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03

蔡子強:「公投」,抑或是「補選」,還是「兩難」?


【日月報】 「5 區總辭,變相公投」,一直在泛民陣營中引來爭論不休,最初是參與還是不參與?繼而是,議題應是爭取2012 年雙普選,抑或是普選路線圖?後來是,應該快刀斬亂麻,在12 月底辭職,還是待至明年5 月才辭職;最新是,不參與總辭但幫手拉票的泛民政黨和議員,應以「公投」、抑或是「補選」視之。

選舉和公投的一大分別,就是選舉一定有「人」的因素在內,意思是,選民不會純粹按議題來投票,而也會考慮具體候選人的個人素質,看看這些人「投不投得落手」。提倡公投的社民連和公民黨,縱使嘴上是硬,但心裏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否則的話,他們大可派出黨內的第三四梯隊出來參選,省卻被人指摘「辭」及「選」都是相同幾個人實在浪費公帑這類的投訴。

如今出來參與總辭的泛民議員,不少都是稜角鮮明,令人愛恨分明之輩,例如梁國雄及黃毓民,市民對他們的態度,不是拍案叫好,便是厭惡,鮮有無可無不可者。由他們辭職並再參與補選,個人因素在選民投票時的考慮,會更加突出,甚至蓋過議題因素(即普選)的重要性。

如意算盤未必可簡單打得響

第二,公投的議題是白紙黑字,在投票時寫得清清楚楚,沒有半絲含糊。但一場選舉中,議題不會由其中一方單方面界定,而另一方就束手就縛。例如近日白韻琴便聲言會參與補選,並以掟蕉、掃、講粗口等行為,在選舉中「追擊」社民連。有理由相信,補選中不單止她一個會這樣做,企圖把議題扭轉成為對議會激進行為的公投;港人要不要「掟蕉、掃、講粗口」的公投。所以,總辭和公投的主事者,如意算盤未必可以簡單打得響。

問題是,社民連和公民黨如今主張透過補選來進行公投,所以現階段只能把上述差異模糊化,用一些諸如「光明與黑暗的最後鬥爭」之類,粗枝大葉的一筆蓋過,並一廂情願的寄望,選舉期間,如果真的如願把議題炒得火熱,選民都倒屣相迎,在聲勢和選舉結果上都滿載而歸,那當然什麼問題都解決。

但問題是,若然前述如意算盤真的打不響,補選結果差強人意,例如投票率低、泛民得票比2008 年少、甚至丟掉議席,到時泛民又可以如何自處,自圓其說呢?說市民對政改方案並不反感?當然萬萬不能!說補選並不等於公投?那無疑自打嘴巴!尤其是在政改問題上,輸掉民意高地之後,泛民又可以如何再與特區政府據理力爭呢?這正是不少不打算參加總辭,亦因而較抽離看待總辭的泛民議員,如今心裏暗自擔憂的地方。

要考慮輸了之後如何自處

所以,漠視選舉與公投實質上的差別,今天嘴裏愈把兩者模糊化,又或者簡單等同,當然有利於進行政治動員,但卻可能為未來政改談判,埋下自斷一臂的伏筆;但當然,如不這樣做,以及高調作政治上的宣傳,主事者便有失其原意,亦不利於動員,這也是弔詭和兩難的地方。

所以,另一個弔詭是,相信政府內好一些人,當然嘴裏否定、反對總辭,但心裏卻未必全然如此,他們看淡泛民在補選中的結果,因此反而想看到兩黨在補選中落得灰頭土臉,再反過來拿這個結果,奪去泛民的道德高地,削減其談判籌碼,甚至逼他們在議會中就範。

輸打贏要,贏了,說公投的結果是市民支持;輸了,則撒賴別人沒有好好配合,甚至才改口說補選並不是公投,是不能夠服眾的。更何,什麼才算是贏;什麼才算是公投成功,如今仍然含糊不清,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當然,主事的兩黨,定會罵這些分析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但一個負責任的社運家,不單止需要考慮如何贏,同時也要考慮輸了之後如何自處。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