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7

練乙錚:以黨輔政成敗未卜 直選主席垂範中華

【信報-香島論叢】馬英九昨天如期當選國民黨主席,得票率百分之九十三,低於連戰○一年當選的百分之九十七,但高於吳伯雄○七年的百分之八十七,更高於他自己於○五年首次當選主席時的百分之七十二,不過,○五年那次是馬、王(金平)之爭,這次卻是一人候選,不能作比較;總的來說,得票率不低就是了。國民黨黨員人數號稱一百○八萬,但投票資格只限於有繳納黨費的五十三萬黨員,此次選舉主席的投票率為百分之五十七,投票人數為三十一萬左右。自○一年起,國民黨主席人選,都是由黨員直選產生;之前,國民黨「選」主席採用間選制,由黨代表以「鼓掌通過」方式進行,事實上根本不是選舉。二千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失利,百年老店撑不下去,下野之後痛定思痛,向民進黨學習,主席改由黨員直選產生,便是重大變革之一。民主化之後的國民黨,去年在總統選舉中得勝,重新掌權。國民黨這個改革和八年來的實踐,國人應予重視;中共要搞黨內民主,喊了許多年,到今天還是雷聲大雨點小,遠不如國民黨坐言起行乾淨利落。中共經濟改革之初,借鑑很多台灣發展經驗,獲益匪淺,現在中共談黨內民主,台灣的政黨(特別是與中共一樣源於列寧主義政黨模式的國民黨),依然可提供重要參考。

馬英九以總統身份兼任國民黨主席,不少人擔心這是國民黨走「黨政不分」的回頭路,但事實要比這個說法複雜。去年五月二十三日,筆者在本欄指出,在處理兩岸關係上,馬有一個心腹大患,那就是「急統派」連戰,開發了與中共對話的「國共平台」;由此引伸出一個大問題——台灣的兩岸政策,到底是由馬英九在台上以總統身份主持呢,還是由連戰在台下以國民黨榮譽主席的名義操控?「兩岸關係」對台灣而言是現階段核心政治,馬絕不甘心拱手讓出此事的主導權,故他當選後第二天,便向傳媒表示,「國共平台」是台灣發展兩岸關係的「第二軌道」。但連戰絕非省油的燈,何會乖乖收斂角色?毫無疑問,馬這次「回鍋」,重新當主席,接收「國共平台」台方話事權,是重要目的之一。但是,馬此舉會否引來中共不快呢?筆者認為不會。馬推動兩岸關係,強調要有廣泛的台灣民意基礎,不僅國民黨內部各派要有共識,台灣社會上的其他觀點,包括某些綠派觀點,也必須包容在內,這樣做出來的政策才能永續。所以,最近在內地召開的「國共論壇」,國民黨提議其他黨派也應有人出席,中共竟從善如流,發出邀請;結果,民進黨二位大老許榮淑和范振宗都出席了。看來,中共已經明白,台灣已是民主社會,不僅政黨會「輪流做莊」,黨內各派也會輪替,故只和某一個黨內某一個派談兩岸關係,已經無大意義;擴大對談面,談得慢一點、穩一點,反為有好處。

馬兼任黨主席,還有一個更深層目的,那就是具體落實「以黨輔政」,一改國民黨過去「以黨領政」的做法。「以黨輔政」之說,馬當選總統前不久已經提出過,當時吳伯雄大力支持,但國民黨內派系林立,對馬政府的政策陽奉陰違者多,馬如不親當主席,別說黨難以「輔政」,下一屆由馬繼續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能否得到黨內廣泛支持,也成問題。在西方國家,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勝利之後,政黨逐步蛻變為「選舉機器」,平時運作,除了籌款之外,一般相當鬆散,選舉之前才積極動員。黨主席的重要職責,是保證黨在各級選舉中得勝;得勝之後,黨員在政府的領導位置上如何具體施政和用什麼人,黨主席無權過問。相比,國民黨在過去漫長的專政歲月中,總統的重要政策方向和閣揆的內閣人選名單,或是由黨的中常會指定、或是最終由中常會審議通過,才由政府執行。由馬總統兼當主席,繼而在中常會委任更多成員,他便可以在府裏醞釀政策和人事安排,再拿到黨內討論,並以黨主席身份發揮力量,讓府的想法在黨內取得支持,特別是立法院內黨團成員的支持。換句話說,馬主席盡力輔助馬總統。現階段唯其如此由馬包辦兩個角色,才可有望落實「以黨輔政」。

以美國為例,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按黨章規定,黨主席都是由黨的全國委員會選出,但這種選舉角逐,只當黨是在野之時才是「真傢伙」;若黨成為執政黨,則主席人選馬上改由總統提名,全國委員會變成舉手機器而已。這正好保證黨只能「輔政」,只能當總統連任工程的工具和啦啦隊。(註) 只有「政」高於「黨」,才符合民主原則,因為人民用選票選出的是國家最高領導人,選出來之後,這些人沒有理由再受一些並非由全民選出的黨主席什麼的擺布。這個原則,民主台灣不能不貫徹。當然,總統兼任黨主席,只能是過渡做法,搞得不好,還是會引致黨政混淆、黨政不分的。這點,馬總統和馬主席都得分外小心。

註:美國政黨的黨內民主程度不如台灣,共和、民主兩黨主席不由直選產生,也不由全國代表大會產生。以共和黨為例,負責選黨主席的全國委員會,只有委員一百六十八人,的確是搞的小圈子選舉。美國民主主要體現在國家領導人(即行政和立法機構人選)的產生過程上;黨的「家務事」,一般人不理會;正因如此,黨不能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