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2

練乙錚:新聞自由路漫漫 點滴爭取不姑息

【信報-香島論叢】社會衝突遇上法律真空,容易轉化為政府與人民、統治階級和被統治者之間的直接矛盾。不必是真空,便是法治體制不健全,也會產生同類問題。在中國,司法渠道包容不了的社會衝突溢出法庭之外,可幸還有「信訪」制度承受,但如果連信訪制度也負擔不起,便只能化作群體暴力事件,而暴力的對象往往是政府。新疆當局打壓港媒的衝突,發生在沒有新聞法或採訪法規範的社會條件底下,屬於上述第一種情況,轉化成京港矛盾,好比負能量短路脈衝迫出火花。法律,是社會矛盾的緩衝。

西方社會以法律條文保障新聞自由,最早出現在十八世紀七十年代的丹麥。當時,專制歐洲進入啟蒙時代,丹麥由基里斯定七世統治,但此君患有嚴重精神病,替他治病的御醫Johann F. Struensee 竟乘虛而入取得權力;恰巧這位僭位攝政王是個受啟蒙思想影響很深的進步分子,借皇上名義推行大量體制改革,取消言論管制、實施全面新聞自由便是其中之一。不過,大權在握之後,他由於私生活令人側目(與皇后有「公開的私情」),管治粗心大意,為政敵所承,終被斬首,而他推行的社會改革,雖廣受中、下階層支持,卻很多被後來的當權派廢止;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發生之後,丹麥統治階級更視新聞自由為大忌,全面壓制,至一八四九年,即「一八四八年歐洲民主大革命」之後一年,始重新恢復,由基里斯定七世的繼任人費特里克七世寫進丹麥第一部憲法。

儘管新聞自由見諸法律條文最先是在丹麥,但若論理論和實踐,則英國才是真正鼻祖。早在一七四二年,英國政治哲學大家休謨(David Hume)便發表了〈論新聞自由〉一文,翻譯成德、法和丹麥文之後,大量傳入歐洲大陸,引發當地熱烈討論。除了丹麥最先立法保障新聞自由之外,德國神學家 Carl Friedrich Bahrdt 亦大力鼓吹,寫出《新聞自由及其極限——供統治者、審查官和作家參考》;此書在奧地利和普魯士出版,很受歡迎,但在普魯士卻遭查禁。其後,普魯士當局於一七八八年頒布〈宗教敕令〉,限制宗教信仰,Bahrdt 遂寫了一齣戲謔普魯士首相和一眾高官的話劇《宗教敕令——喜劇》,竟因此被捕下獄,一年之後獲釋,未幾病死。Bahrdt 對德國後來的新聞自由發展影響很大,與 Struensee 在丹麥的貢獻齊名;美國政治思想史學者 John C. Laursen 對二位先驅有專著介紹。➀(順便一提,Laursen 是筆者九十年代初在加州大學任教時的異系同事,著作極豐,口才一流,筆者當時初出茅廬,但他已建立名氣,他的學術演講,筆者是常客。)

剛才提到,英國的出版及新聞自由觀念和實踐,出現得比歐洲大陸各國還早;那要歸功於一七○一年英格蘭議院通過的《約法(王位繼承)》(Act of Settlement of 1701)。➁ 雖然此法主要規定繼承王位者的條件——英王不得是羅馬公教徒,因而帶有堪為現代人詬病的瑕疵,但對後世最大貢獻則是確立「民權神授」的憲法精神。歐洲從「君權神授」發展到大憲章時代的「民權君授」,然後再經此一七○一年飛躍,徹底否定了人民只能享受君主或政府恩賜的權利之說。肯定「民權神授」之後,「生而平等」的觀念,在邏輯上便只是一步之遙。不過,英國因為是普通法(習慣法)國家,法理原則定出之後,具體法律卻不成文,只能通過法官判案結果建立先例形成審判習慣,故一七○一年之後的新聞出版自由並非一步到位,而是經過漫長的政法互動才建立起來的,即有關新聞自由的各種政治紛爭通過訴訟由法庭解決,逐步建立比較完整的現代新聞自由規範。事實上,休謨本人也經常受出版審查官員壓制之苦,例如他曾寫過兩篇與宗教道德有關的文章〈論自殺〉和〈論靈魂永生論〉,都被「屏蔽」。自由無極限,但在每一時代每個地方,都有各種合理或不合理的禁制;就算是在新聞自由比較發達的國家裏,新聞工作者還是需要和各種惡勢力搏鬥,破解那些不合時宜不合常理的壓抑。例如美國新聞工作者在該國經常遇到各級官員打壓,但因為有憲法和法律保護,他們多年來奮鬥的成果亦非常豐富;有關的資料很多,有興趣的讀者特別是新聞工作者可到「支持新聞自由記者委員會」網站瀏覽。➂

中國嚴重欠缺新聞自由是客觀現實,此現實一時難以改變,重要的是新聞工作者要不斷點滴爭取,鍥而不舍。新疆當局打壓港媒事件發生後,本地各界人士發出抗議之聲,非常重要;那些以「六十周年國慶在即」、「新疆反恐維穩任務壓倒一切」等各種理由為憑的姑息論,都是絕不可取的。

註:➀J. C. Laursen的兩種有關著作:其一為 "David Hume & the Danish Debate About Freedom of the Press in the 1770s", J.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Jan., 1998;其二為《Early French & German Defenses of Freedom of the Press》,此書二○○三年由荷蘭 Koninklijke Brill 出版,包含內文所述 C. F. Bahrdt 原書英譯;➁此法於一七○七年亦成為蘇格蘭法;➂此組織英文名稱是 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