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16

練乙錚:大哉猶太人!

【信報-香島論叢】昨天談到的現代經濟學泰斗森穆遜和佛利民,前者是凱恩斯學派,後者是自由經濟論者,學理南轅北轍,但共同點也有,便都是猶太人。二老仙遊之後,兩個學派暫時都是「集體領導」。凱恩斯學派當中,要舉兩個最有名氣的,當舉史蒂格力茲(J. Stiglitz)和克魯明(P. Krugman);自由經濟論那一派,群星燦爛,若論實力,當推貝卡(G. Becker)和巴若(R. Barro)。查一下此四人背境,可知也都是猶太人。此非特別巧合。環視去年環球金融風暴中的風雲人物和當今奧巴馬麾下財金戰將如格林斯平、貝南奇、蓋特納、森默斯等,都是猶太人。其實,隨便上網搜尋「猶太裔經濟學家」,登入其中一頁看看,你當以為過去所學的經濟學,簡直就是猶太學。經濟學諾獎共頒發三十九次,其中猶太人得二十七個,佔總數百分之四十二。看走勢,似乎每近愈況,○五年至今的九位得主,六位是猶太人,而○七年出了三胞胎,猶太人抱個滿堂紅。今年二位得獎者當中的E. Ostrom,也是猶太人。經濟學簡直變了猶太人的遊戲!

然則其他領域如何?

醫學及生理學:自一九○一年第一屆醫學諾獎頒發至今,猶太人取得此獎共五十三次,佔總數百分之二十七。物理學:猶太人共得此學諾獎四十七次,佔總數百分之二十五。物理學大師中的大師愛恩斯坦是猶太人,一九二一年獲獎,在行內地位至今無人能及。物理學界稱一九○五年為annus mirabilis(奇蹟年),因為那年愛氏發表了四篇論文,每篇都是現代物理學的基礎和高峰;該四篇文章,學界統稱annus mirabilis papers(奇蹟年論文)。現代物理學應用在武器中,猶太人也一馬當先;「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J. R. Oppenheimer)、「氫彈之父」泰勒(Edward Teller)、美國「導彈之父」馮卡門(T. Von Karman,錢學森的老師),都是猶太人。此外,猶太人取得化學獎諾三十一次,佔總數百分之二十;取得文學獎十三次,佔總數百分之十二。

諾獎自第一屆頒發至今,猶太裔得主共約一百八十名,佔全世界歷年所有得獎者總數百分之二十二。然而,猶太人只佔世界人口總數百分之零點二五,實際數字為一千三百二十萬,還不到香港人口兩倍。美籍諾獎得主當中,猶太裔佔了百分之三十六,但美國猶太人只佔該國總人口百分之二,實際數目約六百五十萬,比香港人口還少。

在其他不設諾獎的科教文化藝術和各行各業,猶太人的實力亦屬驚人。電腦和資訊科技方面,史上第一部現代電腦的設計人馮紐曼(J. von Neumann),電腦語言理論開山祖喬姆斯基(N. Chomsky),人工智能的三位始創人明斯基、西蒙和麥卡錫(M. Minsky, H. Simon, J. McCarthy),互聯網技術六個最主要始創人中的三個,Dell電腦公司的Michael Dell, Oracle的Larry Ellison,谷歌的Sergey Brin和Larry Page等,都是猶太人。

數學方面,有「數學諾獎」之稱的Fields獎,歷屆得獎人猶太裔佔百分之二十七;世界上其他四個最主要的數學獎,猶太人佔有率為百分之三十八至百分之五十八不等。

音樂方面,現代最著名指揮家Ashkenazy, Barenboim, Bernstein, Dorti, Klemperer, Levi, Levine, Maazel, Ormandy, Previn, Reiner, Slatkin, Solti, Szell,都是猶太人;鋼琴和其他樂器一流表演家,猶太人更不可勝數。建築設計大師當中,是猶太人的有Maier, Gehry, Kahn, Eisenman, Safdie, Liebeskind…。

商界過去有很強的反猶太勢力,遲至一九七三年,美國始出現第一位猶太裔「財富500」企業行政總裁(杜邦化工的Irving Shapiro)。今天,短短三十六年之後,「財富500」當中,猶太人當行政總裁的佔了百分之十至十五。要羅列更多猶太人在各領域裏的頂尖成就和影響,還可說個不停。然而,猶太是個弱少民族,六十年前連國家也沒有。過去六千年當中,猶太人只有三次合共在九百二十八年裏,有自己的家園;此外的五千年中,流離失所,過非人生活,受歧視、虐待、屠殺者,不知幾許,一個希特拉便把當時歐洲猶太人殺了六成(一千多萬)。由此可見,一個民族的延續、崛興、成就和在世人眼中的聲譽,與本身政治和國力無一定關係;不少學者試圖從宗教、文化、基因、歷史、經濟等觀點解釋猶太人的成就,結果都是一家之言,不成確切公認的說法。

和中華民族比,猶太民族目前無疑更優越。別的不說,就看離鄉別井歷史處境和猶太人差不多的海外華人,目前總數四千萬,是全球猶太人的三倍,幾百年至今在各方面的成就和猶太人比,也差很遠。看來,國人講「民族復興」、「大國崛起」,路途還遠。努力!

註︰Ostrom的父親是猶太人,母親不是;按猶太傳統,猶太身份由母傳,故嚴格來說,Ostrom不是「猶太人」而是「猶太裔」,但本文不作此分辨;政治方面沒有說,但單就對中國的影響而言,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猶太人;蘇共早期領導當中,列寧的外祖父是猶太人,托洛茨基是猶太人,史太林一說是猶太人,他本人矢口否認,但其兩個子女配偶都是猶太人,史太林名Joseph,是猶太名,本姓Jughashvilli,一說意為「猶太人之子」,Jugha即他老鄉話「猶太人」(Jew)之意。