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0

蕭若元:香港的命運-第四節 治安策一(節錄)

我到過很多地方﹕美國的大峽谷是天然的雄奇。巴黎的凱旋門是在拿破崙三世時代由頭到尾重建的,莊嚴崇高,盡顯世界文化中心的氣派。羅馬是古城,到處都是歷史,有著太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紐約的百老匯每天都有數不盡文化活動,在那裏可以過著最高質素、也最充實的精神生活。但包括巴黎、紐約在內,沒有一處地方有本港這樣美麗的夜景,及像香港這樣充滿生命力。

香港的夜景,我怎樣說好呢﹖香港的夜景是無可比擬的。

夜景靠的主要是燈光,世界上有幾多個大城市有香港這麼多高樓大廈﹖市中心可能有,但住宅區多是低平房,有那個城市的公共房屋都是二、三十層高的大廈﹖不只這樣,這個城市又必需是靠山近海,才能突顯夜景的美麗,唯有靠山,大廈燈光才會層層疊起,如七寶樓台,唯有面海,才有海面燈光反映,如夢如幻,有海市蜃樓之感。

就算上述條件齊備的大城市,夜景也比不上香港。外國人多注重私穩,帘雖設而常閉,住宅區晚上一片漆黑,香港人很少拉上窗簾(很多民居連窗簾都沒有)因此晚上整座大廈燈火通明。這是民族性格使然,亦令其他大城市難與香港爭光。

在外國,就算是最繁榮的城市,最多不過是在紅燈區,或者某些特別繁盛地區,才會徹夜熱鬧。但在香港,無論多晚,無論地方多偏僻,只要等上十至十五分鐘,必定有的士經過。旺角、銅鑼灣這些不夜天不算,就是遠至大埔、屯門、元朗的公共屋村,凌晨過後,照樣一片喧鬧,到處都是無牌熟食檔。

說到吃,那處地方有香港這麼多的游水海鮮?為何比我們富裕的地方也很少有游水海鮮供應?供應游水海鮮必需有很多配套設施,魚缸、汽泵、海水、活魚迅速運輸系統,這些設備香港四五十年前已經完善齊備,近十年來,其他有中國人社群的地方才陸續添置。

這是為甚麼呢?

因為,唯有粵菜才有蒸魚,而只有蒸魚必需要用活魚。其他的烹調法,則活魚和冰鮮魚,吃起來沒有多大分別,有怎麼理由要投資供應游水海鮮?這就來到問題的核心 ﹕中菜以粵菜為首,而粵菜又以香港獨領風騷,粵菜優勝地方是以平淡口味為主,而口味清淡就要以原料新鮮取勝。所以,粵菜的貴重實在遠超其他地方食譜,舊廣東諺語﹕「富貴三代,然後知食飯穿衣」。一處地方必須高度經濟蓬勃,才有本錢發展出精緻的食譜。正如法國經過了路易十四的「太陽王」盛世,才令法國有了傲視西方的佳餚美食。廣東菜從清代中葉「十三行」時代開始發展,再經香港三十年繁榮,才有這樣大的成就,更加成為了中國菜在全世界的代表作。

說香港是「美食天堂」,絕非過譽。別說廣東菜,就是杭州菜,我們也有價錢最貴、材料最挑剔的、烹調最考究的天香樓。世界有甚麼地方,能像香港有這麼多不同種類的繽紛美食的呢?

遍地的美食,恰好證明香港人的活力和拼勁。一份正職、數份兼職,甚至是數份正職的香港人,比比皆是。服務的態度可能粗暴一點,但論手腳之快,世界上決沒有任何地方的人比得上香港的收銀員、售貨員、服務員。

香港人非但快,而且懂得「執生」,隨時隨地隨機應變﹕七天拍完一部電影,美國、以至全世界都做不到。日本人也許速度同樣快,但香港人還可以不用劇本,現場「飛紙仔」,作為臨時劇本,照樣可以「七日鮮」。事事講求規矩、不懂靈活變通的日本人,沒有完整劇本,便不可能把一齣電影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