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0

練乙錚:上訪女被姦及維權者被抓之後

【信報-香島論叢】八一建軍節過了不幾天,溫總在北京情深走訪中國頂級老科學家、解放軍中將錢學森,媒體大幅報道,熱情洋溢躍然紙上;可是,幾乎同一時間,在天安門廣場以南不遠處的一個「接待」外地進京上訪者的「賓館」裏,卻發生了一件安徽省上訪女子李蕊蕊被截訪人員強暴的事。

二 ○○五年,維權律師許志永介入上訪問題,當時各地上訪者到京「告御狀」,遇到的最大問題是遭原居地地方政府派人到京「暴力截訪」,不少上訪者被恐嚇、打傷,在家鄉的親人遭報復。許到信訪局了解情況,有一次為了阻止地方派來截訪的人員對上訪群眾施暴,與施暴者發生衝突,最終導致上層干預,下令嚴懲暴力截訪,並於同年通過了新的《信訪條例》,其中第四十、四十六條明確禁止行政人員侵害上訪群眾權益、進行打擊報復。

其後,暴力截訪事件的確減少了,但地方政府卻加緊用其他方法對付到京上訪者。安徽省用的辦法,是哄騙上訪者到北京南站附近的「聚源賓館」集中居住,「等候」信訪部處理,期間食宿費用全免,但上訪者進去之後,等於遭受軟禁,不能出戶,沒有放風,有的一關就是幾個月,電話打不通,手機沒訊號;上訪者男男女女都擠在「賓館」大廳裏,看守他們的,是七個大漢,強姦李女者,便是其中一個,當時李被掩口,大廳裏七十多個上訪者都目擊其事,但因為都是老弱病殘或是婦女,而且都相信那壞蛋身上有「傢伙」,不敢吱聲;當時也有人以為發生的是「通姦」不是「強姦」,因為不久前,有女上訪者不堪無故被打,向打她的看守者「示愛」,換取免打待遇及獲得出外放風及打電話回家的「特權」。

此事揭發經過是這樣的:事發後,夜裏一名老婦佯稱急病,吵着要到醫院,看守者不得不放她出去,老婦出去後,跑到派出所投案不獲受理,回來之後,七十多個上訪者破門而出,把人證物證(血染的床單、墊褥)都帶到派出所,終獲受理,但壞人已經跑了。消息很快傳到《南方周末》,兩個記者遂走訪當事人,八月六日寫了四千字報道公之於世,其後一些媒體跟進,包括大陸「新華報業網」和香港《文匯報》(後者駐京辦還特地向北京警方求證此事,十分專業,記者馬靜、實習記者王添翼、王悅寫的報告很認真,值得一讚)。《南周》首發的網文,周末即被屏蔽,但仍有不少其他網站傳載,後續報道亦紛紛出現,可惜在百度和谷歌中國上搜尋,不少是有題目沒連結,原因無疑是愛國日將至,中宣部不能讓媒體為了一個少女被當局人員強姦而毀掉整個政府的面子。

此事件一再暴露中共治下的兩個社會問題。其一:地方法治基本上失敗,基層人民受貪官污吏欺壓,不得不離鄉別井進京作幾十日甚至幾年的上訪,最後的一線希望竟是最高領導人會給他們一個公道。其二:即便是在北京、在溫老爺子眼皮底下,人民的最基本權利也得不到保障,那是因為中共及其支持者從根本上敵視「人權」二字;他們也許認為,除了「吃飯人權」,婦女不受強姦、人民不受官員任意禁錮的基本權利,都是西方對付中國的人權武器庫裏的彈藥。派出所最初不肯受理該案投訴,有內地傳媒認為是早與截訪人員有默契;如是者,這種違反人權的事便是有組織、有系統的現象。

司法系統不能保障人民的權益,誰可為小民挺身而出呢?本來,法院、公安都不管用了,還有維權人士、維權律師替他們奔走呼號,但這些人士,從去年起便被打成與外國勢力互相呼應的壞人,今年更被陸續抓起投獄,控以「非法取得國家機密罪」(黃琦)、「顛覆國家政權罪」(譚作人、南京師大教授郭泉),或者乾脆關起,無聲無息(許志永、劉曉波)。維權律師許志永幾年來為上訪戶出過不少力,這次自身難保,是最大諷刺。

這些維權人士、維權律師,是大陸吏治腐敗和政治高壓之下的最低限度安全閥,連這些安全閥也取消之後,制度與人民之間的矛盾更難解決,法治更受權貴操控,小小的事也會變成你死我活的衝突。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于建嶸教授○五年發表文章,指出上訪人數和個案正在高速增長,單是○三年中央和國家機關受理的上訪量便比○二年升百分之四十六;全國黨政信訪部門共接待公民集體上訪三十一萬批次,七百一十二萬人次,亦分別比○二年上升百分之四十以上。○四年第一季,上訪人次、批次,更同比增長達九成以上,比全國經濟增長速度快七八倍。上訪也無門之後,群眾可以怎麼樣呢?今年各地紛紛出現的「群體性事件」,動輒幾千、幾萬人,便是答案。

老科學家如錢學森,是國之瑰寶,溫總當然應該重視,但筆者今天更希望溫老爺子去探一下李蕊蕊和她的家人。此事件在香港鮮為人知,除了《文匯報》三位記者關注之外,一眾愛國派都無興趣,因為他們只喜替黨和中央政府錦上添花。特別讓筆者感觸的是,《文匯報》報道裏有一段說:「聚源賓館」附近的居民近年常常聽到密封的窗戶傳來敲擊聲,他們多次看到內裏看守者毆打上訪者,深夜傳出的尖叫聲更份外恐怖,有時上訪者還集體唱《東方紅》、《國際歌》。「賓館」內上訪者唱這兩首歌的意義,香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愛國者」們當然懂得。

註:「上訪」的另一叫法是「信訪」;參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俊勝去年十二月十九日講話:「一些敵對勢力妄圖通過炒作司法個案,大作「人權」文章,破壞我社會大局穩定,內外勾聯,煽動製造事端……已經到了無孔不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的地步……」;于建嶸文章《信訪制度改革與憲政建設》,原刊於「天益」網站,此網站上月起被中宣部鏟除,文章現在還能在百度快照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