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6

蔡子強:司法覆核釋法前奏?


【日月報】由梁展文預鋪後路疑雲所引發的風波,周二有新發展,原本正被立法會傳召作供但卻拒絕出席聆訊的新世界中國主席鄭家純及新世界執行董事梁志堅,兩人指《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違反《基本法》,並提出司法覆核申請,高等法院決定批准受理。兩人提出要求覆核的議題之一,是《基本法》第73 條,指立法會傳召人士作證及提交文件的職權必須由立法會本身及全體議員行使,但現有專責委員會卻在未有過半數立法會議員同意下傳召證人,屬於越權。

立法會的權力範圍,回歸後一直引發不少爭議。

最先是1998 年中,隨臨時立法會終於落幕,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成立,特區政府法律政策專員馮華健,旋即向立法會提出,律政司認為立法會通過的議事規則中有若干規則違反《基本法》,要求該會謹慎考慮,當中包括《基本法》第74 條(即立法會議員不能提出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的法律草案,而提出涉及政府政策的草案,則要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這些限制應包括CSA(Committee Stage Amendment,委員會審議階段的修訂),而議事規則卻沒有反映這個規定。如果特區政府這個理解成立,立法會將被斷去一臂,連修訂政府立法提案的機會都幾乎沒有。

後來,有親建制的保守聲音更進一步提出,說有關限制更應涵蓋更多,例如包括其他由議員所提出的動議及決議案,引來輿論嘩然,因為這差不多等同徹底「廢掉」立法會「武功」。

最後,立法會為此企硬,更聲言不惜必要時為此與政府對簿公堂;而另一方,政府也可能因為要保持回歸之初的祥和氣氛,亦沒有霸王硬上弓,只說保留自己這個法律上的觀點云云。

民主派建制派看法南轅北轍此外,在《中英聯合聲明》的附件一中,有以下兩句: 「行政機關必須遵守法律,對立法機關負責。」民主派往往以此作為理據,要求政府對立法會增加透明度、加強問責、多作交代等。

但相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便曾多次指出( 例如在2007 年6 月8 日於《明報》撰文),《基本法》第64 條是如此寫的: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負責:執行立法會通過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徵稅和公共開支須經立法會批准。」他提醒大家這一段「負責」兩個字之後就是冒號,冒號後面只有4 句, 第4 句之後沒有「等」字。而在2004 年2 月24 日於《文匯報》的一個訪問中,更說立法會的運作已經超出了《基本法》第64 條冒號後的4 項權限。

其實,類似的爭拗反映了民主派與建制派的一個基本分歧:後者屬意一個強而有力的「行政主導」政府,對立法會凡事諸多阻撓心存厭惡,認為對方「阻住地球轉」,影響政府的決策和施政效率,因而屬意對立法會權力加以限制;相反,前者卻認為透過選舉產生的立法會,理應代表民意監察和制衡那個由小圈子產生的政府,凡事應倍加仔細審議,以彌補不民主政制帶來的禍害。雙方看法可謂南轅北轍。

而更令人擔憂的是,不少象顯示,北京的看法和立場傾向於前者,並且可能對香港行政立法關係上的僵局,已經感到不耐煩。

所以,令人關注的是:一)今次向法院提出的司法覆核,是一個單一看法和孤立事件,還是背後有更複雜的基礎?

二)因為涉及「違反《基本法》」的指控,無論最終最高法院和終審庭怎樣判決,會否引來中央再次介入和釋法?

三)若然真的不幸再有一次釋法的話,會否一次過解決前述有關立法會權限的種種爭議?

四)若然如此,立法會的權限會否被加上「緊箍咒」,從此被「廢掉武功」?

這都是令人擔憂的發展。但願以上都是杞人憂天而已。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

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