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4

沈旭暉:金大中遺書狂想曲 - 北韓遺產篇

當我第一次知道可以訪問朝鮮(北韓)的時候,其實我是拒絕的。因為我覺得,你不能叫我去,我馬上去。第一,我要想一下,我又不想說……這究竟對韓國,而不是美國或日本,有什麼價值。

不少人批評我的陽光政策不實際,認為兩韓和東西德不能相提並論。其實,陽光政策從來不是為了統一。我不是明確說了嗎?韓國不會以任何形式試圖合併朝鮮,不會容忍朝鮮武力挑釁,但會主動尋求雙邊合作。憑朝鮮那點兒經濟實力,我們企業投資當地,哪有什麼看頭?只是這樣一來,他們加速腐敗,親南勢力慢慢形成,這才是我們安全的保障。

想到這裏,我說,先給我去一次。那時候,「動L」,他們要錢了,兩億美元出場費﹗唯有讓現代集團給他們援助吧。這符合國家利益,又不是給金正日個人,違反國家安全法罷了,我也道歉了,怎能說是醜聞?誰都知道,韓國政客都比我貪。

不少人擔心人家會把訪問片段錄製後加很多特技,在國內播放,說韓國投誠什麼的,也不會遵守條約。結果國民出來一定罵我,根本沒有這種條約,證明簽字是假的﹗但大家怎不想想,自從《南北共同宣言》簽訂了,朝鮮每次撒野,都說我們違反宣言,可見宣言已是對他們的規範。他們對其他國家更野蠻。

我到了平壤,見到金正日。他蓬鬆的頭髮很黑﹗很亮﹗很柔﹗拍照時,他跟攝影師講﹕「拍的時候就拍!這個頭髮就是我的頭髮,不要再加特技上去,就是這樣子!」我方情報人員說,也許是一個香港明星推介他用一種洗髮水,用中藥的,又告訴他不要讓國家太亂才管。可是他近來掉頭髮了,不知是否每天還用?也難怪,金正日對明星、對香港澳門,一向情有獨鍾。

其實金正日這怪人挺理性的,沒有相傳的恐怖,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見了他也另眼相看。他以招牌髮型接待我們一行,不理會我們拿他開玩笑,看得出,他要和我建立私人關係,以便需要時打國民外交牌。畢竟,他的紅太陽是終身制,我這個總統總要下台,以後再當雙方的白手套,就方便了。說不定我死後,他還會派弔唁團來貓哭老鼠,讓我的繼任人接見呢。2001年,他不是也派人來弔唁給了他兩億美元的現代集團教父鄭周永?沒有陽光政策,哪有民間外交?

「肯定陽光政策是對韓國有利」

我身為總統,不可能每天都去朝鮮,後來2006年想再去,也沒有成行。但我還是建議我們金家班「三金」都去,其他官員也要去。現在呢,韓國人都可以到北方,家屬團聚了,我們的遊客和商人都走過邊境了。來!來!來!大家試試去!那裏是活化石,對遊客卻不是人間地獄。我要給國民看到,我去完之後是這樣子,你們去完之後,也是這樣子。死了那些,都是意外,沒事的。當大家不再恐懼北方,習慣了他們的奇特言行,他們再射導彈、說鬼話,社會也不會恐慌了。他們的核敲詐,有美國中國應付,我們毋須反應。否則韓國經濟老是受那群瘋子干擾,就算沒有金融風暴金融海嘯,也早垮了。

我一生坎坷,也許反腐不力,但肯定陽光政策是對韓國有利的。我們沒付出什麼,得到的無形價值是巨大的。可這不符合美日利益,鷹派也把我視為眼中釘。看吧,我死後,他們還會嘲笑我軟弱的,但沒有加特技,韓國怎麼硬得起來?我深信歷史是公正的。做了這事,沒有欺騙成分,起碼我覺得很舒服。

署名者﹕「金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