拉多納被一些西方國家當成不受歡迎人物,在古巴卻被最高領袖引為知己,自然產生心理反差。加上卡斯特羅不時向他講解一些左翼思想入門,教導他要利用自己的聲望「為人類做點事」。一輪身教言傳,球王慨嘆人生有幾多個十年,變成革命領袖關門弟子,更在身上印上卡斯特羅和切·瓦格納的文身。近年的拉美反美、反全球化示威,馬拉多納都牽頭參與,例如在2005年中美洲峰會,拉美各界左翼人士舉行反美大串連,三大領袖正是以反美著稱的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原住民出身的玻利維亞左翼總統莫拉萊斯(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與馬拉多納——— 這三人被視為卡斯特羅晚年三大門徒。畢竟,這位革命教父大概明白薪火相傳的責任將落於新興拉美群眾領袖身上。對馬拉多納刻意結交,是他精心計算的最後殺著。

筆者上月曾與研究拉美政治的阿根廷學者A riel A rm ony聚會,他認為假如此刻馬拉多納競選總統,已「很有可能選上」,特別是現任總統克里斯蒂娜·費爾南德斯施政開始出現問題,令選民對她和丈夫基什內爾的家族統治產生求變心。因此,據說不少阿根廷有心人已開始向球王灌迷湯。這不單是因為馬拉多納在一個對足球狂熱的國度,擁有世界球王的威望,也因為他持有舉足輕重的身份:名嘴。自從戒毒成功,馬拉多納主持了一個名叫《10號之夜》的清談電視節目,在西班牙語系的拉美大受歡迎,嘉賓不單包括貝利、齊達內、泰森等體育明星,更包括恩師卡斯特羅。在拉美,媒體明星往往自動成為人民英雄,查韋斯就因此堅持親自主持電視節目。

當然,馬拉多納缺乏從政經驗,只能依靠團隊輔助,自己專注飾演領袖角色,而他目前也沒有參選總統的意願。但假如阿根廷奪得2010年世界盃冠軍,身為國家隊主教練的馬拉多納,就肯定獲得君臨天下的威望,其時從政,則順理成章。要是他成了總統,堅持目前的意識形態,再與委內瑞拉、玻利維亞結成拉美反美同盟,以阿根廷在拉美的影響力,將為美國帶來大麻煩。對奧巴馬而言,阿根廷在2010世界盃的表現是一個嚴肅課題,假如有球員在巴薩把隊中靈魂「新馬拉多納」梅西踢傷,就太符合美國國家利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