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7

沈旭暉:《2012末日預言》國際視野的空白(中)——宗教篇

【明報-咫尺地球】除了獨立教派和恐怖組織,災難電影《2012》另一批明顯忽略的非國家個體(NSA),就是各種宗教領袖。《2012》刻意強調宗教的無助,反正讓全世界毁滅,卻偏偏選擇拍攝巴西耶穌像和梵蒂岡聖保祿大教堂的倒塌,又要倚靠宗教的意大利總理成為唯一逃不過去的大國領袖。據說導演原來還打算拍攝伊斯蘭聖城麥加之毁滅,不過為免激起穆斯林報復才作罷。

總統擔當精神角色不符現實

事實上,要是瑪雅預言真的存在,信息也是說「毁滅現世界、建立新世界」,所以方舟除了負責逃生,更肩負了重建、改造人類文明的責任。因此宗教領袖才應是方舟的主角。假如有一個變相決策委員會,教宗不可能不在內,正如事實上存在的終結冷戰決策委員會,也是以列根、戴卓爾夫人和若望保祿二世為核心。像教宗、達賴喇嘛、伊朗什業派阿亞圖拉這些人,影響力明顯比被安排擁有獨立發言權的意大利、加拿大總理要大。就是教宗本人希望留守羅馬殉難,也必會派遣重要主教參與整項計劃,而沒有伊斯蘭領袖參與更屬政治不正確。《2012》安排大量阿拉伯酋長資助方舟計劃,他們不可能完全向伊斯蘭領袖隱瞞計劃,現在就算是沙特國王調動十億鎊的資金也需要核數,沙特國內的激進瓦哈比教士,就對監察領袖的帳目愈來愈用心。

只要及早得到各大宗教領袖同意方舟計劃,他們自然可以安排願意殉道的高層神職人員在最後關頭陪伴世人,人類安樂死也容易點。然而在《2012》,承擔這精神角色的卻成了美國黑人總統。這是極政治不正確的安排,一來讓世俗領袖衍生出精神身分,二來不合理地讓偽個人英雄主義凌駕於制度,這都不可能在現實世界出現,也與美國憲法不符。假如那是布殊,絕不可能自己不上船,也會老早安排葛培理牧師代表他留守最後一刻,以示新保守主義與美國共存亡,那才是冷血領袖的工作。

假如什麼人上船、什麼人發號施令是全球領袖共識,美國總統在最後關頭改變計劃,足以令計劃破產。電影反映的正副總統及議長不在時,居然被幕僚長攬權,而其他國家領袖又集體向他施壓,這些都是最不應該出現的混亂——根據美國憲法,副總統不在,應輪到眾議院議長,再次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接着是國務卿以下一眾內閣成員,幕僚長根本排不上號。在非常時期,捍衛原有秩序已十分困難,像《盲流感》一類小說/電影講述的文明毁滅、新秩序重整,正是這情况;假如幕僚長奪權先例一開,其他領袖被推翻也指日可待,那都是美國總統婦人之仁的責任。

對宗教人士而言,末日方舟恰恰是他們「一展抱負」的機會。既然事件有神秘色彩,對2012年有預言演繹權威的中南美洲印第安巫師、各國末日預言學家,以及麥玲玲師傅,也許都會獲派入場券。特別是因為羅庚這中國傳統文化具有神秘力量,不應在大災難失傳,而當地球磁場改變南北極,屆時懂得以顛倒方式使用羅庚的玄學家,就只有麥玲玲師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